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坑洞

锦粼雨澈
2009-10-01 看过
     一年前我看过阿斯玛《内在的探索》中的一小章,讲的是情感中的坑洞理论。那时觉得奇异,只见阿斯玛不急不缓,把各种情绪剖瓜切菜一般顺顺理开,赋予本体更为深刻的理解。我看着,好像就是懂了,回过头再想,却雾蒙蒙闯不开她的话,一团怅惘软塌塌地搭在心上。

    直到前些日子,朋友强烈推荐给我一本《懂得爱》,看着看着,突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想了很久,才忆起曾在坑洞理论中看到过相契合的说法。已不再是一年前的自己,有理解能力的加深,亦有时光和情感的逐渐积淀,读这本书时,竟像是化在心肠里,润物细无声般的顿悟与惊觉。它是理性的,也是感性的,但终归需要对情感的灵性才能够慢慢滋品。朋友说他读完这本书以后强烈地想寻得一个可以与他在关系花园中亲密相处的人,我却恰好相反,愈加懒慢地不愿与情感弄斧耍戗。心里清楚了然,能够与我共同走入花园深处的人,以前没有,现在没有,或许一辈子也不会有。我可以允许别人与我在花园周围兜兜转转,散步调笑,却终究不愿携他深入。似乎愈长大,愈不愿与他人共同经受爱的试炼和鞭打。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便意味着互相认知,认知他人尚且不算难事,认知自我却总会把人逼到岌岌可危的境地。像是牡蛎要对付卡在身体里的那块石头,需要不断地分泌痛苦的汁液,不断地从各个方面修复和完善自身,从肉体和心灵的不同角度感知自我残破的存在,才能够呲呲磨磨地修缮出一点完整。

    然而,完整又是真的存在吗?如果说感情是一种需求,那么这种需求在得到过后势必转化为控制。控制的人往往会把自己的重心放在别人身上,不仅不顾虑他人的承接能力,还一味将此冠以爱的名义继续迫害。这种控制不仅表现在恋人之间的占有欲,也表现在父母对其子女强硬灌输的未来。于是,在“坑洞理论”中,阿斯玛做了这样的解释:

    “坑洞是你已经失去联系的某个部分,也就是你无法意识到的某个部分。当你感觉不到自我价值时,你的内心会有一种空洞的感觉,你会感到匮乏、自卑,只想拿外在的价值来填满这个洞。你会利用别人对你的肯定和赞赏来达到这个目的,你会以虚假的价值来填补这个洞。我们带着一身的坑洞四处奔忙,却往往无法察觉到它们。我们通常只能意识到自己的欲望:‘我想要赞美。我想要成功。我想要这个人的爱。我想要这种或那种经验。’欲望和需求一出现,便暗示着坑洞已经冒出来了。当你和某人建立起深刻的关系时,你就会用那个人来填补你的洞。你认为你从那人身上得到某些东西而将自己的洞填满了。举例而言,你可能会因为这个人欣赏你而感觉有价值,你无法意识到自己正在利用他人的赞美来填补心中的洞。只要你和那个人在一起便感觉到有价值,如此一来,你会不知不觉地认为是那个人使你变得有价值的。他无论给你什么都使你觉得那是你自己的一部分,你所经验到的满足都是他带给你的。
    “你的无意识看不见他使你感觉有价值的那个部分和你是分开的,你把它当成了自己的一部分。那个人一旦死亡或关系结束了,你不会感觉失去了那个人,你感受到的是填补坑洞的东西不见了。你的感觉是你丧失了自己的一部分,而这就是你会那么痛苦的原因。感觉上就像你的肉被切开,某些东西被挖掉了。这才是创伤和痛苦的原因,由失落感所造成的伤痛。你可能会发现你的爱、你的安全感、你的力量、你的意志力都不见了。失去亲密伴侣会使你觉得以前被他填满的那些洞,现在又暴露了出来。
     “如果人们说,‘我们彼此很适合’,这就意味着他们是在填满彼此的洞。这部分补足了这个洞,那部分补足了那个洞。当两个人生活在一起时,他们会觉得完整而满足,因为他们感觉彼此互补,结合在一起使他们变成了一个完好的整体。”

     与“坑洞理论”相似,《懂得爱》在内容中引了一首Walter Tubbs的《超过佩尔斯》。(20世纪60年代,佩尔斯(Fritz Perls)写过一句名诗:“我在这个世界,不是为你的期望而活,你在这个世界,也不是为我的期望而活。”):
  如果我只做自己的事,
  你做你自己的事,
  我们就在危险之中,
  不但失去彼此,
  也丧失自我。
  我在这个世界,
  不是为你的期望而活,
  但我在这个世界,
  是要证明你是独特的人,
  也被你证明。
  我们能成为全然的自我,
  只因为彼此的关系;
  脱离你的我会瓦解。
  我不是偶然遇见你;
  而是在积极的生命中找到你。
  我不愿被动地让事情临到我,
  我能刻意地行动,
  使事情发生。
  我必须从自我开始,没错!
  可是,我不能止于自我:
  真理始于两个人!

