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古只是纯粹的邪恶化身而已

小小人
2009-10-01 看过
       有关奥赛罗的话题,讨论的最多的就是埃古的动机。到底他因为没能得到提拔,被不公正的对待了寻求公正;还是因为有传闻说奥赛罗睡了他老婆;或是说他自己本身对奥赛罗的老婆有隐恋;要么说是根据他对女人这个整体的那段:“女人白天起来就是休息的,而晚上上了床后就是工作的时间。”的评价推断出来他是同性恋所以他看到奥赛罗结婚了,嫉妒得不行;再或者是因为土耳其人的船沉了,作为一个训练了很久的战士突然无事可做了空虚所致;或者是人种宗教方面的原因,因为奥赛罗是黑人看他不爽一类。以上种种可能以及未列举出来的种种可能的问题是,都不能很好的解释他的所作所为,也就是说动机不足。
    其实很有可能埃古本身就是邪恶的化身,他以作邪恶的事情为乐,我觉得这样能很好的解释一切。英语的哥特小说虽然要到18世纪才出现,但是哈姆雷特不也被认为是有点浪漫主义时期出现的拜伦式主人公的雏形么。埃古可能就是邪恶的化身,而剧本其实也和哥特式小说一样有一个测试人类在极端的心理条件下会做出的举动的实验。当然另外一个可能就是:奥赛罗本身是黑人,本身在欧洲白人世界里不太容易被接受,所以他老丈人才说他像魔鬼一样,但实际上是非常人性化的人。就好比莫比迪克里的那个长矛手(中文是不是翻译成蛐蛐还是别的什么的我不清楚),表面上看浑身画满图腾,信奉邪教,但却是主人公最好的朋友,一直照顾着他,对他友善的很。而埃古作为一个有很好的名声的白人士兵,有着诚实的埃古的称号,这里却是完全成对比式的内心里是纯粹的非人性的邪恶。也许莎士比亚就是这样设计的,一对完全的对比。记得measure for measure里面莎士比亚提出对于nature noble man的概念。也是通过对比来显现出来的。这里不得不再说莎士比亚的卓越之处了,直到19实际浪漫主义中后期,才有人敢站出来说些批判封建传承制度的内容。比如Thomas pane对Edmond Bruke的文章的回应里提到“神圣的血统传承以及骑士道精神这些完全没有意义的东西已经过时了。”虽然莎士比亚还是给自己父亲买了个爵位,所以自己也能得以传到爵位,但是能在那个时候质疑因为血缘关系而获得尊贵的称号的制度确实不容易。类似的这里通过一个非常人性的黑人和一个非常恶魔的白人的对比,也可以理解是对于人的种族歧视的一种质疑。当然这种分析可能也会让人觉得牵强了点。
    几个简单的证据有:第一章的第三幕偏后的地方埃古和Rod说:就让我们一起对他复仇吧!如果你能给他戴绿帽子,对你来说是乐事,对我来说是游戏。复仇等于埃古的游戏,是因为他享受这种恶事所带给他的愉悦。在将近最后的地方,第五章第二幕,奥赛罗叫埃古为恶魔,并且再刺伤他之前还说:"看看你到底是不是恶魔,如果是的话我应该是杀不死你的。"结果埃古回答他说:“我在流血,大哥,可是我没死啊”这种嘲讽本身也是将自己和奥赛罗提到的恶魔进行比较。还有一些时间关系就不列举了。
    总之这个剧还是很好玩的,读起来很容易,也短,相对李尔王和哈姆雷特真是顺畅很多。

第一次补充内容:
    刚才又读了一次,觉得很重要的一个证据还是提一下的好。在第一章三幕的时候埃古与Rod的对白,本人拙劣地翻译下:

ROD:
What should I do? I confess it is my shame to be so fond, but it is not in my virtue to amend it.
我该怎么做?我承认我为我的疯狂的爱感到羞耻,但是我的道德贞操不能够拯救我。

IAGO:
Virtue? a fig! 'Tis in ourselves that we are thus or thus. Our bodies are gardens, to the which our wills are gardeners; so that if we will plant nettles or sow lettuce, set hyssop and weed up thyme, supply it with one gender of herbs or distract it with many, either to have it sterile with idleness or manured with industry, why, the power and corrigible authority of this lies in our wills. If the beam of our lives had not one scale of reason to poise another of sensuality, the blood and baseness of our natures would conduct us to most preposterous conclusions; but we have reason to cool our raging motions, our carnal stings, our
unbitted lusts, whereof I take this that you call love to be a sect or scion.
埃古:
品德?少扯淡了!这全看我们自己,我们觉得自己是怎么样的我们就是怎么样的。我们的身体是一个花园的话,我们的意愿就是花园里的园丁,那么我们是种些荨麻呢还是莴苣;我们可以种上牛膝草,挖出百里香;我们可以只种一种植物或者是种上很多种;我们可以懒惰而让它荒芜掉,也可以辛勤耕作。为什么?因为在这个花园里面,想怎么做,以及做这些都是完全由我们的意愿决定的。如果我们的生活中没有一定的理智去克制淫欲的话,我们人性中的热情和卑贱会引导我们走向可怕的结果,但是我们有理智来冷却我们狂怒的动机,淫欲的驱使,以及脱缰的欲望。在我看来,我认为你所谓的爱情实际就是欲望的一种而已。

