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九州】铁甲依然在

coolhand_luke
2009-09-30 看过


我想写一些也许很多人都不曾涉猎的事情。

我在书里读到一个在战乱中挣扎的时代。在那个时代,居住在那片大陆上的不仅有礼节繁复的东陆人,还有在月圆时能够展翅飞天的羽族,还有勇猛淳朴烈马狂歌的北陆蛮人,还有沉默寡言高大威武的夸父。当然了,那时能找到几乎所有上乘武器,都是心灵手巧的河洛打造的。

那个时代有好多好多的乌托邦。江南的书里不停地写到下唐国的首都,南淮城。那个地方像所有大都市一样,泾渭分明,饿殍遍野;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那几个精力过剩的孩子在南淮的街道里懵懂地横冲直撞。过家家,放纸鸢,偷偷饮酒,并且打群架。一个来自北陆的青阳世子,一个没落贵族家中不讨人喜欢的大儿子,一个被长辈惯坏故而刁蛮不堪的羽族小姑娘,就这么跌跌撞撞地度过了他们的少年时代。

若干年以后,当姬野抚着那杆乌金色的骑枪、微闭双眼岿然不动地坐在燮王朝的帝座上的时候,他感到的并非纵横捭阖的狂喜,而是只属于任性帝王的孤凉。

当阿苏勒-吕归尘-帕苏尔最终凭那条可怕的血脉化身阎罗,沐浴在对手的鲜血与恐惧中统一整个北陆,万顷草原臣服帐下山呼万岁的时候,他意识到自己终于有能力保护他想保护的人;但那些人,却早已一个接一个地离他远去了。

当那个红色瞳孔的姬武神——羽然背离族人和故土,回到浮华的燮朝皇宫,面对那个数十年前她懵懂地喜爱过的男人的时候。她并没有像多年前在南淮时一样,牵起他的手告诉他不要害怕。而是将一把匕首捅进了他的心脏。

那几个年轻人的喜怒哀乐都被我看在眼里。我看着他们在黑夜的街市中嬉闹,那两个男孩子爱上了同一个女孩子,但他们没有为此吵闹,而是更加照顾彼此。至于他们的决裂,那是后话;我看着羽然拉着被围殴浑身发抖的姬野,在夜幕中纵身一跃,展开双翼;我看到他们的老师息衍贵为下唐名将,在自家后院里批改他们不知所云的兵法试卷,而后微笑着种一盆花;我看到姬野一人一马,挎着十二把长刀像傻瓜一样勇敢地冲进刑场,对着断头台下的吕归尘极尽朴实地说:

“阿苏勒,我来救你了。”

之后还发生了很多有趣的故事。吕归尘回到了北陆,朔北人正好攻来。吕归尘还是个十七八岁未经人事的大男生,他打了败仗跑到哥哥面前哭闹,但还是被扔了出去;但当青阳部的都城流尽最后一滴血,吕归尘一反常态,他默默地带着手下的残兵吃了最后一顿肉,而后独自扛起了那面召集兵马的大鼓,也将青阳和草原的命运扛在了肩上。

姬野劫完刑场,旋即逃出了南淮。我猜他将会在夜暗中梦见自己死去的母亲,醒来后发疯般精进自己的武技。他再次出现的时候,野尘军会在他的带领下摧枯拉朽,虎牙枪指处片甲不留。他迎来吕归尘,屠了青石城,杀光一切挡在他面前的鼠辈,而后登基,完成他身为暴君的诅咒。

那些人那些事发生在一个不能追溯的时空里,被写在纸上,而后随着他们和我们的过去被付之一炬。很多年以前风炎皇帝铁旅北征,所向披靡,一直到草原上的钦达翰王搬出绝无仅有的铁浮屠重骑兵,才堪堪落得两败俱伤。风炎铁旅四大名将当中,就有姬野的曾祖;而那时魔鬼般的钦达翰王,恰恰是吕归尘喜怒无常的爷爷。很多年以后,姬野的后人丢了那柄屠龙的乌金长枪,又不得不跌跌撞撞地跑出去寻找。

那几个让我牵挂不已的人,最终敌不过时间和命运。他们会胜,会败,会死去。他们的尸骨渐寒,化作齑粉。他们会在某个时间段激起涟漪。而他们身前有历史,身后还会有故事。九州上空的星辰不为所动;神从来不关心凡人的死活,只是日复一日地拨动星盘。

那个世界一直存在,至少我希望它一直存在。

 



我的乌托邦和那些人的乌托邦有交集。上高中的时候我略有些孤苦,是一个不修边幅并且胖乎乎的小眼镜。直到有一天我去上学,听见所在的小组有同学大呼小叫地排天驱座次,才认识了那些并不存在的音容笑貌。我没有人可以约会,也没有猛虎啸牙枪。此后我在半夜裹着棉袄做作业,听见爸妈都睡了,便拿出在书摊上买的科幻世界增刊,翻找关于九州的内容。看得兴起,便偷偷取出笔记本电脑,写些不知所云的文字,而后伴着冲杀的幻想入梦。

