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本书徒有虚名

漠海流沙
2009-10-01 看过
陆陆续续通读了三遍以后(有的章节看得更多),自己感到对这本书仍然是不甚了了。但是无论如何,应该把读书时的疑惑和思考写下来了。
这本书要表达什么呢? 依我的理解,吉登斯想要表达的是,现代社会的现代性具有两面性,一方面,它除了使人们生活得更富足,脱离自然的奴役的同时,更有可能由于人的“设计错误”及“操作失误”,让社会存在极大的风险,使得现代社会变成一头“猛兽”。为此,我们要对现代性的负面后果保持清醒的认识,才能“驾驭猛兽”,使得良性的正面的“现代性的后果”得以实现。进一步理解是,如果说在传统社会,人类社会的首要威胁主要来自自然界的话,那么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到了现代社会,自然界对人类的威胁被人类社会本身的威胁所取代。人类社会良性发展的条件,从改造自然变为改造人类社会本身。
沿着这样的思路,我感觉本书的论述脉络主线是:现代性——现代性的动力——现代性的制度性维度——现代性与全球化——信任与现代性,现代性的后果(风险社会)——现代性后果的控制(驾驭猛兽)。下面就分别阐述脉络中这些概念的理解。
1、 现代性
现代性的含义:
在在第一部分的导言里面,吉登斯开宗明义的点出:“现代性指社会生活或组织模式,大约十七世纪出现在欧洲,并且在后来的岁月里,程度不同地在世界范围内产生着影响”。[P1] 吉登斯之所以提出这样的论点,是建立在他独有的出发点之上的。这个出发点就是关于现代社会发展的“断裂论的”解释。他进一步论述,“我所说的断裂,是指现代的社会制度在某些方面是独一无二的,其在形式上异于所有类型的传统秩序”。[P3]
现代性的断裂:
“某些方面”是指哪些方面呢?吉登斯指出,现代性的断裂,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现代性到来的绝对速度;二是体现在变迁的范围上;三是现代制度固有的特性,某些现代社会的组织形式并不能简单地从以前的历史时期里找到。正是这三个方面的特征,体现了现代社会与传统社会的断裂。
现代性的两面性:
吉登斯认为,过去的社会学家之所以不重视现代性的断裂性,是因为他们要么受宇宙目的论的影响,要么受社会进化论的影响,“把人类历史看作是有一个总的发展方向,并受着某种具有普遍性的动力原则所支配的过程”。在吉登斯看来,社会学的经典缔造者们都极为看重现代性的机会方面,没能预见到现代性更为黑暗的一面究竟有多严重。吉登斯举生态危机与现代极权的例子来说明了经典社会学家的这一弱点。
2、现代性的动力
我觉得“现代性的动力”这个概念论述的含糊,是理解《现代性的后果》这本书的难点之一。
(1)定义的模糊
吉登斯首先写道:“社会学中最著名的理论传统,包括那些从马克思、涂尔干和韦伯著作引伸出来的观点,在解释现代性的性质时都倾向于注意某种单一的驾驭社会巨变的动力”。P9吉登斯接着例举了马克思的“资本主义”,涂尔干的“工业主义”,还有韦伯的“合理化”。在这种语境下的这种论述——“某种单一的驾驭社会巨变的动力”——显然让人很容易把“资本主义”,“工业主义”及“合理化”视为现代性的动力。但是后面吉登斯同志话锋一转地总结道,“现代性在制度性的层次上是多维的,每一个被各种传统详细说明的要素都发挥着自己的作用。”P10还有,第二部分的一始,吉登斯便写到:“前面我提到过,大多数社会学观点或理论的取向,是寻求对现代社会作某一种单一的、占主导地位的制度性阐释:即现代性诸制度究竟资本主义的,还是工业化的”?P49到这里,明显看得出来,“某种单一的驾驭社会巨变的动力”(现代性的动力)与“现代性在制度上的层次”(现代性的制度性维度)这两个概念所指的是同样的东西——都是指资本主义或者工业主义等因素。也就是说,按这样的理解,“现代性的动力”与“现代性的制度性维度”根本就是同一个概念。除非,“某种单一的驾驭社会巨变的动力”指的不是现代性的动力。
带着这个疑问往下看,到第一部分结束的时候,吉登斯终于对现代性动力做了一个界定,他指出,“时间和空间的分离”、“脱域机制的发展”和“知识的反思性运用”是“现代性动力的三种主要来源”。P47到这里,我们可以说,“某种单一的驾驭社会巨变的动力”指的不是现代性的动力。但其实,我们还是没办法确切指出何为现代性的动力,因为严格的说,“现代性动力的三种主要来源”从字面上理解,与“现代性的动力”指的并不是一回事。但是,我们已经被吉登斯概念界定的擦边球搞得晕头转向了,就姑且认为现代性的动力就是这三个吧:时间和空间的分离、脱域机制的发展和知识性的反思运用。
(2)因果关系的混乱
所谓“现代性的动力”,一般的理解应该是现代性得以出现的动力机制,也就是说,得先有那种动力机制,然后在那种动力的作用下,现代性才得以产生。吉登斯应该也是这个意思,比如,他在阐述“知识的反思性运用”这个现代性的动力之一时说到,“关于社会生活的系统性知识的生产,本身成为社会系统之再生产的内在组成部分,从而使社会生活从传统的恒定性束缚中游离出来。”P47由些看出,吉登斯也是认为,正是知识性的反思运用,使得人类社会从传统走向了现代。进一步理解,现代性的动力机制,导致了现代性(表现为与传统有别的各种特点)的产生,或者说,现代性的动力是因,而现代性的特点是果。
但是,吉登斯又紧接着论述道,“把现代性这三个方面的特性联系起来,将有助于理解为什么生活在现代世界,犹如置身于朝向四方急驰狂奔的不可驾驭的力量之中”。 P47“现代性的动力”这个因,与“现代性的特性”这个果在这句话的语境里面直接等同!看到这里,我们不禁要问,时间和空间的分离、脱域机制的发展和知识性的反思运用这三个动力机制究竟是现代性的因,还是现代性的果(表现为现代性的特点)?
