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嫌疑犯X的献身”

明光里
2009-10-04 看过
关于“嫌疑犯X的献身”

假如打算对某个影片中的人物做有关心理上的分析,大概首先会面临这样的问题:

如果说对现实生活中的人进行心理分析,无论如何因为此人的真实存在,那么这种分析假使在某些方面不尽完善,但总还可以算作一家之言。那么,对电影中人进行心理分析就会有可能显得荒谬和多余,因为“此人是不存在的”!此人的思想和行为并不是现实存在的,只是故事中的人物,是编剧和导演的虚构,而这种虚构完全可能脱离现实。如果说心理分析只能针对真实存在的个人,那么对虚拟的人物的心理分析不是荒谬可笑么?

不过,无论是对于为电影付出心血的编剧、导演和演员;抑或是被电影感动的观众来说,电影中的人虽然是虚构的,但是一定是反应了众人所能感受的现实,是经过艺术化升华了的现实。所以,既然电影能够影响到现实中的人们,能够让观众感同身受,那么电影反应的一定不全是虚构,那么对电影中人物的心理分析也就具有了现实意义。观众越能感动和感同深受,那么电影中的人物就越是与现实相关。所以,也才有了我的这篇文章。

我粗略的看了小说原文,并且观看了去年上映的那部电影。相对于原著,电影省略了一些细节,而某些细节对分析是非常关键的,所以在以下的文章中,我将列出我认为重要的一些原文。

那么现在,将开始关于“嫌疑犯X的献身”的一些大略的剖析。

这里首先提出第一层的问题,也就是观众通常会提出的问题,那就是,为什么石神要通过这么复杂的计谋来帮助靖子?片中的解释是:通过再杀一个人来转移视线,并且可以将警方查明的作案时间拖后一天,那么靖子母女就有多余的一天获得真实的不在场证明。

然而,既然石神能够轻易的将第一具尸体分尸并且不为警方所知(最后也是通过石神的自首,警方才得知尸体的所在),那么为何不能就这样?靖子的前夫也作为流浪汉,就算旅馆老板的报案会引起警方调查,那么作为千万人口城市的东京,偶然的旅馆人口失踪如果不和查明的无名尸体连接起来,那么警方甚至只会作为经济方面的犯罪而立案吧。为何一定从一开始就打算采取这样复杂的方法来帮助靖子脱身?

依我看来,这里面的关键点在于:石神的考虑在于,只有通过这样复杂的方法,才能让自己和靖子不断搭上联系,最后以自己的死,自己的献身,永远的在靖子神上烙下自己的印记。

文章中有这样一段:

“自己必须保护他们,石神再次深深这么觉得。像自己这样的人,今后肯定不会再有任何机会能和这么美的女性近距离接触。”

假如通过分尸藏匿的方法帮助靖子解脱,那么事后如果没有靖子没有因为受到警方的盘查而需要自己的帮助的话,那么最后石神只能成为“讨厌的知道自己秘密的人”,知道太多他人的秘密的人只能被人厌恶而逃避,所以,只要确认安全之后,靖子的第一个反应一定会是逃离,远离原来的生活环境,逃离石神,比逃离前夫更快的逃离。

这样来理解,一切也就顺理成章了,以石神的绝顶聪明,一定打一开始就决定以这样的方式和靖子永远联系起来,直到最后为其献身。那么就算最后自己身陷囹圄,而靖子无罪的自由的幸福生活,那么一想起自己为其所作的牺牲,靖子一定会永远铭记自己。那么,就相当于,靖子这样美丽的女性永远都仿佛和自己这样“近距离接触”。以献身来永远获得靖子的心。这就是石神的第一个计划。

我们再继续下去,提出第二层的问题。

为何石神要以这样的方式获得靖子的心?以旁观者看来,虽然石神是生活失意,面貌平庸乃至丑陋的中年中学教师,不过也不至于一定无法追求一位有过两次婚姻历史,带着未成年女儿的前陪酒女郎吧。为何石神不能大胆的直接追求自己的幸福?

影片中和书中将石神对靖子母女的爱慕之情阐述为起源于她们的欢笑挽救了自杀边缘的石神,并且她们日常生活的乐观和活力时刻感动着作为邻居的石神,所以,石神会认为,会为世界上有这样的美好而感动,并重新产生了活下去的信心。

然而问题在于,为什么石神一直不敢直面这层美好,一直只是默默的通过去靖子的快餐店,在买快餐的刹那对话中找到满足?

