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这一辈子

晃悠
2009-09-26 看过
每个文科生的大学生涯,几乎都是从读季羡林开始。我也不例外。
在我第一次跑到图书馆,面对汗牛充栋时,我首先想到的是读季羡林。第一次捧读的本子,似乎是沈阳某出版社的《耄耋》那几本。据说北大的大一学生,每次见到老人,情绪高亢的学生们都会挤在人群里泪流满面的。这不奇怪,老人的散文确实好读,里面有故事,有素养,称得上大家手笔。这次季羡林的不知道哪个粉丝,把季老一辈子能拿出手的散文都集在这样一本书里,也配得上季老学术界呼风唤雨的身份。可是话说回来,这未免太矫情了。你看这本书里,翻来覆去就那点事。1967年到1970年间,季羡林首先混入了北大派系纠纷,挑起事端,惹得当时掌权的新北大公社头目聂元梓发动手下干将狂批季羡林。就这么一件事,季羡林这本500页的书里,骂了聂三百多页。难为季老还总说自己胸无大志,豁达。豁达的人记一个人的仇能记30多年?季羡林把自己扮演成一个受害者的形象,向年轻不熟悉那段历史的读者诉苦,说要不是自己命大,在吃安眠药自杀之前被人抓走,聂肯定就把他逼死了。其实那段日子里,要整死谁不整死谁,都有精确的控制。季羡林能逃脱被整死的命运,哪是因为他命大,而是上面早有人打了招呼,对他进行了特别处置。也就是“既要批,又要保”,而且聂在1971年考虑到自己在派系斗争中位置很快就岌岌可危了,这才没有下狠手要爷子的命。否则,以季羡林的体格,以他的发表的言论和在北大的位置,他能熬过1960年代后期的疾风暴雨?季羡林至死都没有体悟到这一点,以为自己身体强健,吉人天相。其实,在三十年前,要不是有人暗地里护着,40多年后的他何能以99岁的高龄寿终正寝?
季羡林翻译了一辈子佛教经典,其实对佛教的根本理念毫无头绪。季羡林说:“一切宗教,通过科学的手段来研究,最后都能发现其根本是荒谬的,所以,对宗教研究深入的人根本不会信宗教”从这句话,就可以看出,季羡林搞了一辈子宗教,却连宗教最基本的特征都没弄明白。所谓“科学的手段”是否可靠,本身是存疑的,你用一个存疑的东西去验证一种理论,并且得出这种理论是荒谬的,这本身就是“非科学性”和不负责任的。正如英国一位大主教所说的:正因为宗教荒谬,我才相信。如果信仰不荒谬,那恐怕宗教早就消亡了,我们都成为科学教的教徒。正是因为荒谬,所以才属于人类思索的禁区,能够给上帝存在提供足够的空间。倒是台湾大师南怀瑾论述宗教的特点比较中肯,南怀瑾说:一切宗教,到最后都挂起了一块“禁止参观”的牌子,意思是,你问到这里,就不能再往下问了,再往后属于上帝的花园。你信就得救,不信就不得救。就是这么简单。我理解,所谓禁止参观,在基督教里,就是上帝是否存在,在佛教里,就是因果报应,在伊斯兰教,就是天堂存在。你相信,那就是信仰;你若不信,那就是荒谬。根本不存用科学去论证检验的问题。
简单地说,季羡林太把自己当一回事儿了。他在人生最后几年的文章里,不断说到,幸好多活这么几年,否则肚子里好多珍贵的东西就没法吐出来了。我想说,人类历史上,珍贵而又没有被人吐出来的东西太多了。但是地球照样运转了几十亿年,人类照样从洞穴里走出来,从树上爬下来,直立行走,换牙换骨头,最后走到今天。尤其是中国历史上,被焚毁的书,散失的宝藏还少吗。可是中国不仍旧蓬勃热闹着。季老肚子里的东西确实宝贵,但没有宝贵到你不吐出来全人类就少了点什么不能活的地步。季老未必太高估自己,低估文明的博大精深了。
这是本可以当作小说看的书。不看确实是个遗憾。
可是即便看过,也只一笑而过吧。
4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季羡林自述的更多书评

推荐季羡林自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