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事关全人类的矛盾

象牙质
2009-10-05 看过
       今天,我把《偷书贼》给看完了。
    我花了5天看前五章,然后在今天把整本书都读完了。
    让我回忆下,那天从书架上把它拿下来的时候,想象中这是怎样一本书呢?应该会是个天真但扭曲的小女孩从书海中找到那么点人生快乐的故事吧。风格会很灰暗,文笔会很直白,故事会很跌宕起伏,然后我会拖拖拉拉地看很久,也许看了一半就丢在那里了。
    可是,在翻开序幕后,就发现原来是自己浅薄了。好久不读书,对于书的想象也局限起来。所能想到的,都只剩下的那些老花样而已。
    “首先留意到的是各种颜色,
      然后才注意到人类。
      我通常就是这样看待事物的。
      或者说至少我是努力这样看待的。”
    我喜欢这样一种叙述方式。浅浅的,淡淡的,没有大喜大悲,只是一种平和的笔触。对于这些小细节的关注,总是能特别感动我。我想会是一本敏感又细腻的书吧,交错着小小的快乐和忧伤,看的人会不由自主地嘴角上扬,合上书时又会发现脸上有干掉的泪痕。如果,放首旋律优美的音乐小品,然后躲在灯光发黄的台灯下,读这本书,那该多好吧。
    好吧,我又小资了。我只是想说,翻开第一页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会喜欢这本书。
    它的叙述方式有点儿特别,以一个死神的视角,早早地说出了所有关于死亡的预言。但是,看到一半的时候,我还是急匆匆地读到了最后,带着点未知的心疼和恐惧,不能自已。
    对于二战的历史真的了解不多。除了在小学历史课本中看到的,发生在我们这片土地上的惨绝人寰。而远在大洋彼岸的那些关于纳粹,犹太人,德意志的事情,总归是觉得远在天边,就像传奇故事一样,怎么也没有一点深刻的感受。那些著名的二战片,也就少了看下去的耐心,辛德勒的名单,钢琴师……我知道我不该这样,可是事实就是我都没有看完就睡着了。
    所以,阅读《偷书贼》,也许是我短短人生当中,最最接近那段历史的时候了。
    我在想象,在那些可怕的日子里,有一个脸色苍白,穿着黑色斗篷大衣的死神忙碌地穿梭在欧洲的各个角落。我在想象,那时候的德国是怎样一种氛围,那些本不知该去哪里施展拳脚的年轻人们找到了一个挥洒青春的最好理由,将热情投注到伟大的帝国梦想中;那些平凡善良的市民们一面为领袖不容置疑的魅力所征服,一面却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们,一些不好的事情在发生,只是东张西望,惶恐不安的过日子;那些犹太人,那是怎样一个人间地狱啊,满是仇恨的标语,仇恨的眼神,他们生活在无穷无尽的黑暗恐惧中,有时候甚至真的怀疑是否自己的存在本来就是一个错误;
    而那些孩子们呢?他们小小的脑袋,该如何理解这样一个社会的呢。一开始会开心地疯狂吧,以为是一个全民参与的游戏。烧书,游行,打仗,这些字眼多么的振奋人心啊,他们每天都处于癫狂的状态,对于那个身材矮小,眼神如炬的领袖顶礼膜拜。可是渐渐的,他们发现,那个原本如此高大的领袖啊,为什么要夺走至亲的人。父亲,兄长,朋友,邻居,那些本来活生生的存在的人,突然就变成了一张冷酷的纸,或是隔壁家传来的嚎啕哭声。小小的脑袋变得无所适从了,眼神嘀咕嘀咕地转来转去,却还是找不到可以聚焦的那个点。有些人,依旧在自己构筑的世界中,疯狂地长大;有些人,开始愤怒,开始拿着工具要去杀掉那个引起一切的罪魁祸首;还有个小女孩,她原来找到了可以躲藏起来的一片天地。每当做噩梦时,她会阅读;每当自信心受挫时,她会偷书;每当不知道该怎么办时,她大声朗读;她自言自语地躲在文字里,假装听不到外面的声音,一瞬间,世界真的变安静了,就像什么都不在发生一样。
    第一本书,《掘墓人手册》告诉她如何对待死亡。最后一本书,《偷书贼》,又帮助她逃脱了死亡。这还算是个幸运的小孩,在这个疯狂的世界因为书,她终于学会了死亡这件事情。虽然,有些伤痕留下了就是留下了,永远都消不掉了吧。比如火车上闭上眼睛的弟弟,比如不知去向如何的亲生父母,比如那个死神忙碌在汉密尔顿大街的夜晚。
    那个头发金黄柔软的,总说“亲一个,小母猪!”的,曾站在冰水里追赶一本书的,充满生命力的小鲁迪,紧闭着双眼躺在那里。她低下头,亲吻了那张布满灰尘的嘴唇,那个吻充满了甜蜜的气息;
    那个动不动抡起勺子打人,善于处理危机的,大喊大叫后告诉她马克思醒了的妈妈,好像在打鼾一样微微张着嘴,衣橱似的矮胖身体毫无生机地躺在那里。她握着妈妈的手说话,说了很多很多;
    还有那个子高大眼睛里闪着柔和银光的男人。是的,爸爸。那个拉手风琴的爸爸,在地下室用刷子教她读书的爸爸,在广场闪着泪光打她一巴掌的爸爸叫她喊“元首,万岁”的爸爸。她这辈子最爱的人,变成了一部手风琴,但是他的风箱空空如也。她说,她再也不喝香槟了,因为她知道,此生再也不会有如此香醇如此幸福的香槟。
    在读到这些片段的时候,我泪崩了。我坐在房间,眼泪停也停不住。我拿着餐巾纸,一边翻书一边擦眼泪。坐在脚边的嘟嘟突然抬起头,眼神温柔地看着我,我看着它,笑了,我就这样又哭又笑,一个人像个疯子。
    幸好,最后总算有了那么点明朗。马克思活着回来了,小女孩活了很老很老,子孙满堂,生活美满。最后的压抑总算有了那么点小幸福来缓冲一下。
    我终于合上书,脸上挂着眼泪,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是不是去熟悉一下那段一直逃避的历史,或是再匆匆读一遍全书,或者把它就丢出脑外,不要再沉浸在这样的压抑中了……
    我还是决定写下这篇愚蠢的书评。
    可是就像书中写的那样,我不断地高估人类,也不停地低估他们,我几乎从来没有对他们有过正确的评价。发动那个愚蠢行径的是他们,擦干眼泪勇敢走下去的也是他们,他们怎么可以这么具有毁灭性,又同时这么熠熠光辉呢?
    这本书没有给我答案。它只是封面上那个曝光过度,戴着棉帽的死神悠悠道来的一个故事罢了。
    我们就是以这样一种矛盾的姿态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一面叫嚣着要高尚,一面不可避免地跟风。
    而这个关于偷书贼的故事只是一个事关全人类的矛盾罢了。
        
        
3 有用
0 没用
偷书贼 偷书贼 8.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偷书贼的更多书评

推荐偷书贼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