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潮州巷

浅草微醺
2009-10-07 看过
至爱这篇,独立作一文。

“我”的爸爸在内地包了二奶,自我七岁那年离家出走一去不回。
祖传的卤水鹅卤汁由祖父传给我爸,现在归我妈所有。
那口乌黑油亮的陈卤像是聚集了所有人间精华,享有全港最鲜美的美誉。
母亲只闭门睡了三天,自后咬紧牙关独揽大局,仍对外称“我们还没正式离婚”。
直到我遇到适合结婚的对象,母亲将一小桶卤汁作为嫁妆。

“妈妈,人人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你有,我也有。不要紧,除了它在午夜发出不解的哀鸣,世上没有人揭得开四十七岁的卤汁之谜。电视台的美食节目主持人太天真了。

我们是深谋远虑旗鼓相当的母女。同病相怜,为势所逼—也不知被男人,抑或被女人所逼,我们永远一阵线。

因为我们留着同样的血。

吃着相同的肉。”

李碧华是阴狠的,她不动声色,轻描淡写叙述一个寻常故事,暗地里却藏着一把匕首,直捣心窝。
击破了那些虚浮美好的事实后,却叫人看得酣畅淋漓直拍手叫好。
我看李碧华我爱李碧华,不是为了那份毒舌冷漠,只为看清现实。
幻灭后是重生,凤凰涅槃。

末了,母亲作为一个寻常女人:
“——在那一刻,我知道,她仍是深爱着爸爸的。
她不过是用腥甜、阴沉而凶猛的恨来掩饰吧。”
3 有用
0 没用
樱桃青衣 樱桃青衣 8.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樱桃青衣的更多书评

推荐樱桃青衣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