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拒女上位

人造天堂
2009-09-26 看过
前几天看CCTV12心理访谈的一期节目,有所感想,某些人只适合当红/蓝颜知己,不能做夫妻。但可惜那个被称为心理专家的嘉宾,不知是专业能力差,还是没认真听,只是先入为主地拼凑了几个答案。令人想起海湾战争时国内所谓军事专家,据说成功地使美国的情报人员低估我们。

故事的主人公,化名张某和萍萍,相识十年,喜结连理。萍萍从河北远嫁到云南。但结婚才十天,张某就喊着要离婚。起因却是两件似乎很琐碎的小事。一是萍萍把他的衣服都从屋里扔出去了,二是他和同学聚会,萍萍非要跟着去,不让去,就打个车跟着出来。

萍萍则辩解道,她收拾衣服,把常穿和不常穿的分别放在主卧和副卧,但后来发现云南的天气多变,就把自己的衣服放在主卧,把张某的衣服放在副卧。这个解释不能自圆其说:天气多变只能推翻常穿和不常穿的判断,为什么她要用自己的衣服“占领”主卧。

其二,萍萍没有直接否认曾提出要同去,而是说后来是要到市中心买菜,正好顺路。这也有违生活的常识。在今天的中国,大部分城市小区都能步行很短的距离买到菜,而无须打车。也有可能是住在城郊的别墅,但他们看起来生活小康,但还未达到富裕:只有一辆车,主卧的空间也不够放下所有衣服。

心理专家却忽略了这些明显的线索,像网友一样开始做选项游戏,让他们用一种动物来形容对友谊和婚姻的感觉。两人都用狗来比喻朋友,而对于婚姻,张某写了美好的期望:丈夫应当是牧羊犬,妻子是羊。萍萍则写了惨淡的现实,觉得自己像一头困兽。注意:羊对应着困兽。

但心理专家又跳跃思维,开始质疑张某是否沉浸于过去的感情不能自拔。这是个很讨巧的角度。太多人的婚姻都不是初恋,初恋又最刻骨铭心,肯定影响到以后的感情和婚姻。但有必要弄清因果关系,往往因为当前的婚姻出了问题,才想起旧人的好,而不是相反。

具体到本案例,张某自述曾有过故事,但并没有流露出厚彼薄此的情绪。萍萍也没有这方面的抱怨。实际上男人一般都喜新厌旧,女人对前任总怀有深厚的敌意。而且张某自述他在一次出游时,看到别人成双成对,于是就拿起电话向萍萍求婚,说明他是真诚地想开始新生活,并且认为萍萍是最合适地。

最后,心理专家语重心长地要求张某多反思,显然把主要的责任怪到男人头上。还建议他们先退到朋友关系一段时间。又在取巧,两个人有十年友谊,做朋友当然万无一失,问题是现在已经结婚,该如何退到朋友?他们来参加节目是要挽救婚姻,退到朋友之后又如何进到夫妻?天机不可泄露,你们自己领悟吧。

张某走到屏幕上无疑具备很大勇气,因为舆论肯定一边倒地鄙视他,同情弱女子,心理专家很可能也被同样的心理误导。实际上萍萍根本不是逆来顺受的传统女性。首先,根据节目显示的信息,他们此前是一家全国公司的同事,萍萍还曾在张某生意亏本时倾囊相助,都说明萍萍经济上自立,且不亚于张某。

耐人寻味地是,萍萍打着投资的名义来帮助张某。片中好像说她这样做是顾及张某的面子。也可能三万元额度的帮助已经超出朋友的义,而以合伙人身份出现就不显得唐突。或者正因为芳心暗许,所以才不想让对方及旁人误会用金钱收买感情。三种可能的任何一种,都说明萍萍比较理性。

即使相识时只有十八,现在也都二十八了。有种说法女人青春一年顶男人三年,实际上从约二十五岁开始,女人普遍就受到自己和亲属的双重压力,急着出嫁。但萍萍很肯定地说:我一直在等他这句话(求婚)。不排除她也有过故事,但能坚持这么久,电视里看起来至少也有中人之姿,说明萍萍比较强硬。

实际上张某也很强硬。他对婚姻似乎视同儿戏,但自称擅长家务,单身时房中也一尘不染。女人洁癖不奇怪,男人一般都邋遢,如果有洁癖,可能是两种相反的性格之一:或者缺乏自信,用这种方式迎合外界的观感,或者具有较强的控制欲。张某家丑不怕通过央视外扬,就说明他是第二种。

最直接不过的证据,是张某对夫妻角色的定位:牧羊犬和羊。片中张某的话暗示他和以前的伴侣并没有类似的冲突,这让心理专家误认为张某旧情难忘,也许更合理的解释是那个女孩能,并且喜欢做一只乖巧的绵羊。但萍萍显然不能也不喜欢,她这只困兽又是什么动物呢?