Rod:
It cannot be.
Rod:
我不信你说的。

Iago:
It is merely a lust of the blood and a permission of the will. Come, be a man. Drown theyself? Drown cats and blind puppies. I have professed me thy friend and I confess me knit to thy deserving with cables of perdurable toughness: I could never better stead thee than now. Put money in thy purse: ...If thou wilt needs damn thyself, do it a more delicate way than drowning. Make all the money thou canst. If sanctimony and a frail vow betwixt an erring barbarian and supersubtle venetian be not too hard for my wits and all the tribe of hell, thou shalt enjoy her. Therefore make money. Apox of drowning thyself! It is clean out of the way; seek thou rather to be hanged in compassing thy joy than to be drowned and go without her.

埃古:
爱情只不过是热情的欲望,你的意愿允许了这种欲望的存在。快点,像个男人一样。淹死你自己?只有猫或者狗瞎了才会淹死自己。我生称我是你的朋友,我们的友谊是精密编织的牢不可摧的;在此时此刻,我是你最好的朋友。卖掉你的家产换成钱:...(其间省略)如果你这么想死的话,有比淹死自己更好的方法。所以去尽量多弄些钱来。如果那个被误导的野蛮人与那过分可爱的威尼斯女人之间的人圣洁但是脆弱的誓言对于我的智慧以及地狱里邪恶的兄弟们来说不那么难打破的话,你就能享受他的老婆。所以去尽量多弄些钱来。淹死自己而去往地狱?完全没有意义!如果你对死亡已经无所惧了,与其淹死自己不能得到她,还不如在预谋和尝试如何得到她的过程中死去。

这一段内容埃古告诉了我们他的观念。他觉得人的意愿决定了人的所作所为,而人类的意愿的本质在他看来都是欲望。在他说服Rod去弄钱的最后我们感觉到埃古做出他的所作所为的真正原因是,他觉得人可以做坏事,并且如果你不怕死亡的话,与其用理性压抑着自己的欲望痛苦的生活或者自寻短见的话,还不如尝试去满足自己的欲望。他的邪恶的本质就是,他认为人类是可以做坏事的,并且他选择了做坏事,并且连死亡也不惧怕。剧中他给出种种原因,比如寻没得到自己应该有的地位,或者说是自己被人戴了绿帽子之类都让人觉得不够充足的原因,因为这些都是借口,或者说是在他决定了大方向之后一些无关紧要的标示。就好比一辆车本来就是要驶向地狱的,路上他突然想起来说给自己车上挂上个我的车驶往罪恶的标牌。

关于奥赛罗本身也有个有趣的地方,奥赛罗失手杀死了自己的妻子,在他最后自杀的时候他没有说是自己自杀谢罪,而是类似于:我为你报仇了,我将杀死杀死你的凶手——我自己。想到<哈姆雷特>,哈姆雷特的叔叔谋杀了他父亲,哈姆雷特如果杀他的话自己也就罪恶了,但是杀他的话却又是似乎理所应当的,杀与不杀是个问题。他最后的自杀,是罪恶也是赎罪,结果会是怎么样,想想也很有趣。

亚里士多德说悲剧是:角色自己的特点导致了自己不可避免的悲剧的下场。比如俄狄浦斯的臭脾气,李尔王对于爱的误解,茱莉亚凯撒的野心,安东尼的欲望,以及哈姆雷特对于公正的追求(这是我理解的哈姆雷特)。要说奥赛罗的悲剧的原因的话,却又不那么好说,可以是他对于埃古的信任,但是这种信任是人都无法逃过的,那样的话就没有其的特别之处了。我想大约还是他的背景,他——一个战士,张飞一样的野蛮人,即便有一点智慧,也很难在上层贵族的交流圈里如鱼得水,大多数时候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事情,不懂得规则,最后只能听信身边的人,结果导致自己被算计。想想奥赛罗泡马子的方式也真是独特,他应该不懂浪漫之事,不知道怎么讨好女生,约会,或者甜言蜜语也不会说,居然就考跟别人说自己打仗的经历,被一个女人听到了,结果被人爱上了。真叫我不置可否,要是我也能什么都不做,就和别人吹牛灌水,就有漂亮的女生主动找我该有...以下不敢说了。
12 有用
0 没用
Othello Othello 8.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Othello的更多书评

推荐Othello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