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住第8年

Raven
2009-09-25 看过
不是很忌讳别人去计算、也不是本能的抗拒去思考,我单纯觉得没有什么必要来统计这个数字,如果不是被高木直子的书名《一个人住第5年》所引领,我也不会认真扳着手指数自己一个人住的年份。我同时发现自己的纪年法很烂,必须按照从哪一年的几月到下一年的几月这样累积着,最后才得出结果:我一个人独自生活了7年又8个月,这是不是第8年?

其中也有回家、恋爱、旅行、合租之类的时期,但算起来还是一个人独居的日子多,是多出了很多。

嗯,是啊,第8年,一个人住,却蛮释然的。

一个人住第8年里普通的一天,起很早去工作,翻着高木直子的书,地铁上明明有空座位也不坐,是为了避免熨烫好的西装裤弄出折痕,折痕很少的话,明天挂起来不穿,后天就可以再穿一次才洗;为什么不穿免熨烫的西装裤?因为看上去太没气势…… 在地铁里读《一个人住第5年》时,必须把洋溢着少女气息的封套取下,而取下封套之后的封面也没有变得比较不少女。

跟今天雷同的每一个心墙渐筑的日子里,除了手中的读物和耳中的音乐,我几乎是不为所动的忽略着身边的人事物,甚至有些时候,用来打发时间的读物和音乐乏味无趣,也不得不一并要忽略。

一个人久了,难免变得孤僻、乖戾。不过,那并不意味着世界万籁光影在我身上的斑驳投射、我对芜杂生命的点滴感想、或无尽虚空中像灵感一般奔涌而来的温热泪意也不是从来都不会发生,但问题是它们来得突兀、大部分情况下找不到人分享、找得到人的时候又不太容易在话题中安插。就像《一个人住第5年》里「患了感冒的冬夜」这一章,让我因为高木直子一句“自己替自己煮稀饭,感觉有点可怜”在凌晨的被窝中大哭。当我意识到自己连稀饭也不会煮,就更悲从中来。我坐起来很严肃的思考了一下:好在可以叫外卖,24小时日夜无休那种的。

尽管高木直子是女生,我是男生,对寂寞和病痛的体认却是没有性别之分的。

只是后来,清醒的时候,比如穿上熨烫好的西装裤、翻查当天的行事历那一刻,会陡然觉得躲在被窝里哭的自己是个白痴,马上给自己一记当头棒喝:“我那么忙,何来的美国时间生病,少无聊了!再说,又不是没一个人生病过,哭什么哭?”

一个人的日子里,常常需要对自己精神喊话、鼓舞士气。

唉,但的确,自己被自己打动、自己替自己解围、自己抚慰自己的情绪,挺可笑也挺可悲的,这不足为外人道的琐事简直跟自慰没什么两样。

亲密的女生朋友们开心的打探我一个人如何解决性需求,我只好连忙岔开话题:“欸,我盖很厚的被子,最近天气真冷,我这几天早上都是被冻醒的。”

她们先是面面相觑,但见这位一向沉着冷静的单身男子竟然会脸红失措,况且想知道的答案也显而易得,着实让她们大感满足。

一个人住,并不代表没有恋爱对象和感情生活,也许只是刚好没有和恋人住在同一屋檐下而已、也许只是刚好和恋人隔了几道国界线而已。至少中秋节的时候,尚且能够对月共吟:“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别有一番诗情画意在心头呢……

说真的,我不曾遗忘也依旧渴望爱的感受,即使一个人住,即使得到过“没想到你打鼾的声音像恐龙一样”的评价。

我把一个人住当作试炼,我不放弃让自己更进步。啊,想起一件正好说明我接受试炼和取得进步的事迹:从今年的7月8日开始至今,我每天晚上11点都坚持半小时的慢跑,目标只是减重,不是健康,但初期,慢跑也的确给我的健康带来了威胁。对于那时还是慢跑初练者的我来说,30分钟不间断是相当辛苦的,每次只能对自己的威逼利诱着跑完全程,不外乎瞎编一些“中途停止就等于不成功的人生”之类的狠话。那次,我一整天忙到没怎么吃东西、咽喉也在发炎,却毅然执行慢跑计划,我头晕目眩、汗流浃背跑回自己的公寓,按了6楼的电梯按钮,在镜子里看到自己苍白无比的脸是最后一件有印象的事。当我重新醒来,只觉得睡了一场好觉,可五体投地倒在电梯出口的吓人场面却让我琢磨了好一阵子才得出自己低血糖昏倒的结论,我之所以会醒全是因为不断开阖的电梯门一直在狂夹我的小腿,超痛! ── 那是我生平第一次昏倒。

扶着墙壁爬起来,踉踉跄跄回到房间,眭澔平在电视上叽里呱啦讲着神秘生物,我默念“我要看、我要看”,却一身臭汗的倒在床上睡着了。

讲给朋友们听的时候,他们说:“你才是真正的神秘生物”。朋友们拜托独居的我量力而为,不要再发生这么让人担心的事情。

我夸耀着5公斤的减重,完全不顾朋友们的疑问:“一个人住8年已经够惨了,还要把自己弄得骨瘦如柴干嘛?”

一个人住,也是有坚持的。

“是为了美、是为了爱”,说完,我自己也“噗哧”笑出来。

对了,我要把《一个人住第5年》借给身边的每一个人看,这样我就能博取更多关爱了。

3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8条

查看全部58条回复·打开App

一個人住第5年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個人住第5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