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一切如你所愿

李修竹
2009-09-29 看过
勇于将自身的经历作为写作素材,并对其进行毫不留情地剖析的作者,始终会受到我的敬重。

“在我年纪还小,那时候阅历不深,父亲曾教导我说,我到今天还念念不忘。
‘每当你想要批评别人的时候,’他对我说,‘你应该记住,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过你那些优越条件。’”

当黛西猛地把头埋到名贵的衣服里时——那些五颜六色的薄麻布衬衫、细法兰绒衬衫、厚绸衬衫,她难过得嚎啕大哭:“这些衬衫那么美,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美的衬衫”。我们的盖茨比依然停留在美梦成真的幻想之中。他长年朝思暮想、梦寐以求地钟爱着的女神如今来到了他美丽的城堡里,并为眼前的一切感到欣喜若狂。他再也无法考虑更多事情了。

“我走上去告辞的时候,看到那种惶惑的申请又出现在盖茨比的脸上,似乎他有点怀疑他目前幸福的性质。几乎五年了!那天下午肯定有过一些时候,黛西远不如他的梦想——并不是由于她本人的过错,而是因为他的幻梦拥有巨大的活力。他的幻梦超越了她,超越了一切。他用一种创造性的热情投入这个幻梦,不断地添枝加叶,用飘来的每一根绚烂的羽毛加以缀饰。再多的活力或激情都不及一个人阴凄凄的心里上所能聚集的情思。”

也许自打这个瘦弱单薄而惶恐不安的年轻军官不得不离开他爱上的女子时,他的一切所见所闻所感都被一种鲜活的想象编织起来,用以塑造心中的完美女神形象。而现实无疑不断朝着与它背离的方向发展,尽管相遇之时,黛西看上去仿佛清纯宛若当初。

“‘你的妻子不爱你,’盖茨比说,‘她从来就没有爱过你。她爱我’
‘你一定是疯了!’汤姆脱口喊道。
盖茨比猛地站了起来,激动异常。
‘她从来没有爱过你,你听到了吗?’他喊道。‘她和你结了婚,只是因为我穷,她等我等得厌烦了。那是一个大错误,但是她心里除了我以外从来没有爱过任何人!’
……
可是她要点烟时手却在发抖。忽然她把点着的火柴和香烟都扔到地毯上。
‘啊,你的要求太过份了!’她对盖茨比喊道。‘现在我爱你——难道这还不够吗?以前的事我没有办法挽回。’她无可奈何地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我曾一度爱过他——可是我也爱过你。’
盖茨比的眼睛张开又闭上。
‘你也曾爱过我?’他重复道。
‘连这个都是谎话’,汤姆恶狠狠地说。‘她压根儿不知道你还活着。要知道,我和黛西之间有很多事你永远也无法知道的,我们俩永远也不会忘记’”

黛西犹豫了,她开始不再愿意承认盖茨比的努力。她对他依旧存有好感,却不想因此离开汤姆——与前者一起去追寻所谓的“年轻时的梦想”。而正是汤姆这句“我和黛西之间有很多事你永远也无法知道的”深深刺痛了盖茨比,事实上这时他亦开始反思自己多年来的努力,究竟所求的是什么。

“他闷闷不乐地坐了下来。。
‘当然她也许爱过他一阵儿,在他们刚刚结婚的时候——就在那时也更加爱我,你能明白吗?’
突然间他说出了一句很奇怪的话。
‘不管怎样,’他说,‘这只是个人的事。’
你如何理解这句话呢,除非猜测他在对这件事的看法中有一种无法估量的强烈感情?”

盖茨比终于让步了,他明白(或者先前只是不愿承认)多年来推动着自己去追寻眼前这一切的力量源自自己内心深处强烈的情感——而并不是像先前想象的那样,是由另一个人所赋予的。而事实上后者早已将他忘得一干二净,只留存一点偶尔的、怜悯的回忆。

“铁轨转了一个弯,现在是背着太阳走,西沉的太阳光芒四射,似乎为这个慢慢逝去的、她曾经生活过的城市祝福。他绝望地伸出手去,仿佛是想抓住一缕轻烟,从那个因为她而使他认为是最可爱的地方留下一块碎片。但是在他模糊的泪眼前面一切都跑得太快了,他知道他已经失去了其中的那一部分,最新鲜最美好的部分永远地失去了。”

即使如此,盖茨比也甘愿在夜里望着黛西房间的窗户,守候到她上床睡觉。尽管房间里的两人正在密谋将车祸栽赃于他。汤姆的情妇已死,黛西不再心存妒嫉,从此她将继续“一如既往”地爱着汤姆。至于盖茨比——这个给他们带来了那么多麻烦与恐慌的、愚蠢地执著着的富有商人,就以他为过去的混乱殉葬吧。

梦想既已破灭,一个人孤独地走下去便失去了意义。盖茨比多年来奋力想挣脱这个混浊、乌烟瘴气、物欲横流的浮华都市,却不由自主地深陷其中,用一些不堪的手段试图去实现他那了不起的梦想。他最后已然不是死于为恋人承担过错的爱情,而是死于无边无际的绝望。

“只要我们继续逆水行舟,奋力向前,就会被不断地推向历史,推入过去。”
逃离,是否本身就是个错误、是个任由美丽幻觉堆砌出来的彼岸童话?


李修竹
09.9.29 晚
3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了不起的盖茨比的更多书评

推荐了不起的盖茨比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