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小满
2009-09-30 看过
小A不是翘家少女,她只是忘了带钥匙,靠在门上的时候又做了一个梦,梦到她的视线变成了透明的方框,隔开了自己的世界和自己之外的世界,尽管后者她并不能看见,也不能触摸;她站起来,不断地往前走去,想要碰触自地平线上升的透明墙壁,她想它会在她的指尖清脆地破碎,如同肥皂泡沫;然后世界就会骤然开放,如同我们看完的一本书,完整的摊开在我们眼前,我们打开一页就能够明白故事说到什么地方;但她一直走,一直走,却走不出自己的视线;最后她闭上眼睛,却感到那墙壁骤然缩小,包围在自己身体四周,放佛自出生以来就一直存在的透明薄膜,自己只是自己,世界剩下世界。
小A猛地睁开了眼睛,那缠绕自己的梦瞬间散去,她却再也无法入梦。她站起来,离开了那扇安稳的门,和她每天出门都会循环来回的固定的路,笔直地走向视线最远方。
因为这是个故事,所以我们可以把地球缩到很小,放在我们面前,看到小A就像受到诅咒的行军蚁一样,用飞机、公车、帆船、半夜的顺风车、独木舟、自己的脚,在上面画出蜿蜒的路线。我们看到她停留,点击放大,能够看到小A在那里留下的路标,比如一个内陆小城闷热到荒芜的夏天,墙角被一场等待蹭掉的灰,被标记成一个闪电的符号。有时候我们看到的符号,会在点击放大时烟消云散,因为这是一片废墟上旋转的星空,被小A在旅途的梦里见到过,遥远的画上标记,又在小A到达后轻轻抹掉。我也问过小A,为什么会有一直反复迂回的路线,几乎要成为我们在信纸上妄图消灭一个词时画的黑色圈圈,她却始终没有告诉我,她只是说,当她走完了所有的路,当世界能够像一个故事一样摊开在她面前的时候,她就会有把情节变成结尾的勇气。
说这话的时候,我和她一起在路上走。我在寻找我的宝藏,也问过她关于宝藏的事情。她问我,什么样的叫做宝藏?我说,是要一直寻找和渴望的、万万不能失去的、最为宝贵的东西,像秘密一样只能属于你一个人的东西。她拿了一张纸,用蜡笔画出地球,然后在上面描绘路线。
这是藏宝图?
不是,这就是我的宝藏,一条直到生命尽头的路。
然而你的开头却是源于恐惧。
不是恐惧……是渴望。或者,它们本就源于一体。宝藏不是你最害怕失去的东西么?
她微笑着和我一起看向地平线,那里正是黎明出现的地方。我们即将动身,尽管自己的世界和自己之外的世界,也许永远存在隔膜。但小A会一直向隔膜消失的地方走去。
我就是这样从小A的梦里醒来。然后又走向下一个梦。也许在纸上,也许在睡眠里,也许仅仅是回忆里的一段走神。你知道的,那是我用来渴望和逃脱恐惧的方式。一直、一直、一直,直到生命尽头,不能停留。
12 有用
2 没用
奥兹.宝藏 奥兹.宝藏 7.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奥兹.宝藏的更多书评

推荐奥兹.宝藏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