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白夜行》的碎碎念

关关
2009-10-06 看过
如果一个爱情故事,剥去了所有温情脉脉的细节,只剩下无数冰冷的诡计,你还有没有读下去的欲望?在无望而执著的守护中渐渐扭曲的人性,白夜中行走的人生,可以依赖的只是彼此,救赎是虚妄的幻想,连一丝一毫也无。

    很奇妙的,在读这本书时,脑子里有一个熟悉的旋律一直徘徊不去,一时间却记不起倒底是哪首曲子。故事的最初像所有本格派推理一样,无法破解的迷案,各种似是而非而又无法否定的不在场证明,奔走的警探,推理,求证,再推翻。唯一的不同是案子并没有如预想中告破,一切都仿佛脱离了正常轨道,当我们和书中的警察一起陷入迷雾中时,东野开始不停的变换视角,如同无处不在的针孔摄像机恶意的窥探着打量着雪穗与亮司,散落成碎片的线索不经意的出现在接下来层出不穷的诡计中,一次又一次的刺激着读者的脑神经,于是本该笼在迷雾里淡去的最初那桩杀人案不断被回想起,串连,然后明晰。第一次,我们在推理小说中比警察或侦探更早的查觉到事实——背负着杀父弑母的罪恶的两个孩子,徒劳而绝望的用更多的诡计与罪行,共同掩埋了最初的真相。东野像是不怀好意的命运之手抛出一个个精心准备的噩运,微笑着看着亮司与雪穗十九年的漫长纠缠与挣扎。每次诡计的实施不过是一个死缓的过程,像是漂泊于太平洋上的落难者,四周全是海水,明知喝下去会死得更快,还是忍不住那片刻欢愉所带来的生的希望。
    然而动机呢?是什么让他们甘愿在这越来越浓重粘滞冰冷的黑暗中窒息沉沦,渴望温暖却永远得不到救赎?
    亮司说,想要在白天走路。那是1985年的最后一天,没有人听懂他的新年祈愿。可这却是在他过去十九年的生命里,唯一一次在外人面前流露真情。我们看不到任何有关于告白或是其他表露思念的场面,东野甚至连这样一点点温情也欠奉,只是在细节中隐晦提起,比如绣着RK的杂物袋,比如男孩女孩牵手的剪纸,比如雪穗取名“R&Y”的精品店。这种永远无法暴露在阳光下的守护瞒过了所有人,包括追踪了他们十九年之久的老警察,让他一厢情愿的认定亮司与雪穗就像枪虾与虾虎鱼,仅仅是互利共生。
    真相总有揭开的一天。这世上所有故事都这么写。
    大阪的街道依然老旧,桐原家当铺的邻居们依然重复着一成不变的日子。曾经发生命案的烂尾楼还是无精打彩的立在那儿,只是更加破败。当年的真相永远停留在这里:十一岁的男孩在烂尾楼黑暗的通风管道中目睹了自己恋童癖的父亲强暴他青梅竹马的恋人,他黯淡童年生活中唯一的光源。于是他带着无比的恨意举起剪刀刺了下去,一下,两下,三下……
    为了守住这个秘密,他们成为白天里平行的两条线,再不相交。雪穗戴着面具上演一出出戏码,亮司则一直在人们看不见的地方守护。然而他们的灵魂,一个永远封存在那间尘埃遍布的污秽房间,一个永远迷失在隧道迷宫般暗无天日的通风管中。
    “我的人生就像在白夜里走路。”亮司说。
    所有故事也都要有一个结局。
    圣诞夜,亮司在追击中用那把视若珍宝的剪刀狠狠扎进自己的胸口,鲜血涌出的那一刻,是解脱么?这是他最后一次守护雪穗,所有的线索都将随着他的死归于寂灭,而雪穗也果然没有辜负他,她如人偶般面无表情的否认,转身,不再回头。
    亮司与雪穗的一生,终究没有等到救赎。
    “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你明白吗?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
    小说快要结束的时候,雪穗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他们是彼此的太阳,虚构的太阳,他们一直一直只是努力的不要让对方殒落,靠着这一点微光才不会彻底的沉沦。看到这儿我忽然想起那段旋律究竟属于哪里。《白月光》的歌声慢慢清晰起来,“白月光心里某个地方,那么亮却那么冰凉,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想隐藏却欲盖弥彰……”雪穗的太阳终于殒落了,这人世间最后一丝暖意也消逝。生命还如此漫长,然而从此连白夜中行走也是奢望,Tomorrow is another day,太阳却不会再升起,前方绵绵不断的,只有永恒的黑夜。

    “我们只是想要手牵手在太阳底下散步。”
5 有用
0 没用
白夜行 白夜行 9.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白夜行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夜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