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里的白月光>

四维杰
2009-10-06 看过
如果说这故事讲述了一段还在继续的缘分,那故事本身就是许多的歌曲串联而成。而这些歌成了从过去到现在,一个青年人成长的标点,它们只是关于那些年不为她和他们所知道的事。

一,《城里的月光》—一首并不完整的歌,找到了同类

那一年,我几乎沉溺在浮躁的光环下,嚣张的个性,认为自己了解社会上的每一类人,一帮20出头小男小女跟随在身后,谁都不放在眼里,大肆宣扬着我的青春我做主。

白天的喧嚣,带来的极度亢奋,到了晚上在夜店狂饮,狂躁的音乐让脑袋嗡嗡作响,为了忘记,到底要忘记什么,直到许多年后也没记起。回到家里,人醉,心却是醒的,空虚到及至,却也找不到其他能刺激自己的事。开CD机,又卡碟,烦躁的心实在不甘心就这么安心睡去,开广播找音乐来填补,一首让人突然安静的歌《城里的月光》,只是几句,却把情绪拉到了96年的中学,那时还是个死读书的乖学生,虽然学习压力大的想要自杀,但因为这首歌的陪伴,心里总有个依靠的地方,可又过了许多年,忘记了这首歌,也找不到那感觉了。

突如其来的安宁,又被打断了。《城里的月光》卡碟了,却也因为卡碟,怨恨的情绪忽转成了无奈一笑,这笑有点同情的味道。心想:你也卡碟了,我也卡碟了,同病相怜吧。

广播里传来一个怯怯的女声,听的出来年纪很轻。我相信声音是一个人内心最无法掩饰的表象。她说了什么,已经不记得了。但那个声音的至今在记忆里旋绕着,声音在呼唤,在这座城市呼唤着同类;她在宣告,宣告着快来吧,孤独的孩子们,我们拥抱吧,自怜吧。

我听到了,我感受到了。这是我的同类。新奇的感觉与熟悉的感受融合成一种叫做安全感的情绪,借着酒精的作用,就这么睡去了。

再以后的许多日,也没再听这个广播节目。我甚至不知道节目叫什么,她是谁,我也没有通过关系去打听。

心里只是有了个肯定,我不再孤单。有了答案,就安心,这一直是我的性格,不会刻意做什么来满足自己的好奇。以至于这一次的偶然摆在心里许多年,从来没提,只因为自己都觉得或许是自己的梦。

有了家,才可以流浪。没有归宿,哪来方向。

我开始认识自己。

二,《白桦林》—不属于她的歌,却撞见了她

写了人生第一篇关于爱情的文章,被一个熟识的DJ拿去电台读了,男DJ流泪了,女DJ流泪了。我却傻了。从没想过自己写的东西会被认可,还能感染到别人。

那天女DJ的节目里一直放着《白桦林》,整个节目被我那篇文章,和这首歌搞悲了。大获赞扬的同时,我有了新的迷茫,复杂的情绪涌出,这是我想要的吗?

这节目结束了,另一个节目开始了。于是,睡不着的自己,进入了这陌生节目的聊天室,里面人不少,说话的很少。更特别的是,ID都很文学。
其实,特别的反而是我。

一个俗气到不行的ID在一群文学名子里显的那么突兀和自卑。这个聊天室是繁华世界里的另一个空间,似乎不为外人所知,而他们也不在乎被别人所知。而我的好奇心告诉我,待着研究研究。

节目开始了,那个怯怯的女声又出现了,我瞬间兴奋的情绪让自己都有点呼吸困难,“这不是那天那个叫什么来着?”原来,我真的不知道节目和她。

聊天室里的ID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让人看不懂的话,但经验告诉我,有些是在私聊,或许因为我这个俗气的外人在。这让我认识到,文化人很排外,很自我。

我偏要给这死气沉沉的世外桃源带来点人间气息,便开始根据节目里说的话题乱插嘴了,起初没人搭理,还有人私密让我离开。再渐渐的有人搭理了个“呵呵”。但在节目里说话的那个女生,始终没睬我。我想如果节目允许,她应该会开话筒大喊:“滚~”。