折中的理解是这三种动力机制使得现代性产生以后,仍然在现代社会中发挥作用,所以,把这三种动力机制看成是现代性的特性,倒是可以接受的。上下文看起来所以感到混乱,原因在于吉登斯并没有对这三种动力机制造成现代性出现的过程详细论证,使读者感到现代性的原因归结相当牵强之余,便直接将这三种动力机制作为现代性的特性,难免给人避重就轻的感觉。
不管怎么说,读完第一部分之后,读者对吉登斯将现代性归结为“时间和空间的分离”、“脱域机制的发展”和“知识性的反思运用”——令人耳一新的概念——这三个动力机制,留下深刻的印象。另一方面,吉登斯在书里面宣布了历史进化论的终结,历史目的论的隐没,激起了一向把进步看成想当然的我们进一步把这本书看下去的欲望。我们很想知道,这三个动力机制是怎么样把现代社会变成难以驾驭的猛兽的。但是,进一步的阅读让人非常失望。
3、现代性的制度性维度
   什么叫现代性的制度性维度呢?按我的理解,应该指的是现代性特点的制度层面的表现。吉登斯认为现代性的制度性维度有四个方面:资本主义,工业主义,监督和军事力量。这四个维度中, “资本主义”与“工业主义”是吉登斯批判过的“单一的驾驭社会巨变的动力”,尽管吉登斯加了“监督”和“军事力量”这两个维度,但是他仍逃不了试图把经典社会学的传统概念加以杂烩变成自己新的解释机制的嫌疑。
回想阅读第一部分时看到他所罗列的全新概念时的激动,再看看下面这些话:“我们应该把对秩序的探讨变为社会体系究竟怎么样把时间和空间‘连接’起来的”P12;“时空分离及其标准化了的、‘虚化’的尺度的形成,凿通了社会与其‘嵌入’到在场情境的特殊性之间的关节点”P17;“时间和空间已被重新组合起来以便构筑起关于行动和经验的世界—历史的真实框架”P18……虽然抽象得让人想自杀,但是冲着他对时间—空间概念的这种喋喋不休的论述,我们鼓起勇气继续看下去,总感觉吉登斯会给我们一个与传统社会学完全不同的架构(吉登斯应该也有这样的想法),如果是这样,理解这些抽象到不着边际的概念虽然痛苦,但还是值得的。没想到,吉登斯用新瓶装老酒,把我们戏耍了一番。
我们不禁要问,第一部分我们辛辛苦苦,费尽周折地阅读才一知半解的三大动力机制或者说现代性的特性——时间和空间的分离、脱域机制的发展和知识性的反思运用,与这四个现代性的制度性维度有什么关系?基本上没有关系。在论述这四个制度性维度中,吉登斯通篇都是对经典社会学概念——其实他一直想抛开——的再阐析。第一部分的那些概念,几乎被他抛弃了。还好,他后来似乎想起来了,在论述的末尾加了那么一句话:“在所有这些制度性的维度后面,存在着前面所分析过的现代性动力机制的三种来源:时—空伸延(应该是分离——笔者注),脱域机制和反思特性。它们本身并不是制度类型,而是前面段落里提及的历史性变革的有利条件。没有这些条件,现代性从传统秩序中分离开来的过程就不可能如些激进,如此迅速,并横跨如些广阔的世界舞台”。我想这些话吉登斯自己说得都没底气。因为这个这么重要的结论,他不但没有具体的论述(也可能确实没有什么可说的),而且“时间和空间的分离、脱域机制的发展和知识性的反思”这个任吉登斯打扮的“小姑娘”先是“现代性的动力”,再后来是“现代性的特性”,在这里,又变成了现代性得以产生的条件。总之,吉登斯就是说得敷衍,牵强,简直就是忽悠读者。吉登斯不到CCTV的春晚上去和赵本山搭档表演,真是可惜了。
4、现代性与全球化