原因在于石神获得快感的模式。

这里引述三段原文:

“靖子叹了一口气,听在石神耳中格外性感令他心旌动摇,他再次下定决心绝不能让她绝望。”

“她最后的那句话,令他全身热血沸腾。滚烫的双颊被冷风一吹格外舒服,连腋下都出汗了。石神带着满心的幸福踏上归途。”

“靖子走出计程车的表情,石神至今仍印象深刻,那是他从未看过的娇艳面孔。那既非母亲也非便当店店员的表情,也许才是她的本来面目?换句话说那时她展现的身为女人的模样。
在这个男人眼前,她展现了绝不让我看见的另一面——
石神来回凝视着神秘男子和靖子,他感到两人之间的空气隐含着某种动摇。几近焦灼的情绪在石神的胸臆扩散。”

石神是通过颠倒的欲望之梯获得快感的。这一秘诀在于 -- “距离和拒绝”。

所以,靖子是石神的“贵妇人”。此一名称来源于西方古典小说中骑士对贵妇人的仰慕以及之间的爱情故事。简单的讲,贵妇人必须为个体无法企及的小他者,他是石神自己的理想化身。她诱惑无比而又冷酷无情。她作为石神“缺失的快感”存在,个体通过倒错的欲望之梯获得此缺失的快感。

换一种讲法,人们常说,“失去的才是最好的,而得到的反而不珍惜”。假如某种东西是固定的,那么在人们得到它,而失去它的时候,它本身并没有变化。所以,人们希望得到和惋惜失去的东西绝对不是东西本身。而人们总有值得惋惜和怀恋,这里人们惋惜和怀恋的正是“失去的快感”。

由于这种“失去的快感”总是丢失的。人们偶然会通过某种模糊的能指指代它,来获得这种感觉,获得那永远失去的快感。这里,此种东西只是一个能指,而只有得不到的东西才能作为这个能指,来指代“失去的快感”。所以,“失去的才是最好的”,意义在于,通过在语言世界中使用“失去的东西”来指代那“永远失去的快感”,而失去的是什么具体客观物件本身根本不重要。

所以石神会永远觉得靖子身上那“他从未看过的娇艳面孔”,“绝不让我看见的另一面”。

此一心理独白乍看起来像是理性的分析,然而它恰恰是习惯于通过颠倒的欲望之梯获得快感的暗恋者们通常的偏见而已。

首先石神将自己的快感,“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和靖子母女挂钩,这是第一部,靖子母女就是他丢失的快感。然而不断的自我暗示,自己永远不可能获得这样的女性的青睐。最后通过献身,永远的与母女获得距离,来实现“获得”失去的快感。

此一分析或许令人费解,然而这里的秘诀在于:通过失去而获得快感!

石神的聪明之处在于,通过聪明的大脑,策划献身,将自己永远和靖子扯上关系,而虽然自己永远不可能直接获得靖子的爱情,但是,通过这层距离,这层由于献身而永远存在的颠倒的欲望之替,获得了永恒的“失去的快感”。这是多么聪明的一招啊!

以此观点来看待最后的一幕:

汤川和警察代表的正是维持现实秩序的大他者,大他者最后将事实告诉了靖子,靖子来到监狱,在石神面前忏悔和独白,残酷的揭露了真相,无情地撕毁了此一快感模式。所以石神才会呕吐。欲望之梯崩溃了,能指之链断裂了。好不容易得到的“失去的快感”又失去了。

不过,似乎分析还没有结束,我们再看第三层的问题。

影片中石神通过扮演“变态偷窥狂”来让警察相信自己才是杀害靖子前夫的凶手,并且假装威胁靖子的追求者工藤。此一情节似乎无法让了解背景的读者和观众怀疑石神的动机。然而,问题恰恰在这里:

石神究竟是怎样的心态来对待工藤和靖子的关系?!

