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编年史》中译本总序

我是奔哥
2009-09-24 看过
《地球编年史》中译本总序
 □宋 易

    对一个读者──至少是我本人──来说,这可能是有史以来最伟大、最具说服力而且也最陌生的关于太阳系与人类历史的知识体系。它是如此恢宏、奇诡、壮丽,使我首次意识到,当我们终于有机会和能力追寻人类起源的真相时,才发现事实竟然比想象或幻想更加不可思议。而此前,人类也许并不知道,其实我们一直就置身于创造的奇迹之中,或者,我们本身就是一个被创造的奇迹。

    我相信,大多数对人类进化有兴趣的人都将对这个系列的图书保持一种开放的态度,同样,对《圣经》故事以及大洪水之前的历史感兴趣的人,也可能会持有同样的阅读姿态。你是否思考过,为什么我们这个种族是地球上唯一的高智能物种?你是否想过,为什么从古代的哲人到现代的科学家,都无法完全回答我们从哪儿来?或者你是否知道,为什么希腊词汇anthropos(人类)的意思是“总是仰望的生物”?甚至连earth(大地,地球)一词都是源于古代苏美尔的e.ri.du,而这个词的本意竟是“遥远的家”?

    撒迦利亚·西琴在《地球编年史》系列图书中回答的远不止这些。

    西琴是现今仅有的少数能真正读懂苏美尔楔形文字的学者之一。他穷尽一生的时间探究着我们的起源,当然这些研究要证明的绝对不是一群下树的猿猴怎样奇迹般地成为了人。作为一位当代伟大的研究家,他既利用了现代科学的技术,又从古代文献中窥知了那些一度处于隐匿状态的“神圣知识”。而这些神圣的知识所包含的内容,正是我们是谁,我们从哪儿来,甚至,我们往何处去。从《地球编年史》的第一部《十二个天体》的出版,到第七部《末日:审判与回归的预言》的出版,其间耗时达三十年。而他在这三十年间所得到的成果,对于全人类来讲,价值都是无法估量的。

    他的观点是:人类种族是呈跳跃式发展的,而导致这一切的是在30万年前的星际旅行者。他们在《圣经》中被称为“纳菲力姆”(中文通行版《圣经》中将其误译为“伟人”或“巨人”),在苏美尔文献中被称为“阿努纳奇”。与《圣经》中所记载的神话式历史不同,他通过分析苏美尔、巴比伦、亚述文献和希伯来原本《圣经》,替我们详细再现了太阳系、地球和人类这一种族及其文明的起源与发展历程。同时也证明了伊甸园、大洪水以及《圣经》中的英雄人物是史实而非神话。他的研究成果让进化论与《圣经》不再相互抵牾,这一点是空前的,人们有可能会在他的理论中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认同感,而这样的认同感不是进化论或《圣经》能单独带来的。

    西琴发现,借助现代科学手段而得来的天文资料,竟与古代神话或古代文明的天文观有着惊人的相似。令人震惊的是,数千年前的苏美尔文明的天文观甚至是近代文明所远远不及的。哪怕是现在,虽然天文学家已经发现了“第十二个天体”尼比努的迹象,但却无法证明它的实际存在;而位于人类文明之源的古代苏美尔,却早就有了尼比努的详细资料。《地球编年史》充当了现代科学和古代文献之间的桥梁,在现代科学技术和古代神话及天文学的帮助下,西琴向我们全面诠释了太阳系、地球以及人类的历史。

    西琴的另一个重要成果是发现真正的人类只有30万年的历史,而非之前认为的有着上百万年历史的观点。而这是基于他对最古老文献的研读,对最古老遗址的考察,以及对天文知识的超凡掌握。借助强有力的证据,他向全世界证明,人类的出现是源于星际淘金者阿努纳奇的需求。人类是诸神的造物,这一点在《地球编年史》中有着完美的科学解释。

    不过,这套旷世之作的重点并不仅仅止于此。笔者曾在玛雅抄本中看到,其历法中“第四个太阳纪元”的最后一天是2012年12月21日,由此不少人认为这就是所谓的世界末日,同时也有不少人将其视为谬论。事实上,玛雅历法认为,在2012年年底的那个冬至日之后,人类、地球乃至我们的整个星系,都会进入全新的“第五个太阳纪元”。在这套书中,撒迦利亚·西琴为这样的说法给予了科学的论证──当然,并不是论证“世末论”。在《地球编年史》中,我们能看到古代各文明神话中对于“神圣周期”的理解竟然出奇地一致。与这个周期相关的正是太阳系的第十二名成员,被称为“谜之行星”的尼比努,即阿努纳奇的家园。所谓的“末日”──如一万多年前的大洪水──是尼比努与地球持续地周期性接近的结果,而人类文明就是在这一次次的“末日”中走向未来。

    在笔者看来,《地球编年史》是一部记录地球和地球文明的史书,它传递给我们的,不仅仅是思想和观点那么简单。它是一本集合了最新发现和最古老证据的严肃的历史书,从“只有诸神在地球上的时代”开始,讲到众神如何建立地球太空站与居民点,讲到“原始人工人”被创造的年代,讲到他们作为人类“在大地上繁衍壮大”并如何“打扰恩利尔”,于是,到了距今1万年前,诸神决定不把巨大潮汐波即将到来的消息告诉人类。但“造人计划”的领袖“恩基”,却将其泄露给了“阿特拉-哈希斯”,并指导他造了一艘潜水艇“方舟”,带上“洁净的生物”存活了下来。

    而对未来,撒迦利亚·西琴同样有着科学的预测。按照古代神话中“神圣周期”的推算,以及最新的天文学研究成果,表明一次巨大的事件就快发生了。凡是接触过各古代神话的读者都应该不曾遗忘,诸神曾向我们许诺:“我们还会回来。”那么,如果他们真的以某种身份存在的话,人类与造物者的再一次相会,是否就在公元2012年呢?

    我不禁想起17世纪英国语言学家约翰·威尔金斯(John Wilkins)创造的一个词:EVERNESS,他用它来更有力地表达“永恒”之意。而阿根廷诗人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Jorges Luis Borges)以此为名,写下了一首杰出的十四行诗,仿佛是在与西琴所关注的领域相呼应:

        不存在的唯有一样。那就是遗忘。
        上帝保留了金属,也保留了矿渣,
        并在他预言的记忆里寄托了
        将有的和已有的月亮。
        万物存在于此刻。你的脸
        在一日的晨昏之间,在镜中
        留下了数以千计的反影,
        它们仍将会留在镜中。
        万物都是这包罗万象的水晶的
        一部分,属于这记忆,宇宙;
        它艰难的过道没有尽头
        当你走过,门纷纷关上;
        只有在日落的另一边
        你才能看见那些原型与光辉。

    《地球编年史》──这套被翻译为三十种语言的全球畅销书──竟然是在第一本发行三十周年之后才被引入中国的。而在这三十年前,是另一个长达三十年的研究过程。也就是说,对我们而言,这是一次半个多世纪的等待。

                                      2009年4月1日,成都
4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0条

查看全部10条回复·打开App

第十二个天体的更多书评

推荐第十二个天体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