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不是凡人能比肩的

Ǒphelia
2009-09-23 看过
看天才的经历是一件新奇而又痛苦的事情。一方面要感慨如此多彩而犀利的思维,感慨天才让我们的世界变得丰富而新鲜感十足;一方面又感到如此的绝望,所有的那些戏剧的故事,闪光的火花,天才轻而易举解决问题的方式,让人感到窒息般的无望。极大的落差感让我们这些平凡的存在显得意义微小。
认识费曼先生的大名是很早之前的事情,他的物理讲义深入浅出,学术与幽默并存,堪称教科书的经典。然而相比他天真而不加矫饰的个性,他在物理学界巨大的贡献,他那天才般的头脑中不时闪动的思维火花,这实在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事情。这就是天才让人望尘莫及的地方,妙手偶得处,也是这么的华彩逼人。
记得物理课上,老师讲到费曼时提到,对于费曼最好的评价莫过于这句:“完全是天才,完全是滑稽演员”。当时就对这个孩子气的物理学家充满了好感,而这次读他的自传《别闹了,费曼先生》,才真正领会到这种天才的气质和滑稽演员般的人生趣味。
我对于物理学的兴趣,是大学才逐渐建立起来的,一学年的物理读完,心中回想起,尚自觉地不舍。这种兴趣一方面是因为物理指导了对于整个世界的了解,一方面就是像费曼这样的伟大物理学家的精神感染了我。学科之间的阻碍不能成为兴趣的阻碍,这也是读费曼自传中我感触最深的地方。他在他的物理研究之余,居然兴趣盎然地研究起了生物学科。
他讲到这一段经历时,曾提到,在实验室观察叶绿体在细胞中的运动时,他那物理学的素养让他提出了疑问“是什么力推动了这些叶绿体”,我瞬间感到一种窒息般的兴奋感,当时在高中学习生物的时候,我看DNA转录RNA时,就曾想到是什么样的动力推动核糖体的运动。当时也是刚刚复习到了力与运动的关系。然而天才与平凡人的区别在于,提出问题的后期作为,缺乏行动的疑问永远也只能停留在最初状态,没有解决方案的问题即使不能说毫无意义,终究是一件缺乏贡献的事情。
他在开始时认为,学习生物的学生辛辛苦苦记诵的东西他一经查找就在那里,他们辛苦几年的学习都缺乏意义。这句话让我感到不满和绝望,因为我的很多同学,尤其是数理方面的都认为生物是一种不太科学的学科。毕竟,物理从最基本的入手,了解了道理后发现世界,而生物则是从现象入手,然后分析研究原因。这也就是为什么对于生物学科可以轻易提出专家也不能解决的问题,而物理学科就难以做到。但是我认为这并不代表生物学科缺乏科学意义,毕竟每个学科都有它的特点,生命科学与生命相关,就是这种未知性和神秘性。而我个人以为,量子力学,还有这些年才热烈讨论起来的弦理论都有这种玄而又玄的感觉,有的物理学家也认为,弦理论接近哲学而不能算是科学了。所以费曼先生对于生物学科学生的一种虽不明显但仍然有侵略性的不理解,让我感到一点点不满。
然而接下来他的叙述就让我感到一种报复般的满足。虽然费曼先生没有直说,但我感到了他对于生物学科作为一门独立学科的专业性的认识。费曼先生在生物实验室做了一些实验,由于缺乏专业素养,他的实验步骤连连出错,导致可能成功的实验功亏一篑。他将其归结于他的业余性。的确,科学最最重要的就是专业性的头脑,无论做什么,都应当严肃认真的处理问题,研究细节,不能有丝毫的马虎。连费曼先生这样的头脑都会出错,天才并不能包揽一切,这也是这件轶事给我的警告。
但我也不得不承认,专业性只是一种必要条件,科学研究最最重要的还是思维,要有那种一闪而过的火花。这也是天才和凡人之间不可逾越的鸿沟,原创性甚至比专业性更加重要。费曼先生讲了一个他的经历——蚂蚁和他的食品柜。看到这里,我又不禁莞尔。这也是不久前我面临的问题,然而我和费曼先生的处理态度、解决方案和最终结果却是相差太远了。费曼先生看到这一现象,首先是欣喜,多么好的研究蚂蚁活动的机会啊;我呢,火冒三丈的感慨这该死的蚂蚁怎么和我的蜂蜜罐子过不去。费曼先生用彩色笔研究蚂蚁的路径,从而研究出他们行动的规律,从本质入手,然后人工改变蚂蚁的通讯路线,再用其他诱饵将蚂蚁吸引离开,于是一切大功告成!而我呢,也的确想了一些主意,毫无亮点可言。清理干净了我的蜂蜜罐子,然后在蚂蚁的必经之路上喷了一些有刺激性气味的液体,切断来路,这是我最初的想法。然而后来我就发现,蚂蚁自己会开发出一些新的道路,虽然我的蜂蜜罐子早已不再那里,蚂蚁还是拼命赶往。我在看了费曼先生的解决方案后才明白,一定是因为那条通讯线路还在。我也想到将蚂蚁吸引到别处,但我想到的是直接在别处放诱饵,却又担心吸引来新的蚂蚁。而费曼先生却想到,将这些旧的蚂蚁直接搬运过去,这样就直接由它们来修改通讯线路。就差那么一点,天才的火花就令我感到望尘莫及。我的问题的结果可想而知,每天都有蚂蚁光顾我的桌子,我只有一次次切断来路,和蚂蚁进行没有结果的探索路线。
这也就是天才对我们的贡献。他们总能开拓出新的道路,哪怕是生活中的小事情,也可以做得这么出彩。
在上了大学之后,我变得有一些实用主义,没有明显意义和前景的事情,我都懒得去做。总觉得这和我的人生之路缺乏干系。然而这次却在费曼先生的经历中获得了新启示。他一次看到别人玩飞盘,就兴致盎然地计算起了飞盘上各质点的速度问题,他的同事对此不屑一顾,“你为什么不去研究一些有意义的问题”,然而就是这个原创性的想法,后来被费曼应用在了研究电子轨道等等微观世界的物理问题,最终做出了伟大的成就。追随兴趣,满足好奇,这就离成功不远了。功利主义其实是一种浅薄的想法,而兴趣和热爱才最终带来成功,这的确是个好的启迪。
费曼先生去世后的第二天,学生们在Caltech10层高的Millikan图书馆顶楼挂起一条横幅,上面写着:“We love you, Dick!” 费曼先生所给与学生的教诲值得这样追忆,所谓“别闹了,费曼先生”,这个闹字,就是科学精神所在。
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别闹了,费曼先生的更多书评

推荐别闹了,费曼先生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