这里引述原文:
“好像是。石神看到那个工藤和她交谈时的表情——”汤川皱起眉,摇摇头,“看到那个表情我才确信,石神爱上的人就是她,因为他的脸上浮现嫉妒。”

“石神看着死亡男子的脸,他的表情已消失殆尽,给人一种扁平的印象。不过还是可以轻易想像得到,此人年轻时想必是个美男子。不,虽然中年发福,现在的外貌一定仍属于女性喜欢的那一型。石神想到靖子就是爱上这种男人,嫉妒顿时如小小的气泡发酵逐渐涨满心头。他甩甩头,对自己竟然萌生这种心态感到可耻。”

“工藤邦明先生似乎是个诚实可靠的人。和他结婚,你和美里获得幸福的几率应该比较高。请把我完全忘记,千万不要有罪恶感。因为如果你过得不幸福,我的行为将会完全成为徒劳。”

虽然石神感到可耻,可是不仅自己,连汤川不也是发现了石神对于那些和靖子有亲密关系男子的嫉妒之情了么?

那么究竟是什么心态让石神将嫉妒转化为祝福呢?希望靖子通过工藤获得幸福?

这里的关键词是: 阉割情节和心理学的术语“阳具”。

石神认为自己是遭受阉割的人,缺失了阳具,这一靖子期望的东西。

假如认为这一术语有些色情的话,那么我们换个说法:石神认为靖子所期待的幸福,是自己所不能给予的,而这一期待的幸福是自己缺失的东西,自己被阉割了的东西,此一东西可理解为这里的“阳具”所指代的东西。

而工藤,被石神当作了自己用来给予靖子幸福的工具。

用精神分析学家的作派来复述上段话就是:

石神由于自己的阉割情节,认为自己无法给予靖子幸福,而把工藤当作了自己的阳具,用来满足靖子的欲望。

这里的关键点在于,为何石神认为自己是被阉割了的?回到第二个问题的答案,石神是通过颠倒的欲望之梯来获得快感的。阳具的缺失与快感的不能直接获取相符相成,被阉割情节影响的人失去的恰恰是“失去的快感”。

回到影片的最后一段:

汤川和警察代表的正是维持现实秩序的大他者,大他者最后将事实告诉了靖子,靖子来到监狱,在石神面前忏悔和独白,残酷的揭露了真相,无情地撕毁了此一快感模式。靖子也自愿赎罪,认罪。

那么石神的呕吐证明了通过工藤这一工具实现被阉割者快感的计划完全崩溃。


假如分析就此结束,那么依我看来,以上分析便全都丧失了意义。上面的分析不过依然是顺着导演、编剧的思路走下去,分析顶多指出了一些观众没有看到,而编剧、导演刻意,或者更可能是无意识的表现出来的东西。
虽然可能不愿意承认,但是故事之所以吸引人,正是因为这些背后的东西在对观众发生作用。

这些分析不过是试图搞清楚那些感动影响观众的原本一团模糊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然而,分析决不能就此停止。

这里提出第四层的问题,那就是:

为何石神会成为像石神这样的人?再仔细一点的提问是:为何石神会以“生活失意,面貌平庸乃至丑陋的中年中学教师”自居?

这个提问乍看起来可能有些荒谬,因为不是石神以那样的形象自居,而是“石神本来就是那样的,他就是“生活失意,面貌平庸乃至丑陋的中年中学教师”。

好吧,那我们再次提问:为何石神本来就是那样的?

回到石神的大学时代。

石神喜爱的数学,一个人默默的在校园里用笔算四色定理,只是因为前人的运算不够艺术。仿佛自己是个爱因斯坦似的科学家,黎曼似的数学家。

这里提出一个问题:石神为什么要成为热爱数学的人?

换个问法,就是:石神到底是为了谁而想成为热爱数学的人?

那个谁就是所谓的“大他者”。

所有的知识都是身外之物,与己无关。所以,相对论,质量公式之类的,根本与爱因斯坦这个人无关!

上面这段话并不是输入错误。相对论、质量公式之类的东西之所以让我们想起爱因斯坦,那是因为爱因斯坦已经死了,从此之后,他是作为代表者那些知识的“大他者”而存在的!而对于一个活生生的爱因斯坦本人,那些东西和他完全无关。和他唯一有关的东西在于:为何爱因斯坦要研究物理和数学?!

