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萧条就是我们的生活

死小姐
2009-10-04 看过
susan miller的占星运程说今天我会感觉到精疲力竭,果然有够力竭,眼睛至今没力气睁大到使得两个眼皮之间的角度成45度。
人在力竭的时候就很容易绝望,绝望的时候看搏击俱乐部是再好不过。
发现自己真的很喜欢这个故事,当然不排除因为对大卫芬奇的电影和Ed. Norton的苍白颓废黑眼圈的小脸蛋儿的喜欢而造成的爱屋及乌。电影看了无数遍,书还没看完,也许我还会把这两者给混起来,但我已经忍不住要写点什么发泄了。
更何况我为什么非要把它们分得这么清楚?
“有很多年轻人想给这个世界留下点印象,就成了购物狂”
“有很多年轻人不知道他们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年轻人,他们觉得他们想要这整个世界”
那个喜欢看侦探杂志的门房这么说着。
年轻人需要被认可、被瞩目,年轻人从小就怀着成为摇滚明星的梦想。
这是搏击俱乐部产生的原因之一。
在搏击的时候,他们两人成为唯一焦点。他们不需要任何外在物质装备自己,就能感觉到自己完整而精彩地活着。
不需要蓝白条纹相间的衬衫。
不需要矢车菊蓝的领带。
不需要黑色皮质金属装饰扣的皮鞋。
放弃一切,才有自由。
放弃一切光鲜华丽的外表,才能找回完整的自己。
where is my mind?
我们已经迷失在了白底烟灰紫条纹软皮转角的设计师品牌的沙发里,迷失在了纯手工制作、残留气泡和缺口的玻璃器皿里,迷失在了各色水洗、莱卡、针织、皮草、蛇纹斑马纹豹纹的衣饰里。
为什么我需要这样的沙发?
为什么我要买下号称手工制作而有瑕疵的碟子?
为什么我非要知道这是鸭绒填充垫子,那是水洗莱卡铅笔裤?
我们喜孜孜地和我们所拥有的漂亮东西窝在一起。
这个沙发可以让我快乐上一两年。
这套餐具可以让我愉快上九个月。
这个包可以让我满足上半年。
我被我所拥有的东西支配了。
所以,现在,它们拥有了我。
我被拥有了。我是奴隶了。
但即使这样,我们还是成为不了我们小时候就想成为的摇滚电影明星,我们还是实现不了自己的梦想,我们还是得不到世界的瞩目,得不到我们期盼的人生的完整。我们有种被欺骗被愚弄的绝望感觉。
so we are very very pissed off.
于是我们发挥了人类原始的破坏欲。
首先从自己开始。
“我希望我死的时候满身伤痕。”泰勒说。
“我想射杀猫熊”
“我想用污油将法国海滩污染”
“我想呼吸污浊的空气”
“我想破坏一切美好的东西”
当一切光鲜的物质被剥离后,我们发现we are the all-singing all-dancing crap of the world.
我们获得了重生。
我们的人生得以完整。
很奇怪我写着写着,人称从“他们”变成了“我们”,似乎自己成了经历者似的。
但是为什么我非要把叙述者的人称搞得那么清楚?这只是个代号。仓颉造字的时候如果把“我”定为“他”、“他”定为“我”的意思,那现在我们的说法也就完全不同了。
我看着我的手指在键盘上跳跃,指甲上刷着刚买不久的樱桃红的声称不含丙酮且具有护甲效果的甲用油漆简称甲油,我感觉到了自己的奴性被围绕着我的越来越五光十色的物质调教得越来越好,可仍旧舍不得用声称一小点儿就能擦五个指甲盖儿且又具有护甲作用的洗甲水把漂亮的油漆洗掉。我在纠结。
我们没有世界大战。
我们的大战只是心灵之战。
我们的萧条就是我们的生活。
6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搏击俱乐部的更多书评

推荐搏击俱乐部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