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人”写给“病人”的《白月光》

风中的沙
2009-10-05 看过
文:小暖 上海某时尚杂志编辑

我只知道,白月光是首歌,挺好听的歌。还有的时候天边的白月光很好看。对于一个杂志编辑来说,白月光就意味着这些。一直到今天看完了惠子的长篇小说《白月光》,我才发现,原来真的有人可以因为一首歌而写一本书,厚厚的一本,花了两个晚上看完,合上书本,忍不住从网上找那首歌来听,也是奇怪,和过去每一次听的感觉竟然有了一些不一样。

是哪些怎样的不一样?说起来实在有点矫情,我不太擅长这个,但是在好听之外,因为这本小说,我忽然觉得有点孤独,无论是歌词还是我自己的感觉。都有点孤独。

过去我也曾经听过电台节目,在我的城市里,很多电台到了晚上,总是能找到一两个做节目的人,男的或女的,在那里唧唧歪歪不知道说些什么,当然也有的节目很不错,主持人听上去素质很高,但是是不是对着稿子读东西我就不知道了,所以在我的想象中,电台主持人,DJ就是会说话,能说会道的人。

现在我知道了,还有一个曾经的DJ,据说她曾经在江苏很受欢迎,这个小女子不仅仅节目做得好,还会写东西,然后我才想起,很多时候在报纸杂志上看到的署名“惠子”的文章,大概也有很多是她的作品吧?

《白月光》这本书,其实不太适合心理健康,每天傻乐傻乐的人读,也许这话说的挺得罪人的,但是整本书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因为那些文字会勾起隐藏在内心深处的一些情感,有时候是我们自己也意识不到的,那些孤单的滋味,在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混合中,有时候自己也忘记了,可是当夜深人静看这样的书,我有点怕:怕回忆来得太突然,是啊,谁没有过孤单绝望的时候,谁没有过悲伤和故事?只是有人隐藏了,有人忘记了,有人还记得却不说出来,而惠子却把这些实实在在写成文字,出版成小说,所以她才会说,每个人都很孤独,永远绝望的孤独。大概只有当过DJ的人才会这样写吧?这么抽象的词汇,却在《白月光》的故事里,那些人物的生活中,逐渐显山露水,并且越来越清晰可见,然后抵达了脆弱的人的内心深处,就好像我这种人。所以我说,那些心若磐石的人,还是不要看这本书好,看了也没用,大概只会觉得作者无病呻吟。可是,一个没病的人是不会写出这样的小说的,不好意思我必须要说,惠子一定有病。(绝对没有恶意或者人身攻击的意思),无论这种病是什么,抑郁症,孤独症,强迫症等等什么都好。

后来我在网上查了一下她的资料,也算是好奇,结果当然是验证了我的猜测,这个据说患有重度抑郁症的女孩子,已经出过好几本书了,而且每本都是歌名,她说这个是“DJ后遗症”,我恐怕这个后遗症也是病态的一种。

一个有病的人写的小说,应该给有病的人看。这算不算以毒攻毒?那些孤独和绝望还有忧伤,只会在看完之后更加清晰,但又怎样呢?这年月,谁敢站出来说他一点病没有?
2 有用
0 没用
白月光 白月光 8.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白月光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月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