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阔疆域中的南北互耗

优游卒岁
2009-09-26 看过
黄仁宇的书看了许多,相反作为他扬名立万确立江湖名声的第一部专著,却是现在也找来看。无他,我是比较害怕看太专业的东西,特别是中国人所写的,再看这本书的名字《明代的漕运》已让人退避三舍了,况且还是作为他的博士论文,所以更是久久地不敢碰。这次出于对黄仁宇这个品牌的信任,况且此次当当网上书打折很多,就订了一本看。拿到手翻了翻,就放不下了,于是一路读了下来。黄仁宇果然不让人失望,虽然对于书中的许多地方并不赞同,但书确实还是值得一读。博士论文能写得这么有趣,不简单。
读此书时,我心中一直在思考着三个问题。一是漕河周围的百姓生活如何?为漕运服务的民众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状态?二是整个漕运系统离海并不远,为何不直接采用海运?三是漕运主要是由南方向北方运送,而北方需向南方运送的东西甚少,漕船难道多是空船返回?
问第一个问题,是因为前不久刚看完法国人写的《中世纪的旅行》,该书秉承了法国人那种缺乏逻辑而且罗嗦的特性,但对于当时普通百姓在旅行生活还是描摩得非常细致的。这样,你就能对于那段历史有个清晰的了解。在《明代的漕运》中,作者没有回答我的这个问题。诚然,这个问题并非该书所研究的重点,甚至连一个方面都谈不上,但还是让人有些遗憾。希望有这方面兴趣的人能做一下这方面的研究,会是很有趣的课题。中国的历史学者大多将精力放在了对朝廷制度历史大事的研究上,而忽略了对于历史细节的解读与复原,忽略了对于当时百姓生活的研究,这毕竟是一种缺失,而且让历史的研究少了许多趣味。
对于后面两个问题,作者在书中做了回答,但我认为回答得并不全面,还有许多值得讨论的问题。对于为何不采用海运,黄先生认为是因为明代海禁政策,特别是在明代的后期,更是严格地禁止一切的海洋活动,甚至只要制造双桅以上的船就是谋反,就罪可致死。作者对此没有进行详细分析,但海禁的问题确实是对漕运有很大影响的。不过我却思考着一个问题,明代的漕运系统基本上采用的隋代的大运河,当时的中国并无海禁问题,为何不用海运,而是不惜成本,大费周章地在离海很近的地方挖了一条运河?当然当时的航海技术有限,会影响海运的发展。但中国的近海海域并不复杂,至少在物品丰盛的长江三角洲一带也少台风的影响,按说最少应该有部分的货物通过海上运输,但却历代还是在经营着这条大运河。从中国历代的典籍看,对于大海的描述远少于对江河的描述。中国虽然有漫长的海岸线,但海洋似乎并未进入到中国的历史及百姓的生活之中。给人感觉,中华民族是一个惧怕海洋的民族,是一个不到不得已不愿与海洋打交道的民族,是一个敬海洋而远之的民族。他们为什么惧怕海洋,对于海洋,在民族的早期历史中经历过什么使他们有了禁忌,这些问题我觉得都是很值得研究的,在此求教于方家。
至于第三个问题,我觉得是一个核心的问题。在书中各处,作者对此都有所解答。明代的漕运系统主要承担了南方对于朝廷运送粮食的任务,当然也运送着来自南方的各种贡品,实际上就是一条进贡之河。虽然也有商人私下利用它进行商品的贸易,但量都很小。从这个方面来说,向北方是满载而去,那都是对皇家的贡品,回来当然量就小多了,大多船只能空仓而归。另一方面,中国南方的物产,相比北方来说,丰盛得多。从书中我们可以得知,宫廷及北京日常所需要的东西,除了煤、木炭、毛织品、琉璃瓦、搪瓷及小部分丝织品外,其他所有的东西都产于南方,都需要通过漕运从南方运输而来。当然主要是白粮,其他还有纺织品、金花银、蜡、茶叶、纸笔、木材、铁、硫磺、瓷器、染料、食盐,等等,包罗广泛,甚至家禽牲畜及冬天时的草料,也从南方收取而来。而漕运船从北方返南方时,即使运载货物,从黄仁宇的叙述中可以得知,只有毛皮、棉花、水果(主要是枣)等数种。虽然这只是来自于对皇家进贡的漕运中,但实际上南北的交易也应该是如此。中国的疆域幅员广阔,南北地理及气候条件相差巨大,物产方面也是差距很大,总的来说,北方的地理及气候都比较恶劣,而南方各方面条件相对较好,物产丰富得多。而偏偏中国历朝统治者都居于北方,一是因为北方较早开发,中国统治者大都来自北方,二是因为中国的强敌也在北方,定都北方有利抵御野蛮民族的进袭,明代就是如此。首都定在北方,那么大量人员的生活问题就得解决。从朝廷人员到驻守的军队,包括其家属,量是非常大的。北方物产较少,是难以支撑的,就得从南方调集物资。本来王朝的统治,各地交税来维持朝廷及地方政府的开支,这是天经地义的,各国都是如此,老百姓交税钱就行了。但在中国不行,你得交实物,那么就得花费巨大的人力与物力来运输。黄仁宇在书中提到,南方的白粮运到北京,会以低于南方的价格进行抛售,而运输的费用往往是其价格的数倍。中国的巨大财富,就浪费在运输之上了。退一步说,只有运输体系建立起来了,那么民间也可利用这个体系进行贸易,贸易的结果也可弥补运输的损失。但在中国漕运只运用于官方,同时,南北双方物产方面的巨大差距,使得贸易也失去了对等性,一方只有需求,而另一方则只要供给,这种贸易注定不能持久。而在欧洲,则是互通有无,所以民间的交往越来越活跃,民间互相得利,对政府的需要并不是很大,政府只是坐收税金就行了。而在中国,民间的贸易互不得利,民间交往热情趋淡,而国家幅员广阔,又要统一,则只要依靠强大的政府来强行推进南北物品互换,专制就成为了一种必然。这样的结果,北方要戍兵备战强敌的进攻,未能充分地发展。而南方则源源不断地向北方输血而无利,双方在内耗中将中国拖入了深渊。
11 有用
2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明代的漕运的更多书评

推荐明代的漕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