结婚十天,萍萍就用自己的衣服占领了张某的“狗窝”。当张某外出,她奋勇地追出去,如同牧羊犬驱赶离群的羊。当年帮助张某排忧解难的行为也可以与牧羊犬对羊的护卫相比。张某抱怨说自己一向重视自由,真实的意思是他不仅当不上牧羊犬,甚至要变成羊了。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能做朋友不能做夫妻。亦为“婚姻是爱情坟墓”的原因之一。就像希腊传说中水仙的故事,人天性自恋,也会爱上像自己的人,但婚姻更多地需要互补。当然,如果两只羊或者平等主义者一起生活,都能相安无事。但像张某和萍萍这样,天无二日,民无二主,一定会发生激烈的冲突。

如果一个人养了两只以上的狗,会发现它们经常打斗。主人常出于人类的正义感,愤怒地教训强狗,但宠物专家指出:狗具有等级观念,打斗是为了争当头狗。正确的做法是帮强狗打弱狗,早日确立其领袖地位。而人们通常的做法,只能令弱狗不断挑起冲突,狗群混乱不止。

同样在本案例中,最重要是解决问题,而非追究对错。如果换成我做心理交谈,会首先将上述的猜测向他们求证。果真如此,那便由他们自己判断是否有一方能屈尊就范。心理专家要张某多反思,但他多半不愿做羊,而且就像上面争头狗的例子,只会适得其反,鼓励萍萍争夺主导权,更坚定张某离婚的决心。

正相反,应劝萍萍多反思,毕竟是她侵入对方的领地。而且几乎放弃一切远嫁云南,离婚的损失更大。看起来萍萍似乎强一点,主动示弱的效果也更好。常言道女人以柔克刚,萍萍也不妨潜移默化地施加影响,她应具备这样的智慧。但在放衣服这种小事上,还是高姿态些,把自己的衣服收到副卧去。

也许还能试验婚内的分居,萍萍在同城再找套房子住进去,两人约定一个互访的日程,当然趁兴而来也颇有情趣。在各自的领地是牧羊犬,在对方的领地则是羊。既延续十年的友谊,也缓解婚后十天的冲突。虽然同城分居有些奇怪,不过现在似乎也开始流行周末夫妻。

但多年养成的性格,朝夕间难以改变,婚姻也并非现代人生的终极意义,看他们的造化,实在不行就好合好散。张某应当在经济上补偿萍萍,帮她回河北老家或者到其他城市开始新的生活。更不要给两人以后的感情和婚姻带来阴影,世上还有很多很好的羊等着你们去放牧。

本案例具有普遍意义。中国历来推崇男尊女卑,也就是牧羊犬和羊。直到唐,牧羊犬都非常彪悍,羊也肥美。但宋以后,男人就猥琐起来,于是弄出缠足和三从四德的把戏,把羊弄得更弱,然后就被草原上的狼把羊叼走了,然而不出百八十年,再彪悍的狼也都被这博大精深的文化弄得虚弱不堪。

今天的问题却是强弱易位。看看超女一水儿猛女,我型我秀一水儿娇男,曾感动无数大姐的F4。但观念经常落后于现实,强羊还想找更强的牧羊犬,弱狗却想找更弱的羊。难。大龄单身青年特别是剩女越来越多。弱狗孤单虽不近人情,倒也合天理。适者生存,淘汰他们有利于种族的优化,但可惜了强羊们优秀的基因。

中国的两性关系正遭遇三千年未有之巨变也。

2006.9.26
76 有用
30 没用
第二性 第二性 8.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8条

查看全部68条回复·打开App

第二性的更多书评

推荐第二性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