回到石神,为何石神要成为热爱数学的人?那正是因为在世界上有了太多像爱因斯坦、黎曼之类的大他。石神是为了众人的愿望,希望成为像爱因斯坦、黎曼那样的科学家。为了他者的欲望而欲望。

而石神今后所有的生活道路在那一刹那就决定了。

首先数学家成为石神的自我理想。而他者,“人们”在现实世界需要的数学家是什么样子呢?--“生活失意,面貌平庸乃至丑陋的中年中学教师。” 未成名前的爱因斯坦不也是如此么?“不也是如此”意思是“不也是被人们认为是如此么?”。

一方面,对石神发挥魔力的大他者命令他成为数学家,而这是一个欺骗。骗局在于:大他者一方面命令石神成为爱因斯坦、黎曼那样的科学家,而在现实生活中,大他者运作的模式是,把“希望成为爱因斯坦、黎曼那样的科学家”的人变成“生活失意,面貌平庸乃至丑陋的中年中学教师。”

仔细的考虑一下,上面的这段话恰恰是很多“大他者”的运作模式。

不幸的石神被此一大他者掠夺了灵魂。所以,只能成为“生活失意,面貌平庸乃至丑陋的中年中学教师。”,并且只能对靖子那样的美丽女子可望而不可及。

一方面,靖子作为自己缺失的快感,和自己成为成功的数学家一样,只能停留在“想象域”中。而在现实生活起作用的“象征域”中,以社会上他人的眼光看来,自己只是不被承认的失败者。这就是石神自杀的原因所在。被大他者压迫的无法继续生存下去。

然而,石神确有在挑战此一命运,他的挑战方式便是运用自己的智慧。

首先设计复杂的计谋让靖子逃脱嫌疑,之后自己献身拯救靖子,成全她的幸福。

我们以此观点最后一次审视影片的结尾片段:

汤川和警察代表的正是维持现实秩序的大他者,大他者最后将事实告诉了靖子,靖子来到监狱,在石神面前忏悔和独白,残酷的揭露了真相,无情地撕毁了此一快感模式。靖子也自愿赎罪,认罪。

引用一段原文:

“怎么能只有我们得到幸福……那是不可能的。我也该赎罪,我要接受惩罚,我要和石神先生一起接受惩罚。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个,我能为您做的只有这个。对不起!对不起!”靖子两手撑地,头抵着地板。

  石神边摇头往后退,那张脸痛苦地扭曲着。
  他猛然一个转身,用双手抱住头。
  喔喔喔——他发出野兽般的咆哮,那同时也是夹杂了绝望与混乱的哀嚎。那个叫声令听者无不为之动容。
  警员跑过来,想要制止他。
  “别碰他!”汤川挡在他们的面前,“至少,让他哭个够……”
  汤川从石神身后,将手放在他的两肩上。
  石神继续嘶吼着,草薙觉得他仿佛正呕出灵魂。

这一结局代表了什么?它并不代表了欲望之梯的断裂,石神失去了快感。而恰恰相反,石神此刻出于极度的欢乐和快感中。所谓快感,恰恰是那些让人们难以承受的东西。

为何如此?

汤川和警察是大他者。最后大他者不也是为石神所感动了么?靖子原本是要不可及,而此刻不也是跪在石神的面前,为自己的献身所感动,所哭泣和愿意赎罪么?

石神用自己的计谋实现了“想象域”和“象征域”的击穿! 回想一路石神在施行计划的时候,一定满怀着幸福感吧,有如浑如两个世界的“想象域”和“象征域”之间的电压在不断累积,直到最后一颗,当汤川和警察带着感动揭露自己的阴谋,当要不可及的靖子跪在自己面前的时刻,“想象域”和“象征域”被击穿了。自己停留在想象域中永远要不可及的快感,自己的智慧被当作数学家来承认的欲望在此刻得到了掌控现实的大他者的承认!大他者终于承认了自己身为数学家的智慧和崇高!无法承受的快感最后来临。"嘶吼着","仿佛正呕出灵魂。"


本分析大概到此告一段落。另外需要补充一点的是:有如影片所表达,和容易为观众所接受的,石神通过将美好的东西寄托在靖子身上而产生的感情,确实就是爱情的本质。虽然美好的东西是想象。不过所谓爱情,不正是看到他人身上连他人自己都无法察觉的东西么?这确实是一部爱情电影。

本文完。








1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嫌疑犯X的獻身的更多书评

推荐嫌疑犯X的獻身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