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喜欢,所以推荐

熊和猫是吉祥如意的一家
2009-10-01 看过
我自己写不出什么,但很喜欢这本书,转个帖子过来:)

【写在前面的话】
     有关纳兰公子的书籍越来越多了,我从来都不认为这是一件好事。每每看到那些庸俗泛滥的伤感和自恋式的意淫,心里就很不舒服。
     看《纳兰容若词传》前我没抱什么期待,已经准备好听作者无病呻吟一番,结果竟然没有……读完后我对这本书的综合印象是:干净,清澈,但却不会让人一眼就看到底,很多内容能让你回头去一想再想。书里边有精心安排的宏大叙事布局,再不是什么小情小调的顾影自怜;也有煞费苦心的考据,在最严谨的地方淡淡透露着作者对纳兰公子的珍视;在文艺理论上也颇有深度,这一份专业素养使它与关于公子的众多“抒情式作品”截然不同;至于书中对公子精神世界的把握,纵有和我的揣测不一致的地方,但也让人比较信服。
     这本书,不说多么优秀,但至少它没有将容若“包装”成言情小说男主角,而是告诉世人容若除了爱情,内心世界还有更多更丰富的内容。就这一点,我就感激它。
     作为一个有着七年资历的纳兰迷,我相信最大的快乐来自分享。所以,我从书中摘录了下面这些片段,愿它们能够感动更多的和我有着同样的精神家园的朋友。

◆博尔赫斯在《愧对一切死亡》中写道:“死者一无所在,仅仅是世界的堕落与缺席。我们夺走它的一切,不给它留下一种颜色,一个音节。”
但对于容若,我们不必惭愧。我们不但没有夺走他的一切,相反,我们被夺走,他夺走我们的某些部分,调换成他自己的颜色与音节。(这是全书的结尾,我却拿它放在最前面,嘿嘿)

◆我们眼睁睁看着容若的一生,仿佛是一个纯真的孩子,赤身露体地走在命运的丛林里。

◆相较于主张否定与破坏一切、有些简单粗暴的达达主义,我以为容若更能代表“达达”二字,终其一生,他都在实践孩子的艺术:放弃理智与逻辑,忽视人类社会道貌岸然的生存规则和价值观,听从感觉的蛊惑,让心灵成为指引。
要糖果和游戏,不要算计。
孩子并不多。在冷硬现实的猎杀下,孩子成了稀缺品。不要蔑视曾经幼稚的自己,就算对过去的天真无法欣赏,至少可以怀着凭吊的心情。

◆是嘲讽,更是自嘲。在词的世界里,容若也服药、也祭炼,习成了御风飞行的剑术,以黄金之汗疗伤,以地元之丹续命。
御剑纵然一日千里,忧伤始终如影随形。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弗兰克•奈特就曾在一个相当广泛的调查基础上得出这样一个令人心酸的结论:对一个人的未来最具决定意义的是一个人的出身,其次是运气,个人努力相比之下是最不重要的。法兰西学院院士、被称为“法国最后一名知识分子”的布迪厄也用自己的研究印证了相似的结论。出身,如果不是决定了一切的话,至少决定了你大半部分的人生。……但人们从来只愿意接受他们愿意接受的结论。(这是讲容若的出身时写的)

◆她说,悲伤的事情不要再想起,快些让它过去。他摇头,过去并不都会过去,有些过去,永远在你心里过不去。

◆正如明珠从来就不曾有过童年,容若也永远都不曾长大。

◆我们能够懂得那个小小星球上的小王子吗?能够懂得那个森严相府里的纳兰公子吗?如果真的懂得的话,也许未必是一件好事,因为,每个人都必须长大,而只有孩子才懂得孩子。

◆不管经过多少年,彼时就算老眼昏花、皮肤松弛,也能在这一场春雨里重新获取活力,抚平时间的褶皱:她依然是顾盼生辉的红颜,他依然是白衣翩翩的少年,永不老去。(这一段写的是朱彝尊和他的妻妹之间的感情)