我最早认识了风凌雪、路然真、向异翅,北鹤雪右翼领踏密江被初涉战阵的风凌雪一箭穿心,向异翅那个自闭的少年最终成长为魔鬼般的领袖。我便在向异翅身上寻找自己的影子,苦涩地想,我也要找一个长得像风凌雪的女朋友。

现在想来《九州-羽传说》的人设简直和EVA太像了,这也许也是吸引我的原因之一。后来龙襄被派去要风凌雪的命,一来二去倒杀出了感情;姬野因为羽然而愚蠢地干掉了龙襄。这两段书里都没有写;我也从那个沉闷的高中毕业了。

我在上海书展上见到了《羽传说》的作者今何在。他孤零零地坐在一堆《羽传说》里,门可罗雀,面露难色,比姬野还孤独。我赶忙跑了过去和他搭讪,于是我有了一本作者亲笔签名的《羽传说》,很是高兴。同时也对九州卖不动感到费解。

四年过去了。江南继续在写他的《缥缈录》。姬野从一个南淮的不良少年变成了下唐副将,吕归尘年纪轻轻就要领兵对抗他那个骑狼的暴虐外公。我、以及我们也和那些少年们一起成长着。

对我们所有人而言,乌托邦都已经过去。在我们和他们面对世界踉跄学步的时候,霸刀嬴无翳已经要来取姬野的性命;吕归尘的爸爸死了,兄弟也反目成仇。而我们也要开始面对龌龊不堪的社会,明明还是心智不健全,却必须强作勇敢,咬紧牙关。

四年过去了。如今的九州也已经不是过去的九州。北大毕业的江南从国外学成归来,开了自己的公司;今何在看不懂江南的行径,总是愤怒不堪;潘海天是老实人,也不说什么,呼哧带喘地经营着九州的上海分部。创世的那几个天神走的走,匿的匿,反目的反目。偶尔论坛上几个争论和辟谣的帖子,美其名曰“九州门真相”的亦有之,不外乎为围观的不明真相群众添些谈资。《斛珠夫人》的世界观被招安了,唐缺出现了,沧月与某几个天神也闹了些真假不辨的绯闻。九城撤资了,完美时空进场了,《幻想1+1》和《九州志》《创造古卷》名目繁多,我等普通爱好者分不清谁是谁了。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我手里捏着《羽传说》和《缥缈录》,在网上读潘海天的《死者夜话》,尽管大神们悲观不已,但九州还活着。

它活的不好,但毕竟还有气。

大学期间我看了江南的新作《蝴蝶风暴》。不客气地讲,比起《缥缈录》一塌糊涂。然而我不会去想江南这个儒商会被多少铜臭分散精力,我只相信他只要用心去做,一定会做好。就像六本《缥缈录》一样好。对于今何在、大角、斩鞍等人,这个期待也同样。图书出版向来都是个麻烦行业,《九州》是我见过的第一个成型的东方奇幻世界观,难度可想而知。九州面临的困难,没有人会不理解。但有一点必须要说,身为读者,我实在觉得金钱是流动不停的,但是书籍是要去传世的。

那个时候我们捧着每个月用早餐钱买来的《飞-奇幻世界》,焦渴地在上面寻找《羽传说》《秋林箭》《商博良》,像孩子一样欢呼雀跃。时间总会无情地前进,就像《缥缈录》里描述的那样,少年总会被神的手投进命运和乱世的纷争。如今,姬野和阿苏勒都长大了,我们也长大了。既然会了些拳脚,既然投入这个行业,就不得不想去摸枕头底下压着的那枚天驱的扳指。

 

未来的某一天,身为帝王姬野将会被行刺。吕归尘会带着他的抱负终老。那些勇猛的、纵横的、飞翔于云端的,终归会面对他们的归宿。但九州不会。也许它会停,会改头换面,会败给时间,但会有人记得。若然那些残破的字迹存在一天,纵使模糊,仍然会有人记得。在乱世中成长起来的少年们还是会前仆后继地投入其中。即使先行者都倒下了,元代的帝王与天神都老朽或遗忘了,仍旧会有人向往鲜衣怒马与青山忠骨的豪壮,九州大陆上会诞生新的英雄。

纵使盘鞑天神或盘古巨人或者万恶的出版商与投资方为九州强加怎样恶劣的命运,它都会活下去。总会有一些少年尚未完成自己的功业,为了梦想,他们不惜逆天。

我们和九州一起成长、一起做梦、一起挣扎。天驱盔甲已冷,虎牙入库,神兵将轶。但这不妨碍衣衫褴褛的年轻武士抬起头来,戴上天驱的青铜扳指,说出那句也许将羁绊一生的誓言。

鹰旗不倒,铁甲尚在。
9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九州·缥缈录VI·豹魂的更多书评

推荐九州·缥缈录VI·豹魂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