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弄玄虚的“华丽盛典”——《黑死馆杀人事件》读后(完全透底,未读慎入)

钱塘烟雨
2009-09-27 看过
       首先感谢新星出版社,让我终于读到了号称“日本四大推理奇书之一”的《黑死馆杀人事件》。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事情被称做“两后悔——不尝试,后悔;尝试了,更后悔。”感谢新星出版社,让我从后悔的第一阶段升级到了第二阶段,这个阶段的好处就是虽然后悔,但是遗憾也随着我买书的那30大元随风而逝了。
  作为一个看了十年推理小说的“资深读者”,要不是经受了从柯南道尔爷爷到阿加莎奶奶,从横沟正史先生到高罗佩大师,再从奎因到狄克森卡尔等等一干牛人的洗礼,我也会怀疑自己的智商——“号称四大奇书之一的《黑死馆》,咋就这样呢?”
  尽管如此,俺还是首先在豆瓣上找到了一大群同路人之后,才鼓足勇气喊出一句:“这皇帝根本没穿衣服嘛!”
  
  我得承认,我是冲着自己买书的那30大元才把本书看完的。不过,看到后面越看越快——为了这30大元浪费那么多脑细胞,把自己彻底搞晕掉,不值。
  
  我首先是被小说中无所不在的“炫学”给搞晕掉的。小栗虫太郎老大你牛,你啥都知道,俺们都服你,这总行了吧?干吗非要把您知道的那些都加到这个推理小说里来啊?那些东西跟故事有关吗?凑字数骗稿费啊?
  本书的序言里赫然写着“小栗虫太郎的作品以大量知识堆砌的炫学的成分著称,但炫学的大部分内容都与诡计设计、凶案过程以及推理解答密切相关,那些复杂难解、光怪陆离的反推理成分,都被完全本格的主线运用着,这是《姑获鸟之夏》和《玫瑰之名》所完全不具备的特点。”
  ——真的吗?!
  我看到什么水星金星绕日轨道那里就晕掉了——不就是推地毯,制造自杀假象(下面还会说到,这个迷题似乎很成问题)嘛!犯得着把什么水星轨道给炫出来吗?我理解的炫学,是介绍对破案有帮助的知识,是为了通过介绍知识让读者弄懂案情的炫学。很遗憾,小栗的目的正好相反,他是想把俺们搞晕。
  又比如,那张画着六幅杀人图的纸,伟大的法水侦探相信它不全,还有另外半张,理由是古埃及的文字里有刀形的。且不说世界上的文字千千万,为什么那么多不是刀形的文字跟这张纸就没关,只有刀形文字跟它有关,(这样东拉西扯牵强附会的联想,在本书里简直多得数不胜数,)单说这个不全——不全就不全呗,扯上什么爱因斯坦的宇宙镜像干什么啊?
  所以看到后来,只要法水一开始东拉西扯,俺就直接跳过。
  
  第二个把我搞晕的是迷题和解密。对于本格推理来说,迷题和解密比什么都重要,(起码比炫学重要吧?)可是本书的迷题和解密怎么样呢?
  法水在解密方面犯了大量的错误,当然这不是本书的纰漏,这是长篇推理小说的精华所在,这点常识俺还是有的。但是法水做出“正确判断”的那些呢?那个什么用线在锁孔里外绕来绕去的迷题,反正我用根绳子比划了半小时,没搞懂;再比如上面说到的,法水忽悠人家老管家,说人家用轮椅推地毯杀人的事情,我用床单做实验又搞了半小时,翻来覆去,就差在床上翻筋斗了,根本就没看出来可怜的算哲干啥要被地毯整出个“条件反射”来。
  当然,俺这俩迷题搞了一小时没搞懂之后,首先是质疑自己的智商。不过后来我上豆瓣去看了,那些读者也没一个搞懂的。因此我断定,书里面那个听到法水这么一解释,就敬佩得五体投地的熊城探长及其同事之流,要不是智商达到250的超人,就是一些智商低于50的废物,硬是看到了皇帝穿着笨人看不到的衣服。
  法水竟然还说什么,水珠在地毯和地板之间的缝隙里蹦跳奔流,从而改变了地毯绒毛的走向等等,老天啊,难道降失木家的地毯和地板之间隔着半米高啊?
  所以后面的迷题,我也不费劲翻筋斗去折腾了,法水大师,您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后面法水大师的解密,主要是靠猜字。其仪轨简述如下:首先是法水大师挨个叫人,然后旁征博引东拉西扯说些莫名其妙的话,那些被他找的人呢,一个个都学富五车兼思维混乱,回答的也是旁征博引东拉西扯莫名其妙的话。然后,法水大师开始破字谜,什么张三哪个字拼写错了,这说明什么什么;然后李四哪句话用词颠倒了,这说明什么什么。得,破案完全变成测字了。我越看越觉得,法水麟太郎应该改名叫法师麟太郎。
  
  第三个把我搞晕的是语言和翻译。
  刚看这本书的时候,我第一个大骂的不是小栗,而是那个翻译林敏生,那翻译得叫什么啊?!
  可是转念一想,不对啊,《脑髓地狱》也是林敏生翻译的,怎么看《脑髓》俺就没想骂人呢?
  其实说良心话,林敏生赚这点翻译稿费也怪不容易的,那个小栗本来就不想让故事中的人说人话。什么话都是拐弯抹角旁征博引地说,比莎士比亚还莎士比亚。法水大师这么说话还能理解,谁让他装相呢!可是,后来连支仓、熊城他们也这么说,这就免不了让人骂娘了。
  这么搞的结果,把译者林敏生也给搞晕菜了,把硫化汞注解成硫化银,还出现了什么“共鸣钟”之类神奇的东东......
  
  最后一个把我搞晕倒的是犯罪动机的问题。
  俺明白,犯罪动机是社会派的命根子,对于本格来讲不重要。但是,不重要不等于一点都不要吧!这伸子的犯罪动机也太简单些了吧?因为她爹(她爹也够莫名其妙的,不仅莫名其妙地那么有钱,还莫名其妙地为了研究,用别人的儿子换走了自己的女儿,也不知道这对研究有个球用)没给她女儿的名分,变成了“嗜血的妖妇”。如果说她因此把那四个夺走她宠爱的外国人,以及养子旗太郎给杀了还情有可原,可是,那个驼背管家招她惹她了?顺便说一句,伸子能有那么大的力气把驼背搞成那德行吗?类似的,还有那穿过人头发把人钉到墙上的神乎其神的箭法……
  
  总而言之,为了不浪费自己的30大元,俺才看完了《黑死馆》。之后,突然联想到此前看到一个宣传本书的由头:据说本书发表之后在全日本引起了轰动,二战期间,几乎所有的日军军官都是人手一册《黑死馆》,有空就点灯熬油地学习。
  这时我才恍然大悟,怪不得二战期间皇军总打糊涂仗、冤枉仗、窝囊仗。看来本书为当年的反法西斯战争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啊!
  
  好了,我的牢骚基本发完了,欢迎探讨。当然,也少不了有人会跳出来说“你智商低,根本看不懂人家的精彩之处”、“怎么别人都说好,就你看不懂”之类的话。这样的话我也欢迎,不过恕在下迟钝,还是麻烦您把我前面提的那么多俺看不懂的地方给说明说明,在下先行谢过了。
174 有用
1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2条

查看全部62条回复·打开App

黑死馆杀人事件的更多书评

推荐黑死馆杀人事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