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性爱描写尺度谈

司马狂
2009-09-30 看过
                                      小说性爱描写尺度谈
                   ——白衣卿相新作《职场屠龙术之骊珠》读后感
    《骊珠》是在读完《逆鳞》之后,丝毫不做停息,接着追读的,看的时候,也正如周易新的东家那样,倍感“大快朵颐”般的痛快。这个因为诸多事项,无法继续在鹭岛坚持下去的青年,总算是在朵颐又找回了自信,算给众多周易迷们一个继续见证周易神奇的绝佳机会。
    但,实话说,虽然《骊珠》依旧坚持着职场加玄幻的创作理念,笔者却以为,《骊珠》在玄幻方面多于《逆鳞》,而职场纵横之术的演绎却少了很多。周易在朵颐的职场生涯,基本上是顺风顺水的。虽然,初入朵颐的周易仅仅是个小助理,可任谁都能知晓他日此人必是朵颐的人力资源总监。哪怕是横空出世的赵副总在一番短暂的较量后,也不再对周大总监下手。这一切似乎太顺利了,没有了周易之前在鹭岛的那种如坐针毡的危机感,自然也就见不到多少职场纵横术了。偶尔出现的争取住房等“小把戏”,丝毫彰显不出周易的特殊能力来。在《骊珠》当中,真正的职场较量,怕还是严式轩、赵副总、高岛三者之间,关于朵颐股份之争上。这三个人,可以说都是真正意义上的老奸巨猾了,这一场斗法那真是旗鼓相当的较量,谁都不是省油的灯。奈何,这样的情节虽然引人入胜,可毕竟目前还在观看职场加玄幻小说的大多是些年轻人,对于这样的经济问题又有几人能真正理解透彻呢?虽然白衣兄是依据自己多年来的经验侃侃而言,将真实的生活嫁接到了小说当中,可毕竟限于篇幅的缘故(毕竟这些事项对于整个故事仅仅是推动作用,而非核心故事),似乎有很多的细致情节未能描写透彻,更是将笔者这样做了多年销售的人看得汗颜。
    此外,《骊珠》对于职场的描写,多了证券类的东西在其中,这个其实也是白衣兄数年前做操盘手时候遗留下来的宝贵经验,白衣兄此次是纯粹的免费大赠送了。奈何,其中的专业术语实在是繁杂啊,笔者这样从未在股海遨游的菜鸟级人物,真是看得如同天书一般。当然,随着情节的推进,压缩职场部分的内容,转而增加书写玄幻方面的字数,是属于正常的情节推动。但是,既然一直坚称是职场加玄幻的全新类型小说,能否坚持风格不动摇呢?多添些笔墨在职场纵横术上,且尽量将如何在职场打拼描写的细致些吧,毕竟这才是读者对感兴趣的地方,那些大人物的纵横之术,不是所有读者都能明其所以然的。
    《骊珠》减少了笔者所谓的职场的描写固然是一种遗憾,然其在行文当中,大段大段的赤裸裸的性爱描写,却是令笔者无法接受的。不可否认,白衣卿相的文字还是相当有功力的,那大段大段的描述,着实惹得笔者这热血青年遐想联翩小腹间更是有热火上涌,看来此君深得笑笑生之真传。可,相比《逆鳞》当中的纯洁文字,《骊珠》真的有些令人诧异了!难道这也是作者为了书能大卖故意而为之?倘若真是如此,倒不如学学西北的贾平凹先生,直接省略无数字好了,那样更有噱头!
   《逆鳞》当中,一直令笔者愤慨的便是袁珊在快结尾时候的类女优表演,我一直想知道,难道袁珊就真的下贱到非得告诉周易自己之前的龌龊事情?没有钢管舞的桥段,仅保留两人的关系对于情节不是一样没有影响的么?难不成,白衣日本那弹丸小国的情色电影看多了,非要让全国的老少爷们也都知晓内容不成?此番到了《骊珠》中更是变本加厉,朱成碧、方锦骊、苏窃脂三个女的都同过床了,只是有的付诸实际行动,有的却是碍于老板的威严一直未能下手,有的却是因为怕遭遇不测而迟迟不敢下手。可不管哪个不都是经常与周大总监孤男寡女独处一室?不都是经常的接个吻,紧跟着好一通挑逗?描写之细腻,确实让人钦佩!更不消说,时光穿梭到大唐帝国后,连王娘娘赤身裸体极尽风骚的场面都刻画的惟妙惟肖了。难不成,这些真的都是情节发展的需要?难不成离开了这些赤裸裸的描写,周易的故事便无法继续了?
    曾记得,黄易大师出道时,便是在其小说当中穿插了时间穿越和大量的床戏,一举而成名的!贾平凹先生的《废都》也正是因为大段大段的省略号式的色情描写,被新闻出版署一禁就是多年!更有目前纵横网络的古派武侠名家翔子先生的《放纵剑魂》也是因为大段大段的床戏,备受争议!如此,笔者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这么多的父母会如此反对自己的孩子看武侠看玄幻这样的通俗小说了。也正是因为这些,才使得武侠玄幻等类型的小说一直难登大雅之堂,偶尔有了金老爷子的作品收录到高中教材中,那也是绝对的干净而无污染!同样是黄易,在出名之后的作品中,开始收敛起来,不再放纵笔下人物四处鬼混。缘何?这就如同黑社会的老大洗黑钱将自己转变成合法公民一样!倘若是白衣为了短期内的知名度找想,我能忍受!若说这些描写全是为了推进情节,则不敢苟同了!
    暂且先撇开是否需要床戏不谈,光说说床戏的描写方式吧。白衣在《骊珠》当中的描写那绝对是让过来人看了都面红耳赤的。“苏州夜宴,迦楼罗初夜婉转”,“豪宅气短,周易强占方锦骊”,“雨夜心经,七公主玉体横陈”光是这样的章回名是否已够诱人了?何况其中的细微描写,脱女性内衣,吻遍全身,直至最后的直捣黄龙,每一个细微处都写得绘声绘色!(为了不影响我的文章色彩,不再将书中细致描写摘录)真的需要如此大胆和细致么?曾记得,笔者在一遍游戏之作中也写过床戏,却是用了“春色、白花花、冰冷的床”等一系列的描述烘托出女主人公已被人占有!而非赤裸裸的讲明那厮是如何强行褪去衣裳,女主角又是如何的欲拒还迎,采用隐喻的方式,直接点出所要表达的意思不是一样么?就如同电视剧在表演这样场景的时候,总是硬生生的整出些抽象派镜头。或是吹熄蜡烛;或是褪去衣裳后演员便往下倒;或是镜头直接切换至两人完事之后。只有《苹果》、《色戒》这样的片子才直接拍摄出床戏的细致镜头,可真的到了大陆上映的时候,还不得删减过后才能放映?
    流氓燕之流的人,成为街头巷尾茶余饭后谈论的话题;黄易穷其一生也无法洗脱出道时候写“黄色小说”的恶名;情色电影在中国依旧不能大张旗鼓!所以,在中国几千年的儒家文化熏陶下,国人已经习惯了含蓄,习惯了遐想,习惯了若隐若现。这也正是,外国女人喜欢直接裸露,而中国女人始终不能接受得缘故。热忱期待白衣兄能为自己那些年轻的读者们多想想,多用点含蓄的手法来描写那些能够推动故事走势的床戏吧!不是小说就必须要有性的!也不是小说有了性就要去彰显的!更不是为了彰显性就要将动作描绘到极致的!
1 有用
0 没用
屠龙术 屠龙术 8.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屠龙术的更多书评

推荐屠龙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