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事于南郊

boks
2009-10-01 看过
三岁一郊,洵大礼也。

先说四孟驾出,即官家出行的礼制。“先期禁卫所门牒临安府约束居民,不许登高及衩袒观看。男子并令衫带,妇人裙背。仍先一日封闭楼门,取责知委,不许容着来历不明之人” ,责任明确,各小区居委会主任或路段城管“沿门驱逐杂人”,约拦击鞭,一路赞喝山呼不赘

而冬至的南郊祭祀,“千官百司,法驾仪仗,锦绣杂遝,盖十倍孟飨之数,声容文物,不可尽述。”先是五六月间,“择日命帅漕及修内司修饰郊坛”,“绞缚青城斋殿等屋凡数百间”,“并差官兵修筑泥路”,从某门到某门,“计九里三百二十步”,“皆以潮沙填筑,其平如席”。对帝王的御驾专车“五辂”,一个月前作压力测试,置铁万斤诸上,“与辂轻重适等,以观疾徐倾侧之势”。用车头一天,“缚大彩屋于太庙前,置辂其中,许都人观瞻”,让百姓积攒些眼缘,瞧个头彩的热闹,或许也有同乐、厌胜的意味。

郊前一个月,反复演习,“殆无虚日”。前十日,陪祀诸官于尚书省宣誓遵守礼制戒律。前三日,帝王依百官奏请开始斋戒,从大庆殿、景灵宫到太庙斋殿、青城斋殿一路浩荡的折腾换床位。路上热闹,“卤簿仪仗军兵于御路两傍分列”,“宰执亲王,贵家巨室,列幕栉比”,“珠翠锦绣,绚烂于二十里间,虽寸地不容闲也。歌舞游遨,工艺百物,辐辏争售,通宵骈阗”。

凌晨一点一刻,”上服通天冠、绛纱袍,乘辇至大次“,礼部侍郎奏”中严外办“,即内外戒严,皇帝就踩着黄道(黄罗铺地),前面一宦官冲着大佬撒些冰片龙脑香。礼官喊一声:”有司谨具,请行事!“ 礼乐起,祭坛内外,”凡数万众,皆肃然无哗。天风时送佩环韶頀之音,真如九天吹下也。“ 想来这”韶頀之音“,在凌晨的清寒熹微中,还是雍容灵彻、疏宕辽阔、启人懋敬的。至于祭礼,祝颂三献而已,随后散福赐胙、送神望燎,礼毕。

至于中严外办,也即宵禁戒严,书中以”喝探“为例。曰”三衙诸军,周庐坐甲,军幕旌旗,布列前后,传呼唱号,列烛互巡,往来如织“,曰”卫士十余队,每队十余人,互喝云:是与不是?众应曰:是!又喝云:是甚人?众应曰:殿前都指挥使某人。” 不知是否也有具体的换防口令,增强安全。

黎明,上乘大安辇、五辂陪扈,吹拉弹唱去丽正门大赦天下。“千乘万骑,如云奔潮涌,四方万姓,如鳞次蚁聚,迤逦入丽正门”,随后立金鸡杆,与三省宣敕,钟鸣欢呼声中按照约定作一番对答,敕下,礼部郎中奏解严,上乘辇回南宫门。是为“登门肆赦”,除十恶外,尽皆赦免,以示帝徳宽厚。

"大礼后,择日行恭谢礼",譬如还愿,清简敛饰许多,“如四孟仪”。
4 有用
1 没用
武林旧事 武林旧事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武林旧事的更多书评

推荐武林旧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