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适,你本应该滚得远远的

潘洛斯
2009-10-01 看过
我打江南走过
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
如莲花的开落
                           ——郑愁予《错误》

看了胡适和韦莲司交往的信件,发现已经很久没看过言情小说了,对于那种乍暖还寒的润湿新鲜而陌生。
这可以说是一份笼罩着神话光芒的至爱。两个双鬓花白还写信谈恋爱的浪漫的老人。
半个世纪的沧桑聚散,失望与惊喜,幻灭与等待,自我安慰的温暖、自我排遣的孤单。
令人不胜唏嘘的,有对韦莲司的惋惜和敬佩,也有对胡适的怀疑和不解。不禁要问,这种人生知己得之到底是一种灵魂的宽慰抑或是良心的惩戒?假如上天仁慈,赐我如韦莲司一样的红颜知己,反倒要不知所措了。
说到底自己不过是个俗物,实在装不来胡适这般的风淡云清,自成家室却心安理得地耽误别人一生的幸福,还时不时拿自己的封建家庭得意地炫耀。而他的知己却终生未嫁,在国际大学者的巨大阴影下仰视他崇拜他。一生的年华交予岁月的虚空,每天望眼欲穿的等待一纸薄薄的书简。等来了像孩子一样欢天喜地,等不来,那就继续等。“I expect nothing.”这是一份多么令人心酸的满足!他们也在美国有过几次短暂的重聚。
“除了说欢迎你,任何时候欢迎你之外,还有什么可说的。”
胡适说,I have a very very good mother to whom I owe everything.正是这种对于母亲的亏欠类似于基督教原罪,令他退无可退,甘愿一生为爱所屈为爱所役,成全了伟大的亲情放弃了热烈的爱情。其中难以言说的苦衷和这份决然的确令人敬佩。每个人都知道了他是大孝子。他把名义上的爱情做了封建礼教的祭品,却孰不知他的爱情如同野火,蔓烧在两个人绝望的心田里。大洋两岸纷飞往来的书简,诉说着半个世纪漫长的爱恋。
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是一种悲哀。而两者相恋,是另外一种悲哀。
他难道真的不曾思量过千里外那颗心儿没有他的信笺的日子里是如何的孤苦寂寞?他可曾深切关怀过韦莲司此生漫长的生计和归宿?他可曾知道那一封封越洋的信笺如一剂剂戒不掉的慢性毒药?胡适在心底当然比任何人都明白韦司莲的情意。然而他依旧如此绝情地折磨着她。所谓友谊,知己,灵魂的侣伴,终究是一己私欲的托词。人们用语言赞美韦的容忍迁就,没有妒忌的真挚的爱慕,常人无法想象的爱屋及乌的大爱境界,却忽视了胡适的所作所为无异于慢性谋杀。
海风一直眷恋着沙,你却错过我的年华,错过我新长的枝丫,和我的白发。
胡适,你本应该放弃这份“友谊”。胡适,你本应该滚得远远的。
6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胡适与韦莲司深情五十年的更多书评

推荐胡适与韦莲司深情五十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