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上谈兵】人生何处无小沛——玄德手记

[已注销]
2009-09-25 看过
许多年以后,别人说起我最初的滋蔓之所,也许有人会说是初得孔明的新野,有人会说是硬从孙权那里赖来的荆州,其实皆不然,在我心里,这一切帝王霸业的起点,恰恰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地方,它叫做:小沛。

最初,小沛是待时进取的地方。

当时陶谦极力要让徐州于我,不是不动心的。可是作为一个胸怀大志而出身低微的人,我所凭借的并不多,而仁义,在当时绝对是我紧紧抓住不可或放的唯一一根稻草。所以我更加卖力的推辞,无论心里是多么想要,因为我想要的,是徐州,又不仅仅是徐州。但是真的放弃唾手可得的徐州,又着实心有不甘。少学兵法,深知合于利而动的道理,破黄巾、讨董卓、救孔融、救徐州,我积极的在这乱世谋求一些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名望、地位、权势,在我一点点囤积这些的时候,这么大的一座徐州摆在面前,真的是难以抗拒的诱惑啊。可是我必须拒绝。不只是取之不义,彼时曹操尚对徐州虎视眈眈,我这样名不正言不顺的取了,也许未及吞下便会被逼着吐出来,到时性命能不能保住还不可知。徐州很重要,仁义之名很重要,性命更重要,所以我义正言辞的呵斥关二张三“汝等欲陷我于不义耶?”
可是就这样放弃摆在眼前的徐州回去做我的平原令真的是不甘啊不甘。这时陶谦的话仿佛天籁“如玄德必不肯从,此间近邑,名曰小沛,足可屯军,请玄德暂驻军此邑,以保徐州。何如?”何如?当然是太妙了。如果一桌盛宴摆在面前而不能吃的时候,你要怎么办?当然是等待了,坐在最近的地方等待能吃的时机。而我,从来就不缺少等待的城府和耐心。当然,我的等待并没有多久,陶恭祖临危三让徐州,小生这厢只好生受啦。
此时,小沛于我,是欲取不取,是待时而动,是距离目标最近的地方,是仁义和利益的最佳焊接点。后来大家都劝我取益州,我严词拒绝,但仍然起兵进川,因为我知道,那里亦会有我的小沛,有最适合等待的时机和地点。

小沛是蓄名养势的地方。

在接管徐州不久,发生了一件事。吕布兵败投我。部属都不赞成收留,可是我自有计较。
我常常状似谦虚的对人说“刘备虽汉朝苗裔……”,其实我自己知道,我身上的那点稀薄的皇族血脉,夏天蚊子叮一口就能给吸没了,但我还是要不停的对别人这样说。为什么,乱世里立山头也是要讲个名正言顺的,名正言顺了,才有更多的人追随你。比如曹阿瞒挟天子令诸侯。但我要说的不是这个,在这乱世里,舌头讲的是道理,但是拳头,是硬道理。曹阿瞒那厮要不是兵多将广,天子挟持的住吗?诸侯号令的动吗?两位贤弟便是我的拳头,但有句话叫,双拳难敌四手。彼时我正势微,曹孟德大军一来,徐州保准玩完。可是这时,吕布来了。
吕布有兵有将有谋士,关键一点,这厮勇冠诸侯啊,方天戟在手,敢近前的人还真是不多。糜竺说他是虎狼之徒,这我知道,可是乱世不就这点好吗,谁也摸不准谁,养个虎狼在侧,别人再想侵犯的时候就要衡量衡量。这样想着,我便决定收留吕布。我知道这是招险棋,可是身在乱世哪有不险的,稳得一时是一时,一时一时的稳住了,也许就笑到最后了,再者说,乱世分合无定准,若说面善心狠,我刘玄德怕得谁来?
不过虎狼也不能养的太近,吕布这厮反叛成性,放在徐州,难保某天早晨起来徐州是不是我的了,甚至脑袋在不在脖子上都难说。没关系,咱不是有小沛嘛。于是乎“近邑小沛,乃备昔日屯兵之处。将军不嫌浅狭,权且歇马,如何?粮食军需,谨当应付。”
这时候,小沛又成了我蓄名养势之所,蓄仁义好贤之名,养成势力。

小沛是屈身隐忍。

有时候,机关算尽也未必遂愿。常常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与吕布比邻相连,开始被曹孟德引为心腹之患。曹孟德身边有个叫荀彧的家伙,甚是奸猾。一计接连一计的来算计我,终于在我奉命讨袁术时,被吕布夺了徐州。而我在外面亦被袁术打得甚是狼狈,这时收到吕布迎我回去的书信。关二张三都说吕布是无义之徒不可轻信,可是不信有更好的选择吗?
于是还屯小沛。有时候,仰人鼻息的生活更能锻炼一个人的能力,尤其是吕布这样反复无义恩威难测的,现在想起来,后期小沛的生活像是一场猫和老鼠的游戏,势穷托庇于吕布股掌之间,似乎杀与不杀都在其一念之间,既有辕门射戟也有围城紧逼,此时如何示弱屈身简直成了一门学问。忍常人之不能忍方能成常人所不能成之事。于是示弱、屈身、结好,想来吕布这头脑简单的人不会明白,每次对他逢迎谢恩的时候,也是我最想杀他的时候。但我不会那么傻,没有把握的时候我永远不会轻举妄动。
其实最后还是要感谢吕布,若没有他掣肘,没有因为他在,我争取到养成自己名望的时间,曹操不会如此看重于我,不会认我有“英雄”之名,不会有杀我之心而待我如贵宾,当然也不会有白门楼上,我与他同看吕布的下场。可笑吕布兴兵围城的要杀我,而我要杀他的时候,不动干戈不用兵,只要轻轻一句话,一击致命。
后来,曹操与我说:“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方今春深,龙乘时变化,犹人得志而纵横四海。龙之为物,可比世之英雄。”我想起小沛,想起我在小沛隐介藏形的岁月,曹阿瞒有时有些文人情调,他这些话我说不出来,但是这道理,我从来就懂得。

最后的后来,永安宫里日影昏暗,我长久的怀想自己从贩夫走卒到分鼎一方的经历,想起在最初的最初,那个名叫小沛的小城我便已学会和了解了的一切,那乱世里安身和滋蔓的智慧,屈身隐忍苦心经营择时而动,若此,人生何处无小沛啊!
18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9条

查看全部9条回复·打开App

三国演义(全二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三国演义(全二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