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D
2009-10-01 看过
     我总对80年代的时候人民文学出版社和三联出版社所出版的书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好感。大约是由于一种怀旧的情绪在作祟,总觉得过去的东西让人感觉如此纯粹,充满安静的美感。而现在书架上充斥的黄黄绿绿的出版物总是会晃花我的眼睛。这也许是由于能嗅到父亲书房中充斥着那个年代的油墨香味让我亲切,又或是一种单纯小资的怀旧情调。
   尽管这本书是父亲的收藏之一,父亲总是说,他难以忍受川端康成过分缓慢的笔调,尽管优美,但作为小说总嫌太过乏味了。我听从了父亲的话,一直都没有阅读其的兴趣。
   高一的时候实在觉得空虚而乏味,想起新课改中的语文课本删除了川端康成的《花未眠》,心中多多少少觉得可惜,因为川端作为一个作家实在是让人无法忽视,于是把这本书找出来,妄图补上这一课。
   我想,这大概是一见钟情吧。
   透过火车玻璃的虚影观察到那个具有着令人不安的美貌的叶子,来到这洁白雪国寻找纯净驹子的岛村,观察着他认为极尽美好的两位女子。对于岛村而言。叶子美得飘渺,她对于师傅儿子悉心的鼓励是存在于岛村眼中,也许只存在于岛村的眼中。就像岛村第一次看见她存在于玻璃反射的破碎的剪影,她也只是岛村心中美好的剪影吧。只是游离于她的世界观察她,而从没有什么切实的交往。
   但是驹子不同,驹子是活生生站在岛村的面前。也是为了驹子,岛村才来到这雪国。驹子每天陪伴他,告诉他她的生活,与他形成的奇异依赖的关系。这样的驹子对岛村而言就不是个幻影了吗?岛村看到的驹子,只是岛村的驹子,就连脚趾甲弯中都是干净的驹子,那么美好,尽管是个艺伎却有纯洁心灵的驹子,就是真正活生生的驹子么?
 也许都存在过吧,也许也都只是个幻影。大约岛村虽然都介入了她们的生活,但是也从未真正了解过她们。最后的那场大火,更是烧成了灰烬。岛村只是个需要美丽的人。他只要看到他需要的美丽,几近纯洁的美好的两个人,不知是存在于岛村的心中抑或是川端康成的心中。
  川端康成大约是个连血液里都流淌着优美的人。不论语言,人物,景色,情调,都是极尽优美,他大概是个对美有终极追求的人。而他的美也总是忧伤的,或许是他知道,这样极致的优美,极致的品性,极致的纯粹都是渴望而不可及的。
  尽管外界对于《雪国》的评论一直最好,但是我不得不承认,我最欣赏和喜爱的是《古都》,如果说《雪国》是冬天,最纯洁的雪花落到我的鼻尖上,微微的寒冷与恐惧。《古都》却是樱花掉落在了泥土中,有着美好的一霎,却终化归尘土,让人不知是该惋惜还是该祝福。
   《古都》让我向往京都那个城市。
   千重子那样的一个女孩子,她可以注意到家门口树洞里每年的开放的紫花地丁,她可以单纯的去寻找她失散的妹妹。她愿意看到妹妹带有那种新鲜的气息。不能不说,她既是一个美的集合体,又是一个审美的集合体。而她的婚姻,又实在是个奇异的结局。尽管那个男子也是个勤劳勇敢,对于千重子怀有好感的男子,却始终让人觉得,是一件精致的和服,没有穿到最美丽的女子身上,而是被一个丑陋的裁缝抓在了手上。尽管那个裁缝手艺很好。这样奇妙的感觉或许也是得益于川端式的审美体系。既给人最热烈的美好,却又有最无情的打击。清醒的令人害怕。
   也许看了雪国,古都,名人,花的圆舞曲就都能知道,其实川端康成的这些创作每个都有一个主题。有他宣扬的一种日本文化。雪国和伊豆的舞女都是艺伎,古都是和服,名人是日式围棋,花的圆舞曲是舞蹈。看多了,反而觉得他是刻意在套用日本文化,似乎是在写扩充版的《我在美丽的日本》。但是,也许,我的词汇太过贫乏,出了“美”我想不出别的字眼来形容这个男人。
5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川端康成小说选的更多书评

推荐川端康成小说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