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名将,不许白头

[已注销]
2009-09-23 看过
姐姐是个没文化的,翻来覆去念叨的对白也就这几句。

其实这里面有个曲折,是这样的。我花了一天的时间马不停蹄地看完迷侠记,早上六点开始,凌晨2点结束。当然其中也包括吃喝拉撒小憩的时间,但心里总归有一根弦崩在那里,什么叫千钧一发手不释卷我算是懂得了。

记得之前看《沥川往事》也是这个样子,虽然看完我觉得这个简直雷比越南还要多,虐死了,不过如此但是就是停不下来。

然后,还算平心静气地看完《迷神记》,第三部溜到最后看了结局,是好的。

那个时候,我放心了。

一直到看到如下文字:

“人们说祖父到了晚年脾气格外好,云梦谷的人不敢想象他会有这样的改变。父亲去世的时候,大家都以为以祖父的身体,已无法承受如此的打击,但他却和祖母一起很平静地办完了儿子的丧事,又义无反顾地担起了教导两个孙子的重任。
数年之后,祖母的头痛症越来越严重。发作之时,状若疯人。有时她会砸掉祖父书房里的每件瓷器,有时她将祖父的医案撕得粉碎,很远都能听见她痛苦尖叫的声音。等她清醒过来,却又不记发生了什么事,对祖父对家人,一仍旧贯的温和慈爱。虽然祖父想尽了办法,她的症状仍是时好时坏,且渐渐恶化。在生命的最后一年,她已被头痛折磨得彻夜难眠,饮食俱废。记忆越来越糟,甚至连祖父也不大认得了。她变得急躁易怒,骨瘦如柴。大夫们私下里传言,若不是祖父每天给她扎针、按摩,她只怕早就不在人世了。
就在这个时候,祖父决定带祖母去南方休养。海边气候温暖湿润,也许会对她有益。两人一起离谷,在南边住了半年,回来的那一天祖母看上去没有很大的变化,不过她的情绪很好,谈笑风生、神态安宁,大家都以为有了起色。第二日,谷里有几个棘手的病人,祖父一早出门去了。正午时候,他在蔡大夫的诊室里听到了祖母的死讯。
人们说,祖母的死已在祖父预料之中,他的一生经历了太多的悲伤。对悲伤已产生了直觉。所以他看上去并未大惊失色,痛哭失声。只是那只握着银针的手指一直不停地发抖。赶回家时,人们已将祖母的尸体从竹梧院的湖中打捞了上来。有人说她是头痛发作失足落水,而谷里的人都知道她水性奇佳。又有人说,她发病之时痛苦万状,早已了无生意,亦曾数次吐露轻生之念,都被祖父婉言劝回。那一天剩下的时间,祖父一直在自己的屋中陪伴祖母。到了夜晚,院门深闭,谁也不敢打扰他。
次日清晨,人们却再也找不到他们的半点踪迹。
全谷之人四处搜索,长达数月却一无所获。只知道九曲桥边那只拴了很久的木船不见了。
大湖的尽头是大江。大江的尽头是大海。”
——《暗香杯》


这时候也只好摸着胸口安慰自己:“也罢也罢,他们生而同寝死而同穴,执子之手与子携老~”

那个哲学家讲的我忘记,大意是:“年轻的时候每个人都以为自己长生不老顺便无所不能。”

我正好是这个年纪,慕容无风遇见楚荷衣也是翩翩少年郎。

于是就意味黑纸白字他们的青春飞扬凝固在那里,千古不朽。

哪里知道作者一支笔和时间一样是流动的。

美人名将,终究要白头。
21 有用
4 没用
迷侠记 迷侠记 7.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4条

查看全部14条回复·打开App

迷侠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迷侠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