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松些,乖乖。

ich
2009-09-28 看过
2009-9-25日从隆福寺三联书店购得此书。是那一排的最后一本。带着塑封,没有打开,买的时候有点义无反顾。
当日开始阅读。9-28日上午读完。

阅读这本书是一次愉快的经历,我相信如果有时间,我会一口气把它读完。毕竟它只有130千字。这在以前,属于我和鱼的时光里,只是一个晚上的工作量而已。然而现在,不一样了。新学期,每天都要规律的生活,早起,赶班车,上课,排队打饭……虽然在生理上还有抵触,但在心理上,我接受这样的生活方式。而,用这本书来作为研究生生活的开始,在我看来,意义重大。

这本书讲述1949年8月份,伍德斯托克音乐节诞生的故事。
用袁越的话来说就是“……伍德斯托克音乐节仍然是历史上最著名的一次音乐节。从此以后,整整一代人就又多了一个共同的称号:‘伍德斯托克一代’。”这句话出现在本书末尾的《伍德斯托克野史》一文中。
任何一部美国正史中所记载的伍德斯托克,是1969年8月15—17日在美国纽约州伍德斯托克小镇附近一个名叫白湖的地方举办的以“和平与音乐”为口号的摇滚音乐节。据统计,它吸引了大约50万嬉皮士参加,被公认为是美国1960年代嬉皮士运动的最具代表性的事件。
这本书的作者,是当年把白湖推销给麦克•朗的提伯。这次成功的推销,救了麦克,救了伍德斯托克,救了白湖,更是救了提伯自己。在整个充满困难的制造音乐节的道路上,提伯不仅顺利的做成了这件事,尽到了自己的义务和责任,更重要的是,筹办音乐节的整个过程让他找到了自己的身份认同。是的,他是一个不容于社会的男同性恋。从某种角度说,六十年代美国男同性恋生活的描写无疑增加了眼球吸引率,而且书中的这一部分内容也圆满的到达了吸引眼球的质量。从少年时期的电影院被猥亵经历到成年后一次次光顾各种同性恋、虐恋酒吧;好莱坞白天风光无限的大明星在夜晚摘下面具后居然成了嗑药到任由一群男人把玩的冻肉;充满魅力的异装癖男爵和如精神导师一般的法国女同吉儿……这些都让我读得津津有味。

对亲情伦理的描绘尖锐到让我不时有刺痛的感觉:“P60无数次,我真想掉转车头,忘掉我还认识那两个笨蛋,他们以破坏他们和我的生活为乐。有时候我想把他们两个都掐死。但是我继续朝16号出口开去,尽管脸上流淌着泪水。”然而就是这样的刺痛才能够煽起结尾父母去世时的情分。所以,难怪李安会看上这个故事。这故事包含了一切他喜爱的因素:家庭伦理,同性恋。而且在叙事上有深入浅出的功力。虽然现在看来在北美的票房还不甚理想,但,我还是无比期待。就怕先入为主。

一个月前开始,也就是八月份,大大小小的报刊杂志便开始作关于纪念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的各种报道。我有幸在《城市画报》和《明日风尚》以及《新京报》中都读到了相关的内容。杂志报刊,泛泛的浏览之后便只剩模糊的印象,然而,恰是这种模糊的斑斓,嬉皮士精神所披的外衣一度迷醉了没有立场的我。
4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制造伍德斯托克的更多书评

推荐制造伍德斯托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