接着,从这一天开始,每天晚上听这个节目,进这个聊天室泡着,从没人搭理到可以接受我,再到认可我,花了多少个星期,我也没数过。但我相信,我这颗乱石已经在这平静的湖泊里掀起了涟漪,不,是波涛。

再然后,从孤军奋战与文艺青年抗争,到又来了几个和我同样俗的ID一起在那里为俗人争取了半片江山,那已经过了半年。

那节目叫《惠声惠色》,主持人叫惠子。而节目的版和聊天室已经明显分成两派—文艺派和综艺派。但也因此,版和聊天室不再死气沉沉,多了些人性化的对话,添了点人间烟火。也可能是这原因,渐渐的也影响到了节目和她,节目里眼泪少了,述说自我的东西少了,互动多了,说到的人多了。当然,始终不会提到我及综艺派的ID们,毕竟我们在这里,太非主流了。虽然,我们也想被稍微关心一下。

流泪的人不那么悲伤,陪流泪的人一起傻笑的人才真的悲伤。

只是少有人知晓。

三,《蓝莲花》--她的紫禁城,她的城门侍卫。

她在节目里反复提到的人,但绝不会提及我和综艺派的人。我心里知道,因为我们不是女生,也因为我们始终不属于她的世界,或许她不知道,我们也是她的同类呀,不然怎么听懂了她的呼唤。

可这并不影响我们喜欢她的事实,因为我们是城门侍卫,而不是内臣。

她和那些女生们一起嬉闹的画面我至今记得,就像校园里可爱的女生互相打闹,说着悄悄话,只要她们在一起,便看不见半点阴郁。或许,那就是青春。多年后我常跟小弟小妹们说的一句话:我也年轻过。

她和她们就像紫禁城,牢牢的在一个神秘的圈子里,而这圈子需要有一群人守卫着,他们是城门侍卫。哪种人适合呢?对她们好奇,但不猜疑;喜欢她们,但不嫉妒;只听不说,只执行任务不去提要求的;能和外人搞好关系,但对主子忠心耿耿的;是自己领域独当一面的人物,是老大面前团结合作的朋友。而这样的人,就是综艺派的我们。

节目红了,她红了,于是就有嫉妒的外人来骚扰了。聊天室里开始有了不和谐的声音,更有无事生非的人来捣乱和辱骂了。我们心里都知道他们是哪来的,但她—我们的老大不开口,我们侍卫是不会出击的,所以我们做好自己的“工作”,赶走捣乱的人,做好一切防备措施。

再后来,综艺派四个胖的,被文艺派的称为四大金刚。为什么不是四大天王?因为我们不帅,但很生猛。

那一年,我见了她三次。那一年,有首歌一直反复的在我MP3里放着,叫《蓝莲花》。

我至今最喜欢的还是四大金刚们,我们曾一起哼唱这首歌,我们曾喝着酒要找寻自己的自由,最终,我们奔向不同的方向。友谊因为这个节目开始,因为她而升华,于是牵挂着一年又一年的青春岁月,无论隔了多久,我们见面从未生疏。

追寻自由,找寻自我,我们未曾忘记青春里有她和她的节目,未忘记一种叫做坚持的精神。

四,《取暖》--她说拥抱着就能取暖,她并没有真的温暖。

节目,二周年聚会。

二周年,一些人走了,一些新的人来了。她流露出少有的紧张,正如多年后,依旧会有的恐惧症一样。

是的,这就是她,无论多少年过去,心里依旧有个十几岁的小女生,遇见每一件重要的事都会紧张,即使身边无数的力量告诉她“放心吧,安心吧。”

这一年,我们成长了,少了莽撞,多了些理性。综艺派的新鲜血液也补充了许多,壮大了,出现了一批批跟我们当年一样长的不靠谱,确真的很有能力的后生晚辈。文艺派的实力偶像们依旧以固有的文字魅力招揽着一群文艺青年。我在巩固综艺派的同时,也加入了文艺派,没事弄几篇酸文出来,不为显摆,只为抒发。

