萃英夜雨读毛尖

[已注销]
2009-09-23 看过
古代文学史的老师酷爱在课堂上谈论读书的事儿,他颇为严肃地说宋人在案前读的是经史子集,在榻上读的是话本传奇,在如厕时读的是宋词,他说这些是为了说明宋词曾经的低下地位。我不好古代文学,他说这些的时候,我懒洋洋地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随即低头继续看手上的这本毛尖老师的随笔----《当世界向右的时候》。

和前一段日子读的那本《乱来》一样,这是本令人读上去身心愉快的小书,嬉笑怒骂间让人舒坦地消磨了时光,收获了精神的秋粮。

百余篇不足千字的小文章纂成手掌大小的一册书,分成十一个篇章,关于生活,关于文学,关于电影,关于人世的点滴,如刘绍铭所说:讽喻事情,软硬兼施。毛尖老师是聪明人,蜻蜓点水般“叮”地那么一笔,便点出一个奇妙的圆,圈起一个大上海,圈住一个小读者,将人牢牢地圈在她的文字里,随她发呆或是痴笑了。

她仍是那个上海滩的宁波女子,笔墨间流淌着说不尽的智慧与情意。看似漫不经心,其实处处经心。

在这本小书里,我最爱的是《大教堂》的那几篇与《悲伤的盗版》那几篇。

读着《大教堂》,倏地想起了上学期文学史学巴金先生的那段光景,那会子总觉得巴老离我们十万八千里,是两个世界的人,而读了毛尖老师的那一爿短短的小文字,却仿佛看到了巴老的面孔,好像他便是邮局对面的那位爷爷,总是慈祥而和蔼的老人,微微笑着,令人心生暖意,仿佛那盏灯依然亮着。

同意地,毛尖老师用短小精致的文字勾勒出的唐振常、柯灵、施蛰存、邵洵美、李欧梵、刘绍铭、昆德拉……也同意焕发着生命的光彩,而不再仅仅是书籍上印刷着的黑体的名字,也不再是闻上去散发着旧书的霉味。她笔下的他们是一群可爱的老头儿,让人情不自禁地想往他们年轻时的风采,那衣袂飘飘的才子们呵,绝不仅仅活在历史的书卷里。读毛尖的文字,让我们又逢着了他们,逢着了他们的才华横溢的年代。他们非常亲切,令人热爱。

《悲伤的盗版》那几篇基本上是关于电影的文字,但不是学术性的评论与分析,而是一个观影者的心情手记。她写到了《罗马假日》,写到了《小城之春》,写到了小津安二郎,写到了娄烨,写到了一个普罗观影者的悲欢。写那些文字的毛尖似乎不再是站在三尺讲台上的评论电影的毛尖老师,而是穿梭在碟片小店与电影院搜碟观影的毛尖同学。她风趣、俏皮,三两笔墨便描绘出了中国电影观赏群中的一个群体的形象。看似笔意如天马行空,实际上里面处处藏着她的匠心酝酿呢。观影论世,她通情达理,撒起野来,她也当真是万夫莫敌的狠娘子。那一句“他们不在乎我们大陆观众,看不起咱,咱们难道就稀罕他们了?”当真是踏踏实实地道出了无数影迷愤青的小心思。这一刻的毛尖老师和苦心书写《非常罪 非常美》时的学术毛尖一样令人欢喜与崇敬。这样一个女子是现世里不可多得的奇女子。

二百七十来页的小书翻了一个星期,除了在那些沉闷无趣的课堂上抵御瞌睡虫的袭击之外,多是在床榻上翻完的。每日临睡前读上几十页,在毛尖笔下的上海滩上溜几步,看世态炎凉,看人情冷暖,听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讲那令人欢喜的故事。心可以很快地安静下来,一天里经历的烦事恼事无趣之事也就被她字里行间透露出的乐观气与天真气给驱赶得无影无踪了。我也就不得不一再感叹:毛尖的随笔呵,令生活美好起来了。

在这萃英山中读书的日子,除了阅读和网络,着实没有什么可以称得上是娱乐的活动了。而网络终究比不得阅读来得踏实安定,摸在指尖的文字是闪烁在液晶屏上的光所无法堪比的。

下雨的夜晚,缩在床上,点一盏灯,备一杯热茶,读一读毛尖老师的散文。

秋雨淅沥淅沥,淅淅沥沥,淅淅沥沥。

萃英夜雨读毛尖,何番美事更胜此?没了,再没别的什么了。用好友慧慧的话说便是:读书吧。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当世界向右的时候的更多书评

推荐当世界向右的时候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