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时代的友情大抵都和吃有关。

伯爵
2009-09-29 看过
《匆匆那年》,以前有个朋友推荐我看,说觉得我很像方茴。有一个下午,在朋友家看到这本书,蜷在沙发上一直看到半夜。想起了我的少年时候。

总觉得作者是五中的,呵呵。因为提到了宝隆。而且我和她,和方茴、陈寻、赵烨、乔燃是同一届的,赶上了国庆练队,北约轰炸大使馆,911……
还有放学取车啊,中午的小饭桌,篮球联赛啊什么的,想起来就经不住地微笑。

想起了我最美好的高中时光,总有一幅画面在我面前。我穿着蓝上衣,白裤子;康小宝穿着白上衣,蓝裤子;杭穿着蓝上衣,蓝裤子,我们一起在接近黄昏的操场边,并排走着,小宝开心的说:看,咱们穿的多有默契!

那一天,康小宝非要我和杭等他送女朋友回家,号称回学校会带我们去蹭饭。在我们等得要抓狂的时候他回来了,我们仨就这样异常潇洒地去食堂蹭饭了。

到了食堂才发现就是温同学一个人,打了一份饭在吃。在他诧异的眼光中,我们三个围坐下,小宝挥斥方遒地招呼着:快吃吧吃吧,别客气!旋即就在温同学的饭盘里,风卷残云。温同学停箸不语。再怎么也不能四双筷子一盘饭啊,我和杭面面相觑,两个人都在桌子底下拼命踩康小宝的脚,而他居然一直没有停下他狂乱飞舞的筷子。还时不时招呼一句,快吃呀,别凉了。

学生时代的友情大抵都和吃有关。
高二我便去了文科班,可是三个人还是常常一起混吃混喝,小宝分明在我17岁生日贺信上写着:最令我不满的是,你来找杭的时间 nLYH>nKW……

是这样的,因为小宝总是主动就跑过来了。小宝常常要在课间加餐的时候,到9班来分我和阿四的肉饼,有时候中午吃饭的时候也会来。因为他在长身体的时候把饭钱省下来泡妞。那时候食堂肉卷5毛钱一个,肉饼1块。虽然我都不爱吃,可是每天还是习惯性的去买一个回来。

十八岁生日我过得不开心,他们就陪我去吃西单明珠后面小铺吃包子。三碗馄饨,我和杭都不吃葱,就同时把葱和香菜都舀到小宝碗里,小宝吃得特别香。

那时候杭特腼腆,吃饭不喜欢别人看着,所以通常都是我和小宝对着坐,他坐在小宝旁边。我和小宝吃饭快,吃完了必须忍住不去关注正闷头苦吃的杭的进度,不然他的速度又要降低。

记得有一次,买了两杯饮料,小宝突然把他那杯推给杭,很开心跑去拿了两根吸管,插在我的饮料里,说,这样像不像情侣啊?他得意的笑着,我纵容的笑着,杭在一边闷头苦吃。

大学的时候,我去了四川,小宝去了香港,杭留在北京。假期,他们来看我,三个人还是并排走着,康小宝又突然high了,说,咱们手挽手走吧!
最后情况是,两个人驾着身高落差20厘米以上的我,跟磁悬浮似的,脚基本沾不着地。这时前面出现一个电线杆,杭跟小宝说,你走左边,我走右边……
那一年冬天的风特别的大,可是两边各堵着一个穿着浮肿冬衣的庞然大物,很温暖,也很安心。

放暑假的时候,我们仨中午去一个国营的叫什么食堂之类的地方,吃着聊着,服务员就来结帐了,结完帐就扫地了,扫完地就关灯了。我们无奈的溜达到马甸公园,坐在长椅上,懒洋洋晒着太阳,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看着远处一群老太太练功,拼命猜测广播里说的是什么内容,度过了一个闲适得有点奢侈的下午。