这一年,我们和她一样,冲劲少了,多了些优柔寡断,本来一个人挺一挺就能过去的事,正因为有了惠声惠色大家庭,却变的依赖了,于是,大家集体迷恋这首《取暖》。

再后来,我们综艺派对文艺派真的存在着太多的不满了,只是她并不了解。因为连看似没心没肺的我们都替她感到不平。明明和我们年纪相仿的一个小姑娘,硬被大家拱着做了老大,她本身就有很多烦恼,甚至看的出无助,但很无奈的要接受文艺派们的矫情,哪怕有个头疼脑热的也要包装成林黛玉般的绝症女来博取她的同情。她拥抱着文艺派们取暖,是呀,文艺派们温暖了,是因为她在最外围拥抱着呀,那她背后凉风飕飕的,谁来抱?喜欢她,我想,更应该体谅她吧。

这一年,她节目里的眼泪少了,更似乎止住了。而私下的眼泪多了,从流泪变成了大哭。

其实,我知道,只是从不提起,她毕竟是我们老大,或许在紫禁城里的姐妹里只是个女生,而作为侍卫,维护的是她的尊严,所以我们默默的关心,并继续装傻着。只希望,她能和我们一起长大,哪怕我们都不知道成长的方向,只要一起前进,就会有方向。

信心来自信任,誓言来自承诺。或许有一大部分人因为青春的孤独而暂时和她一路走着,到了目的地便不再陪伴。也或许有一部分人因为对虚荣的苛求而陪她走了一段路,得到想要的便离开。而其实还有一些人,是她没注意到的,默默的跟着她走,守护着她,却不求被她的荣耀所包围的。是门徒,是侍卫,因为始终对她只有信任,而忠于她。

她曾在他们心里留下永不磨灭的痕迹,而他们受用至今,不再青春的他们依旧淡定从容。

五,《我不是随便的花朵》—她的坚持,只为梦想的声音而绽放。

一些年后,她一次次用事实证明了奇迹的存在,无论私下承受了多少痛苦,她早就不是几年前那个在节目里哭泣的小姑娘了。她用自己来证明只要坚持,就有奇迹。

从最初她答应要出一本书,过了许多年,她终于出了。

是的,或许一般人并不感觉震惊,而我们陪伴她多年的“耳朵”震惊了,这爆炸的消息让一些人流泪了。誓言的兑现,为了一个承诺,承受了太多的痛苦,坚持下来是因为信念,而再多的委屈痛苦和病痛的折磨,她最后在新书签售会上只是淡定的一笑。

这就是花朵的绽放,从种子变成树苗,从破土而出到最终绽放,只因为坚持。

所以,我无论是在北京独自承受极端的艰苦和委屈,还是后来受伤废了手指,再到我那刻骨铭心的爱情,以及事业的大打击。也都未倒下,因为心里有个坚定的信念,那就是坚持。无论多困难,只要坚持,就可以克服。那是青春年少时,她所教导的。那是惠声惠色的精神。

坚持是精神,也是状态,它代表着持续。。。。。。

六,《思念是一种病》—结束,不过是新的开始
后来,她潇洒的离去了,节目结束了,版也关了,网站也停了。这青春的故事结束了?没有。

一年后,她有了第二本书,《不再让你孤单》。翻开书,欣慰的笑了。不亏是我的老大,承诺要幸福,真的在字里行间告诉我们,她没有失言。就如当初第一次听见她声音本身的“呼唤”一样,文字本身的含义给读者看,文字背后的声音是在“告诉”。

本以为,欣慰过后,大家又平静的回到忙碌的生活里。

老大之所以为老大,是因为她做的事是其他人想不到的,不然谁都可以做老大了。为什么我这么说呢?欣慰的感觉刚过,刺激的感觉来了。

第三本《白月光》在完全没预兆的情况下出版了。这到底是惊讶还是惊喜,已经分不清楚了。我们所苛求的依旧是那种只属于她和耳朵们所特有的文字传话。

是呀,耳朵们开始阅读,找着字里行间背后的“声音”。

嗯,我听到一个声音,一个熟悉的声音,她在喊:“耳朵们,我回来了~”
0 有用
0 没用
白月光 白月光 8.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白月光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月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