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辈的旗帜

苏樱
2009-09-28 看过
  《一个女人的史诗》。看这本书,能说什么呢?说什么好呢?与原来不同,看了一段,就不免要掩卷叹息感慨,严歌苓啊严歌苓。
  赖声川的相声剧里说的,人的一生,有许多善缘,也有许多孽缘。那么,田苏菲的一生,与欧阳萸,与都汉,是善缘还是孽缘?
  每一个女人的一生都是一部史诗,不论是什么年代,无论她这一生是轰轰烈烈星光灿烂,还是平凡素朴云淡风清,都不能改变这一唱三叹的性质。女人的一生的史诗气质,其实不在风起云涌惊涛拍岸,只要细细密密绵里藏针般的日子,在如田苏菲一般的少女如诗如歌的天真幻想中,在灶头前锅铲边的柴米味烟火气中,在红颜变白发的每一天,感受爱、错失、追惜、痛苦,褪去的是颜色,凝固的是人生的百般况味。
  田苏菲的年代是革命的年代,而这革命,竟只是人生的黑白底色,放在任何一个年代,田苏菲的爱恨人生都是色彩斑斓的。
  当城市平民的女儿褚琴面对从山沟沟里一杆老枪打出天下的革命大老粗石光荣与文工团小资文艺男青年谢枫,她会如何选择?人生就是选择。《激情燃烧的岁月》里,在纷纷扰扰的乱世,褚琴与石光荣度过了争争吵吵却又波澜不惊的一生,你能说她的幸或不幸?田苏菲面临是同样的选择,如果嫁了都汉,那就是另一个版本的《激情燃烧的岁月》的故事了。(有趣的是,今天在百度上发现,电视剧里演都汉的,正是孙海英。)而其实,当枪杆子遇上小布尔乔亚,用脚指头想,也知道纤弱的后者,在散发着强烈雄性荷尔蒙的前者的面前,是多么的不堪一击。这个,毛爷爷早有论述,勿用赘言。
  而田苏菲呢?年轻气盛的她,加上一点命运,轻易“躲”过了都汉的手掌心,纵身一跃,投入到文艺男欧阳萸的怀抱,那清瘦白晰的、文艺腔的、清高傲气的青年。那一刻,就算是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她也是心甘情愿的。
  爱到飞蛾扑火,是种堕落。天后王菲早就这样唱过了。可是人都有年轻的时候,年轻就自以为是,就全凭意气行事,“人搀着不走,鬼搀着直转。”许多年以后,历经人生的田苏菲才知道,最爱自己的是都汉,无论她是明眸皓齿的小姑娘,还是痴肥壮实的中年妇女。他本可给她最安稳的人生,但那最后的一线爱,也就在都汉轻轻揉着她的手那一刻了,假如,假如流水能回头,那一时间,她的心中是否有悔意?
  人最难的是清楚的认识自己。《印度墨》里,刘印子何尝不从心底羡慕大学生裕进的家世背景,那是朗朗乾坤清平世界,但她知道自己,她与洪钜坤其实才是一对,一对粗人,倒不用伪装矫饰。田苏菲却不明白,一心向着欧阳萸的那个世界,那个她其实不了解的世界。
  这样想来,人生早有定数。正如李大美女嫁到许世子,与周大美女跟了倪公子,真是绝配。李大美女若跟了倪公子,思想上矮一头,势必很辛苦,而周大美女却是孙百合式飘飘欲仙的人,两人要的是精神交流,生儿育女那都不是仙女所为的事。
  书看到最后,恍然觉得那是严歌苓父母的故事,清高脱俗的欧阳雪,是不是有她自己的影子呢?她与母亲,小菲与母亲,那里有母女之间的纠结,两个女人的战争。而当她老了时,再看自己的母亲,那市侩与粗俗,竟是一家人生存的源头。
  平凡生活中,哪里有父辈的旗帜?欧阳萸类的清谈并不适合乱世里的生存哲学,男人易折,遇上一星半点的不顺,竟会早早粉碎。惟有母辈的坚韧旗帜,才是生活的本源。
  
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一个女人的史诗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个女人的史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