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顺序:壁画与文字

[已注销]
2009-10-01 看过
 “宣物莫大于言,存形莫善于画”,文字与绘画的区别在很早以前就有了深刻的认识。而后来中国古代的画论中一个叫“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名句,不论是王维的诗歌还是宣和画院考试的答卷都是这一论点的有力论据,但是山水诗与山水画显然只能代表诗歌与绘画的一部分,叙事性的诗歌或文学作品又该怎样用绘画语言进行表达?
现存的绘画作品中有相当数量的是叙事性的,这包括现存最早的卷轴画之一《洛神赋图》,从它创作于7世纪的摹本中我们很容易看出顾恺之当年在创作这幅作品时所依照的时间顺序,同样对时间顺序的表现也出现在8世纪的《韩熙载夜宴图》中,画家周文矩巧妙地通过主角服饰的变化传达出时间的流逝,这也就是美术史家对之津津乐道的几次穿衣服、脱衣服。但是需要注意的是,这两幅作品都是卷轴画,这种作品在欣赏的时候要求把画卷展至与肩宽差不多的长度,一边看一边卷,现在博物馆中展出时全部展开的情况在古代是很少发生的,也就是说,在阅读文本时存在的时间顺序,观者在观看这些作品时也同样存在。
被打乱的时间则出现在另外一类绘画上,壁画由于与建筑的依附关系决定了它不同于卷轴的叙述方式。在敦煌石窟开凿于4-6世纪的洞窟中,本生故事与佛传故事常常是经常使用的题材,在这些作品中,我们看到通过时间来展开的故事被“展开”在一个画面中,在看到这样作品的时候,你能很容易地辨识出主题,但是却要花很大的功夫来弄清画面与具体情节的对应,以至于后来的研究者在示意图中像拼图一样标注1、2、3、4来说明这是故事的哪一个部分。并在在早期的壁画创作中,两个故事(常常居于类似的牺牲或向善的主题)则被表现在一个画面中,两者常常为同样的技法、同样的造型,有的甚至使用共同的道具,这在很大程度上为把他们分割开来造成困难。
在读《万火归一》这本书的时候,很惊讶地发现了故事中流淌的时间不同于“卷轴画”所展示的,而是与壁画中的时间感相类似。这突出集中在《克拉小姐》与《万火归一》两个故事上。《克拉小姐》不停变换着三个视角:母亲、生病的孩子、护士。一段发生在很短时间的故事通过三个人的眼睛、感觉,展开成了一个平面,而这种展开并不是机械而几何地划分成三等分,人物的交织、心理的转变网罗在一起,相互勾连、贯穿,使得这个故事完整而立体。《万火归一》则是另外一种方式,两个故事有各自的时间顺序,古罗马部分的入场前、战斗中、死亡与现代部分的试探、争吵、死亡,分开来看各自是一个独立的故事,而作者巧妙地将这两个故事咬合在一起,使之变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将两段时间紧紧缠绕在一起,比如在古罗马部分中角斗士的战斗起伏与现代部分那对怨偶的争吵采用同样的张驰力度,有意思的是这种张驰力度也同样出现在古罗马部分看台上的那对夫妇之间,也就是战斗、总督夫妇的心理、现在情侣的争吵同调,所谓对影成三人。
在科塔萨尔有趣的时间顺序之上,我们也看到了很多诸如细腻的心理刻画、完美的感觉表达、干净的语句等优点,犹如点缀藤蔓之间的花叶点点。而正如我们站在敦煌壁画面前就会发出感性而本能的惊叹一样,在看完这本书之后,也可以不假思索的说,多么好的故事。
14 有用
1 没用
万火归一 万火归一 8.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万火归一的更多书评

推荐万火归一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