◆纪伯伦在对成人们谈起孩子时说过:“你们可以努力去模仿他们,却不能使他们来像你们,因为生命是不倒行的,也不与‘昨日’一同停留。你们是弓,你们的孩子是从弦上发出的生命的箭矢。”孩子像箭矢这个比喻,特别适合容若。他一生皆在疾速飞行,不论是对人或是对物,始终热烈,与空气都能摩擦生热,恨不能燃烧成灰烬。
就像静止的弓不能想像箭矢如何飞行,成人也无法想像孩子是用怎样炽热的心情不知疲倦地爱下去。

◆谁说少女情怀总是诗,早已如中年心事一般浓于酒了。
命运最残忍的地方,不在于使你与某个人分离、破灭某个幻想、淡漠某段感情,而在于它使你与某个人分离、破灭某个幻想、淡漠某段感情之后,却让你清晰记得你曾有过那样的伴侣、幻想与感情。

◆波德莱尔不能为正统社会所容,王次回也是一样。在他去世之后甚至传出了这样的奇闻:王次回是在一次如厕的过程中失足跌进粪坑里淹死的。——传闻反映的不一定是真实的事实,却往往是真实的人心。在正人君子们的期待里,这个龌龊的诗人就应该是这个龌龊的死法。他只有这样死掉,才可以证明上天的公正,即便他不死,也应该在他胸前印上那个象征耻辱的红字,提醒世人远远避开这个貌似旖旎实则凶残的洪水猛兽。

◆那些披着文化外衣的梅菲斯特,有着千变万化的诱人面孔,但我们没有浮士德的幸运,不会有天使来与魔鬼争夺我们的灵魂。

◆总有一些人住在世界之外的岛屿上,当仙子们忘记了给时钟上紧发条,他们便以为自己永远也不会长大。

◆这四个字被风拉得很细很长,曲曲折折地钻进容若的耳朵里,就像被粗砺的沙尘和同样粗砺的岁月掩埋的小小边城千百年来响起了第一串敲门声,整个城突然苏醒。

◆命运很虚伪,架空她们爱的自由和权利后,旋即给了她们世间最有权势的丈夫,貌似公平,但恶意欲盖弥彰。(这是在讲古代女子选秀入宫)


◆爱情像蝉,一早诞生,却埋在地下,不声不响,暗中生长,没有人察觉。待到某天破土而出,声嘶力竭,让人猝不及防,所以也来不及抵抗。

◆世人常道,这件事若能这般这般,这次意外若能如何如何,该多好;将来若能怎样怎样,我必将如何如何。凡“若”字出现,皆是因为已对某人某事无能为力。这个字,是失意者的自欺欺人,不是将幸福寄托在老朽腐烂、灰飞烟灭的过去,就是期望于深不可测、形迹可疑的未来。当现实无可挽回,任何行动均属浪费,只能在语言中实现憧憬,但无论你的话在语言逻辑上如何天衣无缝,现实总是用超越逻辑的方式证明给你看它有多残酷。
人生若只如初见。
若没有遗憾,一生不必说“若”;而说再多的“若”,却无法不遗憾。她当时断没想到,几年后他将为她说尽“若”字。

◆焰火为什么美丽,因为那是多样的粉末交汇在一起,燃烧、困顿,而终于爆发于一刹那;词章为什么绚烂,因为那是词人的万千心事纠结于眉、郁结于心,而终于脱口而出于一瞬间。
我手写我心,便是此番道理。
由暗火而郁结、由郁结而困顿,而困顿而渴望解脱,由渴望解脱而终于爆发。

◆若鱼会说话,问它这世界上对它最重要的是什么,想来它不会答水。它也许会想到一颗色彩斑斓的石头,也许会想到那不知名的岸边茂盛的芦苇,但不会想到水。因完全置身其中,恣意取用,一切已成习惯。何时才能发现水的存在?没有水的时候。她的温柔如水一般,始终安安静静,不着痕迹,同时又源源不断,让他习以为常,不以为意。直到某天某次呼吸梗住,才发现没有她,他不过是一条濒死的鱼。
和她曾经的种种,再也不敢想起,却永远不愿忘记,只能任凭它成为内心深处悲伤的伏笔。
29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0条

查看全部10条回复·打开App

纳兰容若词传的更多书评

推荐纳兰容若词传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