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凑

庞二哥
2009-09-28 看过
看蔡骏的书,会联想到另外两个人,两个同样的文艺圈的人,只不过他们来自两个不同的领域,来自两个不同于蔡骏的领域。这两个人,一个是王晶,一个是花儿乐队。
忽然意识到自己这段话已经有了问题,因为花儿乐队“不是人”,而是好几个人,但是既然他们在他们的领域里是以一个整体出现的,他们的作品也就带着同样的思想,于是看成是同一个人也无可厚非。
花儿乐队来自音乐领域,他们的音乐非常热闹,也很通俗,曾经拥有一大批青少年歌迷。然而他们的歌却是拼凑了太多的元素,他们的代表作《喜刷刷》更是被指抄袭——GJM。“花儿”开得快,败得也快。
而王晶来自于电影界,他的电影同样热闹,从头到尾没有冷场,极具商业气质。而王晶最大的手段就是拼凑桥段,《英雄本色》火了我就直接复制《英雄本色》的桥段,《无间道》火了我更是毫不手软地拿来《无间道》的模式为我所用。所以王晶虽然不是电影界最有才的人,但他一定是最有财的家伙。当然,王晶的电影受众也主要以青少年居多。
王晶、花儿乐队,和蔡骏风马牛不相及,为什么我会在读蔡骏的时候想到他们?理由我想不难找到,蔡骏的小说同样热闹,从头到尾都没有冷场,就如花儿的歌、就如王晶的电影。而蔡骏的热闹同样来自于他的拼凑,一如王晶的电影、一如花儿的歌。
《复活夜》是《人间》的第二部,虽然我没看过第一部,但我也能从蔡骏的反反复复地反复中看到一些端倪。单看这第二部,蔡骏用到的那些热闹元素我也好像都可以找到出处:此书的核心部分是主人公“我”从昏迷中醒来失去记忆,于是他在不断地询问“我是谁”,这个情节被很多评论家吹捧为“很哲学”,我真是不知道这些评论家是不是真的没有学过哲学,还是他们少见。事实上,本人在很多年以前就看过类似的小说,记得那篇小说是个中篇,也是以第一人称叙述,“我”醒来就不知道自己是谁,后来得到了一个女孩的爱情——蔡骏这部小说不也是这样设计的吗——最后“我”知道自己是个杀人犯。我忘了小说的名字和作者,只记得是在一本不是很出名的文学刊物上看到的。
至于蔡骏这部小说的第二个看点——读心术,则更是被用滥了的桥段,最近很热的电影《暮光之城》里的吸血鬼就会读心术,而且该电影中的读心术对情节有一定的推动作用,也非常巧妙地展开了人物关系——会读心术的吸血鬼,偏偏读不出自己心爱女人的心,原因是他爱她。电影界有一个观点:桥段不是不可以用,甚至桥段是回避不了的。那么到蔡骏这里也是一样,你可以用桥段,但你得用得好。我非常遗憾的是,蔡骏给人物的“特权”读心术对人物并没有什么帮助,它的作用只相当于电影的画外音。换句话说,那不是高能的或古英雄的读心术,而是蔡骏向读者交待情节的一个手段而已。
越狱。我不知道蔡骏为什么要写越狱,这实在是太不聪明的做法。在那么多的越狱经典当中,你如何能越得出去?不说别的,人家美国的《越狱》电视剧都快出第三百五十六季了,你还跟着凑什么热闹?还利用什么桥段呢?当然,如果你越得好还可以,但是蔡骏的越狱没有丝毫的新鲜之处——哦不对,有个“掘墓人”,但是这个掘墓人起了什么作用了呢?除了是一个符号之外没有任何亮点可言。
所以,整部书看下来,似乎只有那句被作者自己标明“本人原创”的“读心者反被人读”没有见过之外,其他的似乎都是“似曾相识雁归来”。
除了这些用滥了的桥段,蔡骏推动情节似乎只有一个办法——杀人。这部《复活夜》死的人比《基督山伯爵》和《肖申克的救赎》加起来还多,嗯,倒是很像古龙或倪匡很像。小说的所有情节似乎都靠死人来推动,有的时候不需要推动情节蔡骏也喜欢“杀人”,真是不知道为什么。
至于推翻所多玛总统的那段情节,简直就是儿戏——也难怪青少年喜欢。
至于小说的语言更没啥可说的,都是在玩文字游戏。在这里我倒是很想给蔡骏一个建议:写下本书的时候,咱不用电脑行吗?如果你像贾大爷一样用手写,那么你的语言会精湛得多。
当然,前提是蔡骏本人想做哪一种作家,如果是斯蒂芬·金,那么最好还是收敛点、沉着点;反之,如果只是想做一个文学界的王晶,那么就这样写下去吧。
1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人间(中卷)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间(中卷)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