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生

舟菖蒲
2009-09-26 看过
仍旧还是纪善生。我总以为,他的内心是两人,内河,与他的母亲,但他并非完整的其中任何一人,虽然他都有资本。他并非没有内河般桀骜不驯,叛逆而极端,那股黑暗之气始终存在于他胸中,并陪伴他一生,但他终究无法将这黑暗肆意释放出来。他亦可如自己母亲一般,执念于世俗,干扰事业成就的一切均冷眼以待,过清醒而明白的生活,但那无数次尝试,他终究无法将内河从身体里剔除出来。这构成了他最核心的悲哀。

庆昭眼里,这是一个坚定而沉默的男人,仿佛对一切都成竹在胸,知自己所想所愿并心无波澜的完成。但庆昭又知晓,这是一个永远保持哭泣姿势的男人。

他本人是一个巨大的伤口,他曾渴望被触碰,后又认定自身不能被触碰。

我曾想,为何他始终无法去爱别人,无法从心中的野兽与绝望中挣脱出来。而我又心生畏惧,若非经历过如他一样的真实,那么多敏感的触觉,经历一切的无助于悲凉,又如何能切实的知晓,那所有在黑暗的深井中无望的挣扎?

一面是野心与欲望,一面是安静的漫不经心的颓唐,朝着任何方向径自前走,他都能有旁人无法企及的绝美人生。但暗黑吞噬了野心,欲望侵蚀了灵性。于是他永远行走于白夜中,见不得光明与黑暗的任何一方,在无望的试图掌握平衡、却在四面楚歌中丧失一切,直至死亡。

 

每个人都可以说安妮宝贝无病呻吟,但你不是她,每个人也可以说她不是,那你仍旧不是她。你可以认为你像她,或者像文中的任何一个人物,但你终究不是他们。人与人之间的沟壑难以填平,只因有那些有沉痛的经历,难以追首的回忆,你应为你的不理解而感到幸福。
15 有用
1 没用
莲花 莲花 8.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莲花的更多书评

推荐莲花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