后来,我和康都回到北京上班,我们约吃饭,小宝非要约在他追求的女生家楼下,为了沾沾仙气?吃完了我们又跑到公主坟街心公园的长椅上坐着聊天,成年儿童康小宝像KK一样窜来窜去,甚至爬到椅子上站着去了。后来他懒洋洋的靠在椅子上,指着前面的空地说:等咱们都结婚了,还像这样坐在公园长椅上,孩子们就在前面打架,咱也不管,就吆喝两声就行。
散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他们送我去坐车,舍不得走,就又站在马路边说话。小宝突然发现地上有一块钱纸币,立即跳过去大脚踩住,然后神情凝重的望着我们:杭,你捡吧。……要不,小非,你捡?……我?我不捡,我有钱。

小宝就是这样。想起高中社会实践那天早上,和小宝约好了一起去学校,很难得居然还有时间一起去新街口永和大王吃早餐。吃完后还剩一大碗豆浆,小宝突然节约起来,非要灌到瓶子里带走。我反对,他就自己手忙脚乱弄半天,洒的比灌进去的多多了,我叹口气,只好用汤勺一点一点舀进瓶子里去,小宝就那么笑嘻嘻地望着我,后来把他的宝贝豆浆瓶夹在自行车后座,我们飞车狂奔,结果还是迟到了。

小宝是一个家庭观念很重的孩子。
有一次和小宝去吃吉野家,隔壁的长桌上坐了一家人,小宝突然很开心的往旁边挪过去,挨着人家坐,说:看,像不像一大家子一起吃饭?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儿子,他指指自己,女儿,他指指我。

那天小宝有急事,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的一大碗饭吃得像刚洗完碗一样干净,然后张着大眼睛无辜地望着我吃,很善良地说:不着急,你慢点吃。

很多年后,小宝上班了,外企白领了,还是请我吃吉野家,他很高兴的给自己买了两个中碗,一个牛肉一个鸡肉,我问他,不是有双拼么?他说,这样更吃得饱。吃着吃着又吃到我碗里来了。那一刻,我很确信,有些东西一辈子也不会变了。

杭呢,比较酷,没有小宝大情大性这么可爱。
记得高三冬天谈恋爱不顺,有一个下雪天,温同学送我去公车站,走在校门口看见杭和青儿在一起。擦身而过的瞬间,我低声对杭说,待会儿回学校等我…… 后来我们就各自完成送与被送的任务,又偷偷转回学校接上了头,然后一起去了西四那家肯德基。

我们并排坐在二楼的窗边,一边吃汉堡薯条,一边看着雪。那一刻,我突然觉得很多天来的郁闷心绪都烟消云散了,蓦的,阳光把每一片雪花镀成了碎金……

大学毕业我就工作了,杭坚持读研,仍然是个穷学生。有一次陪我逛到当代商场顶层,我说,杭,快,请我吃饭!杭把兜里的钱都翻出来,毫不犹豫地说:行!,我只带了17块钱,留两块钱给我坐车回家就行。
虽然当时我带了很多钱,但是仍然愉快地拉着他去给我买了一碗馄饨,他买了一份宫爆鸡丁盖饭。馄饨很好吃,我吃完了又去杭的盘子里寻觅感兴趣的零碎。我们一边吃一边看姑娘,他觉得那个白白的像面团一样的好看,我觉得那个眼影冰蓝的漂亮。

我和杭,就是这种朋友,不在于他用仅有的17元请我吃饭,而是当他把所有的钱都摊出来,我仍然毫不客气的吃了,并且吃得很愉快。

我现在的理想是,等我们以后都变得超有钱超有钱的时候,还是像这样,找个摊儿吃三碗馄饨。不先跟老板说好不放葱,等馄饨上来了,我和杭再一齐挑到康小宝碗里去,让他吃得更香一点。

当然,这个愿望的核心不在于葱,而在于我们首先都要很有钱很有钱。
杭,小宝,与君共勉。
6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0条

查看全部10条回复·打开App

匆匆那年(上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匆匆那年(上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