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与教材

苏沫
2009-09-26 看过
大多数人不喜欢语文课、语文课本和读本。上高中的时候,我也如此。

红头发的L老师在讲课,大多数时候我们在翻杂志、看小说、写作或者偷偷吃东西。汶川的冬天好像特别长,而我们总是执拗地穿着单薄,寒冷疼得沁到骨子里去了。我们痛恨语文和数学,痛恨每一天包围着我们的关于高考的种种传说与现实。

即使是现在,我也常常因为讨厌充满说教、感情贫瘠的语文课而憎恶自己的职业。

语文到底要学些什么呢?积累大量的常用字,学扎实先秦散文,读背一些古诗词,课外阅读和练笔,真的就很够了。

我们并没有区分好精读和泛读。面对语文教学的现实,我不得不说我们把精读当作泛读,泛读几乎就没有了。

我常常在想,到底要怎么改变语文课学生不喜欢听的现状。可是,想了很久,我觉得我们的路是不是走错了。让每个教师都像名师学习是没有错的,但是并不是每一位教师都能成为名师(大多数教师都不可能成为名师)。

把矛头指向语文教师个人,坚持让大部分人反省,逼着他们走无法成功的道路,这种做法是不是本身就有问题?在现在的教育体制和惯性下,教师从事的自由是很小的。没有自由就很难有主动性。教师也是人。正如学生不是读书的机器,教师也必不能做教书的机器。可惜,我们的入门课——当一个满脑子教改思想的大学毕业生进入教育界时,往往遭到各方面的当头棒喝。各种评比看学生的成绩,家长对教师的信任度看学生的成绩,甚至学生是否接受、喜欢一个老师也看成绩。在短时间内要找到既培养能力又提高成绩的方法还真难。所以,痛苦的反省时期开始了——教育的现实往往首先异化教师。

我仔细地备课,阅读《语文读本》,觉得没有哪篇文章是反人类的、黑暗的、给中学生洗脑的。相反,课本和读本中的大多数篇目选得很经典。但是为什么那么多学生对课本、读本不感兴趣,甚至评价它们是“青少年”毒药?我觉得这和我们死板的讲解方式、机械式的分析是分不开的。同时,现在全国大多数地方用的都是人教版的语文教材,有的地方没有使用这个版本,一省一市的教材也是统一的,而不同地区的学生的社会环境、成长背景有很大区别,统一的教材众口难调。如今考察的方式非常的单一和机械化,并不能对学生“情”和“意”的方面作出判断,如果仔细研究考题,很多解答真的不需要任何的文学素养。

学生往往没有认真读过课文就会对其嗤之以鼻。这大概也并不是什么叛逆的好方式。

我们总是让学生在分裂的思维中长大,我想,这很不好。
4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