 

    两书对比,不难发现,真正让人觉得失去痛苦的原因是因为“你的感觉是你丧失了自己的一部分”。借以依托意志的人一旦消失,人势必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或者退一步,就算对方不消失,只要稍微有一点改变,或者说了让你觉得不舒服的话,你也会立刻感到坑洞的重现。

    很早之前看过一段话,历史过于悠久,记不清是谁说的,大意如此:“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在一起时,如果这个女人没有因为这段恋情而觉得自己更加美好、动人、自信,那么她一定不会真的爱上这个男人。”那个时侯只是觉得有点道理,却无法深入地去理解,现在想来,或许算是懂了。又是“填坑游戏”中一桩悲戚戚的案例,以爱情之名,填充自己的空虚之实。

    早就说过,我从不信任他人,我信任的,只是自己对他人的评估。然而,在各种一叶障目的表象下,这种评估往往会发生失误。年少气盛,总觉得爱比天大,恨比地深,自己的心路走得比任何人都艰苦。求而不得的痛、不甘不愿的伤,被太过于年轻的心放大到病态的形状,以为这便是生之最初与死之最终的彼岸。

    曾经尝试过清醒地去看,回到每一个影响我成为现在的我的时刻。自己如何做事,如何待人,如何逐渐转变观念到对自我内心的深化,也看别人以爱的名义灌输给我了什么,我又以爱的名义对别人影响过什么,莽莽撞撞,非要寻根究底抓得竭斯底里。与此同时,整个人却又保持着一种澄净的状态,似乎都已经是预料之中的结果。人的潜意识其实是清楚真相的,尽管表面有着坚信的笃定和期许的幻想,心中却早就明明白白地摊开。潜意识清醒的同时,人便有了自保,尤其是受过情感的欺骗后,这种自保体现得更为强烈。这里想起亦舒,她笔下的女子,大抵有三类:一是大家闺秀众星拱月长大的,二是单纯天真不谙世事型的,三则是精明自持能干冷淡的事业女郎。故事的套路也总是很老,第一类和第二类受过感情创伤后就会变成第三类,从此对情感处处提防。

    情谊常常是一场劫难,只有置身事外的时候才有可能看得清,鲜有人能够处于灼火安然自若。你情我侬,不自觉便缺乏了既来之则安之的淡定气度,手忙脚乱之余,也失却了原本装帧完毕的自己。

    要在亲密的关系中成长,首要的应该是要在两人之间划出界限,并且忠于界限。《颐和园》中余虹有句话,说:“我要跟你分手,因为我离不开你。”当初硬是觉得这女人有病,电影让我抓狂了好久。现在不惊异了,因为我自己也做出了这种事。

     一个人怎么可以把自己的命交到别人手上?失却自我的同时,也就失却了生命的存在感。健康的爱,无论怎样沉溺,都必定存在交托的底线。早早把心中的梦想和未来都抛掷出去,竟会惹得自己连站也站不稳。用《懂得爱》的话来说,便是:“许多人误以为强烈投入就是同在,当他们充满能量或极度投入某个人或活动时,就以为自己是同在的。沉迷的状态是强烈的投入,却没有同在;沉迷的人强烈执着于自己对别人的看法,却没有真实参与的同在。沉迷的恋人特别执着于自己对爱情的看法,而不是与自己以为深爱的对方产生亲密,他们陷在自以为的浪漫之中,反而妨碍与对方真正同在的能力;在强烈的欲望中感到苦恼,却误以为是爱或同在。”

     要建立真正的亲密关系,是需要两个人来互动的。能够填满你的东西,并不是真正的你,而是你从小到大养成的人格。而一个人必须在最深的坑洞里重新经历那份痛苦,才能认清真正的失落是什么。自保是本能,但爱的基础必须从脆弱的深处去开掘和夯实。怎样才算是真正的亲密?并不是人际关系中角色和义务达到良好的关系状态,而是通过自我揭露所呈现的自我和了解。“如果想要有个人的成长,每个人终究必须放下防卫,才能体验自发性,感受存在的外在限制和内心世界的丰富,这种情形只发生在放下防卫、使防卫透明化,或将之全然抛弃时,也就是呈现脆弱面的时候。”

    写到这里,突然想起曾有个人对我说:“让我们一起走入人群。”心里像是截了一段角膜,忍不住又中断下来。抬头又迎来冗长枯燥的黑夜,我与那时的自己,已是形貌迥异、难以辨别。曾经也有过怨怼和愤恨,之后式微般地散开去,拂开繁杂的借口和形式,终于说出真正的缘由。恸,不过一段路途、一方心境、一抹人生,我既是必将融入这滚滚红尘,也终将还原那风平浪静。

     抱歉,写不下去了。想到杂事便绕开了话。这样的理,我只是这么一说,并不见得真要别人去读。梦虽然虚假,也不见得人人都能承受真实。再来,书中所言,也有很多漏洞,细节之处还缺乏相当的说服力。真理原本就没有固定的形态,顺着这道流动的甘泉,汲取精华就好。

8 有用
0 没用
懂得爱 懂得爱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懂得爱的更多书评

推荐懂得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