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所不及的探试

倍魄
2009-09-27 看过
如果弗洛姆是茫然的,那么他的读者会更加茫然。弗洛姆的勇敢在于挑起医治社会的责任,这种庞大的任务是弗洛依德公开承认“望而怯步”的。

但是,弗洛姆并没有足够的力量找到如此的路径。这一点,从他这本《健全的社会》的章节的标题上就可以管窥——要么是问句,更多是名词或名词词组,没有一星半点确定无疑的陈述句。

确实,除了抱怨(因为没有像样的结论,所以,是“抱怨”而不是“批判”)和对人的异化的不满,除了信仰一种近乎“神圣化的自由”,弗洛姆更像是在与风车大战。

对于“逃避自由”这种精神不健全病症的三种现实解决方案,极权主义让弗洛姆痛恨,超资本主义让弗洛姆厌弃,而社会主义的现实又令弗洛姆失望。但弗洛姆并未提出更多的洞见,只在本书的尾章介绍了法国的工团,这对于1955年的弗洛姆来说似乎是其信仰上的一种救援。

在我看来,弗洛姆的困境在于两个方面:
一是他把自由的价值抬到不切实际的高度,使之成为另一种意义上的乌托邦。其实,“自由”在哲学上不具有本体资格,只有在与需求的“压迫”相对时,“自由”才获得了它的意味。与其讨论虚幻的自由,不如讨论人的各种需求的满足,这是马斯洛的理论更有意义和实效的根本所在;
二是人道主义未必就是个体至上的自由主义。既然谁也不能取消人的社会性,那么,个人与家庭、社团、企业、社会和国家就必然存在利益与目的的冲突,如果每个人都以自身的利益或者所谓“自由”的最大化为目标,那么,人类社会是无法组织起来的。更何况,情感、归属乃至牺牲和献祭都是人的需要本能,这些本能本身就意味着某种“自由”的放弃。

诚如本书末所附的1991年伦敦增订版导言(大卫·英格莱比)中所提到的:对于心理分析学家来说,他过于“社会学”了;而对于社会学家来说,他又过于“实在论者”了;对于马克思主义者来说,他太“唯意志主义”了;而对于神学家来说,他又太“人文主义”了。

弗洛姆提出了问题,并努力要给出答案。但只能说,他的努力比他的回答更加令人印象深刻。(倍魄)
23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健全的社会的更多书评

推荐健全的社会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