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本

柳月珩
2009-09-27 看过
IWGP依旧是IWGP。。
最初的时候追着长濑智也去看了IWGP的真人版。金毛的崇崇,跳舞的真一,甚至那句让人雷得外焦里嫩的——好像性格男星陈道明唷——也都如同昨日重现一般。
makoto。这个被称为池袋区排名第一最优最受女性爱戴男子的二十五岁半待业青年,整天不出门时就在水果店里擦擦苹果理理香蕉,等待醉酒男子经过,然后卖他一颗三千元的哈密瓜。当然,经常过路的不是醉汉,不是痴汉,不是宅男,而是欲求不满的片儿警阿部サダヲ君,又或者是半耷拉着嘴的少管课吉冈刑事。更多的时候,总是CASE主角在他家的那逼仄的小巷门口,在他家那狭窄的真岛水果店店面门前徘徊。

所以才有了makoto长濑君那颀长的身影穿梭在池袋大街小巷的那一帧帧镜头。
就如同贵公子 ishida ira 自己描写的一样:本来是池袋的小太保,结果却变成了池袋传奇。没有makoto解决不了的事情,makoto是黑白两道通吃的业余专栏写手。

等到看完了宫藤官九郎的池袋系列以及SP才开始追正作的我,是不是有些本末倒置的韵味?
一口气从一看到五,一共追了两年多。看着书脊上翻译君的名字有千日变成了千太阳,莫名其妙之余却又莞尔。
在感叹时光荏苒的时节里同时也好奇:为什么崇崇诚诚永远不会老?
宫藤在最后一部SP当中说到makoto搬家,虽然只是从池袋西口搬到了池袋东口,可他却也从水果行二世祖变成了意面馆的店长——这是既崇崇改行卖拉面之后的又一转变。电视剧里的人们都已老去,makoto仰天大喊:“我今年也二十五岁了。” 看到这里不免感伤。

在ishida 的故事里,诚诚永远停留在二十五左右的的时节里,那几年的夏天,有个孩子溺死(水中之眼《计数器少年》),那几年的夏末有仲夏夜狂欢(仲夏夜狂欢《骨音》,那一年的八月底风靡池袋的是Nikkie Z(玩具杀手《反自杀俱乐部》)那一年或者那些年,在我这个三维时空里过去了好多年了。
你看你看,长濑都已经是三十岁大叔了,圭冢洋介似乎隐退又复出,山P从清纯小友长成了莽壮小哥。一切都在变化,包括等书的两年之间,我从18岁变成了20岁,顺利达成了奔二到奔三的飞跃。从大一到大三,最终还是决定走向考研的坟墓。人人都成长了,ishida ira却如一反常态一般依旧穿着宽大的衣服,迈着轻松地步伐,用makoto的视线为我们介绍着池袋青年们的欢乐苦楚。
青春总是一代人的记忆,每当即将过去才会使人群中爆发一阵名为同感的感冒症状。
可当怀旧结束了之后,剩下的又只有落伍了。

ishida ira 不能说是一个落伍的作家,只是又是一个十年过去了,为什么我还是没有见到能令我酣然入迷的场景再度出现呢?
倘若池袋总是充斥了软毒品,酒精,援交,黑道,是否这就必定是池袋的真正面目呢?

虽然觉得视觉疲劳,但依然会把一个系列读完的妇女上。
4 有用
1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0条

查看全部10条回复·打开App

反自杀俱乐部的更多书评

推荐反自杀俱乐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