现代性的全球化在这里是现代性四个制度性维度的延续,也分成四个维度,即世界资本主义经济,国际劳动分工,民族国家体系,世界军事秩序。现代性的全球化仍然不见第一部分所阐述的三大动力机制的踪影。时间和空间的分离到哪里去了?脱域机制到哪里去了?知识的反思性运用到哪里去了?它们分别在现代性的全球化中起什么作用?吉登斯没有提到。甚到连那些词都没提到。也许吉登斯也觉得这样不太好,因此,在某些句子里面终于好歹用上了“反思”这个词。例如:“民族国家体系早就具有了作为了一个整体的现代性反思特征。现实的主权本身,诚如我们业已指出的原因那样,应该被视作某种不断地反思性地加以监测的东西”,“前现代时期,很少有这种类型的所谓反思性的秩序存在”等等P64。吉登斯似乎想把民族国家体系这个维度与“知识的反思性运用”这个现代性的因素生拉硬扯到一起。不得不说,这样的手法很拙劣。
我们可以看到,现代性的全球化与第一部分所阐明了的概念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加上现代性的制度性维度与第一部分也没什么关系。所以实际上,第二部分完全是相对独立的,不看第一部分,我们也完全能看懂第二部分。
5、信任与现代性
久违的第一部分的概念终于回来了。脱域和抽像体系(象征符号和专家系统)的概念,在第一部分我们已经生吞活剥的接受了,那在这一部分(第三部分),我们也不难理解,在一个“各类脱域制度将地区化的实践与全球化的社会关系连接在一起,组织着日常生活的主要方面”的社会,信任是必不可少的。信任是现代性的必要条件,没有信任,现代社会将无法运转。
6、现代性的后果(风险社会)
在第三部分的最后一节“前现代与现代中,提到了与信任相对的“风险环境”的问题。在这里,我的理解是,信任固然可以使现代社会运转,但却无法消解现代社会的风险。
在第四部分,继续强论述信任在维系抽象体系与个人日常生活的作用(抽象体系与亲密关系的转变),但我始终理解不了吉登斯为何在这一部分切入风险社会的论述,始终进入不了他的话语系统。
7、现代性后果的控制(驾驭猛兽)
因为对现代性的后果这一部分理解不透,所以对吉登斯 “驾驭猛兽”的方法也是一知半解。总的印象是:
(1)吉登斯强调风险社会,他的问题解决方法是一种未来取向的方法。历史决定论(如马克思主义),因为相信未来是确定的(美好的),因此关注的焦点是当前的阶级状况,解放的政治是他们政治活动的核心。而在吉登斯看来,未来是不确定的,是一个风险社会,在危机面前,没有人可以避免。所以,仅仅强调解放政治,强调阶级的翻身是非常狭隘的;吉登斯认为,在面临共同的危机时,解放的政治仅仅是政治活动的一个维度,还需要关注的有“生活的政治”,“地方的政治化”,和“全球的政治化”等。这就是吉登斯的“乌托邦现实主义的维度”。
(2)相应的,在社会运动方面,也不能只关注劳工运动,民主运动,生态运动与和平运动作为未来导向的社会运动的其他三个维度,也必须予以关注。
如果我们对现代性的后果控制得好,那么好的后果——后现代性就会出现,那时后现代的秩序会是:资本主义的维度是超越匮乏型体系,工业主义的维度是技术的人道化,监督的维度是多层次的民主参与,而军事力量的维度则是非军事化。但是现代性也可能会产生严重的后果,那样的话,现代性的四个维度在这里相应的会是:经济增长机制的崩溃;生态破坏和灾难;极权的增长还有核冲突和大规模战争。
以上就是我阅读《现代性的后果》这本书的感想。
阅读结论:
1、《现代性的后果》不值得阅读,只不过是一些花哨概念堆砌出来的旧思想,十年后将被证明是烂书一本;
2、如果不幸已经读了,还读了好几遍,必须认识到,吉登斯如果不是一个欺世盗名的人,至少是一个不严谨的学者;
3、对吉登斯的其他作品尽量敬而远之。
18 有用
6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7条

查看全部17条回复·打开App

现代性的后果的更多书评

推荐现代性的后果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