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及姚家有莫愁

ngpg
2009-09-25 看过
    林语堂曾经说过姚木兰是他心目中理想的中国女性典范,进退得宜,属于怀抱理想而勇敢抗争现实的大好青年。对大多男人来说,也许木兰真的就是梦中情人。不是太保守,懂得情趣,可以接纳丈夫的不忠;也并不太先进以至于女权至上,进得厅堂便还是曾家的好儿媳,守本分知礼数,与立夫简直就是发乎情止乎礼的典范。深谙中庸之道的妙处。
    这就是又要马儿跑得快,又要马儿不吃草。
    所谓新时代的女性,那并不是因为新时代的男性们厌倦了旧时代的温良恭顺,而是他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照老底子纨绔公子的段子,也算是“白天像贵妇,晚上像荡妇”而已。当然木兰本身是值得欣赏的,识情知趣,多才多艺,心胸宽广,可是姑婆妯娌一个个地,社会身家一个个地,总是要将她拽回去,这时就得“分寸”二字。我因此一直深恨林语堂,这个女子放在他的笔下,一点也不像他说的活的率真自然,相反还是所谓的进退得宜害了他。譬如林语堂自己说的,木兰和莫愁姐妹,代表了中国女性的两个方向,木兰是会把丈夫往外推,但是说不定就会有很大的风险,而莫愁却是会把丈夫往回拉,相对比较安全,却无形中扼杀了很多的理想。可是林语堂的木兰,不是一直能向外推的,推出去外面的天空很广阔,可是多半会有阳台的铁杆阻碍。如果不承认这栏杆的有效性,便或者纵身一跃追寻自由去,或者在栏杆中长吁短叹捶胸顿足。
    因为人要做梦,却又不敢做得过分以至于将来连做梦的权利也不小心被褫夺。这同叶公好龙又有何区别?偏要幻想一个木兰出来,满足所有的意淫。我们和现实的关系只有两种,妥协或者挣扎,直到终结,再没有第三种,有人以为会有战胜,那只是妄想。所以木兰一直生活在挣扎中间。我并不以为妥协有什么不好,而挣扎有多么高尚。或许我终是极端自私,不如莫愁做好自己,看好立夫,明白他每天拿理想当饭吃然后笑笑去给他真正的吃饭。烟火气和理想间真正的平衡感并不存在,立夫只能于泰山上一瞥那所谓两者天造地设的完美配对可能性,等到可能性逐步变成现实,估计也是要百事哀的。为什么在水一方里面的一对璧人最后落得那般收场?男人们总是要在现实中趾高气昂的,一旦某天清醒到承认现实,女人就不再是锦上添花了,更做不了雪中送炭。
    当作一部近代缩影来看,起伏跌宕,恍然一梦。可是当作女性角色看,仍然深哀。而今旦且关门睡,不及姚家有莫愁。乱离人如此,如今这吃人世界,依然如此。可惜完美的莫愁难做,更使我深恨不已,为何自己要向往被欣赏与取悦,向往所谓的现代知性女性,结果是在自己传统的画皮上再涂上一层新颜,却斑驳脆弱得可怜。
    何当四季为天子这种话,就是不知疾苦为何物的公子哥说出来的。要是我,莫愁且不要,更枉谈木兰。
    
14 有用
2 没用
京华烟云 京华烟云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京华烟云的更多书评

推荐京华烟云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