唯有“续篇说”才能解释《幻夜》的缺憾。

mmd
2009-10-07 看过
《白夜行》和《幻夜》能不能不放在一块比?答案是不能。
从出版社的角度上,为了能利用《白夜行》的轰动来宣传的《幻夜》,就必须把这本书放在一起比一比。把这本书称为其姊妹篇,恐怕看的就是其中故事情节的一致性。的确从时间上来看,《白夜行》写在《幻夜》之前5年左右,而且两本书不论是从题目上看,还是从故事架构上看都具有很强的相似性,所以被人拿来类比也不足为奇。至少对于我来说,在看了一多半的时候,都是带着《白夜行》的故事情节在读的。因为,从很多角度上来说,他们实在是太像了。两人之间都有着一种特殊的联系,互相保护,互相利用,为了所谓的幸福的爱情。
但是假如平静一下来想,东野是不可能在5年之后再次炒《白夜行》的冷饭的,而且也应该可以明显看出来,架构在雅也和美东之间的联系是不能称之为爱情的。和雪穗与亮司的爱和羁绊相比,雅也和美东之间的联系太脆弱太无力了。结果一直抱着“这样也算爱情”的心态读完了大半本,才恍然发现是自己错了。
这样说来,是不是就不应该带着《白夜行》的感受去阅读《幻夜》了?
有道理。如果说《白夜行》想要讲述的是一个凄凉的爱情故事的话,那《幻夜》讲的就是一个充满野心的女人利用男人的奋斗史。如果说《白夜行》带给我们的是遗憾,怜悯与同情的话,那《幻夜》带给我们的感觉只能称作惊悚,后怕,阵阵发凉。题目《幻夜》可以解读成“虚幻的白夜行”,把“白夜行”这3个字视为一种无法实现的爱的形式,那么,所谓“虚幻的白夜行”指的就是虚幻的爱情。为了虚幻的爱情而献身,就好像是自以为自己是走在白夜之下,实际上周围仍然是无尽的黑暗,这一个“幻”字真是道尽了雅也的苦楚。(东野圭吾的书就是这个特点,他的题目就是他的文眼。乍看之下总是不明其意,只有在看完了之后才能恍然大悟,原来故事的答案他都写在封皮上了。)
但是事实上,如果不带着《白夜行》来读的话,《幻夜》的不完美实在是太明显了。在我看到寻找美东过去的情节时,宫部美雪的《火车》突然开进了我的脑海中。但是东野的这辆火车却没有宫部小姐的那辆开的漂亮。假如说这部分的情节东野能够再细致的深入写下去的话,“新海美东”这个角色应该会更丰满一点,读者对她的行为也会更理解的一点,《白夜行》也可以扔到一边去了。《幻夜》的遗憾,就是对于故事没有讲完就结束了的遗憾心情。雪穗是个真实的人,她的偏激是被逼出来的。但是美东的偏激和野心却没有给出答案。她为什么要“变身”,过去发生了什么让她变成了现在的样子。她到底有什么过去?
答案只能是因为新海美东就是雪穗。因此作者才不需要任何解释。
因此作为解答的就是《幻夜》必须是也只能是《白夜行》的续篇,东野为所有担心雪穗的人给出了雪穗命运的解答:她仍然在这条没有光亮的夜路上继续一个人向前走着。是什么让她无敌?也许只是一种固执吧。
庆幸的是出版商没有看透。假如写在书封上的是“续篇”而不是“姊妹篇”,我们不知要失去多少发现的乐趣呢!

发现固然是有趣的,可是再淡去了发现的激动之后,再去看东哥说的话:“我不想让《幻夜》成为《白夜行》的续集,希望能多留一点空间,让两部作品都读完的读者开心地徜徉于各种各样的想象。”
虽然我坚信曾经梦想成为郝思嘉的雪穗就是如今的“郝思嘉”美东。但是假如作者都不介意,我们为什么还要纠结于此呢?
16 有用
8 没用
幻夜 幻夜 7.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4条

查看全部24条回复·打开App

幻夜的更多书评

推荐幻夜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