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者叹(纯搬文)

蒜头
2009-09-23 看过
这东西本是发在novo的,写的不咋地,可是想到以后大约不会写很多评论了,所以还是搬过来吧。

最近一气买了三本书,九州志•碧之孤戾、九州幻想九月号以及科幻世界三十周年特刊。我算着三本书的文字加起来足足有五六十万了,和数篇未完成的实验报告摞在一起,瞅得我很是惆怅。
犹豫了半天我说先啃九州志吧还是,毕竟上面有豆公的葵花白发抄,可是当我真真正正翻完了整本九州志,却并不想给《龙莲》写什么文字,我看来这只是个半截的东西,还没有铺陈开来,我想我还有足够的耐性,可以等到土鳖不啃铁牛的时候再去说它。

同样不想说唐缺,虽然我爱他的文字,总是用貌似是小人物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在某一个角落里安安静静的完善着九州这个世界。只用一句话来概括《花与蛇》,唐缺这一次选择了魅族,一如既往带着点推理?悬疑?的色彩的用轻松的文字讲一个并不轻松的故事。你看吧,到目前为止我还HD的没有剧透……

那么有关《颜七夜•刺》,其实我觉得这个故事最大的亮点在于,它在辰月与天罗的对峙下别出心裁的写了一段辰月内部的纷争。
葵花王朝的主架是辰月与天罗,是傲然沉默于黑暗中注视着、想要掌控住世界的冰冷宗教与悄然沉默于黑暗中伺机夺去生命的神秘刺客交织起的暗色压抑的时代。可是这两个强大的势力本身也不会是团结如钢铁的。天罗会不留情面的清洗有叛徒嫌疑的成员,纵然上一刻还亲如手足的兄弟,命令下达的一瞬间,便是拔刀相向你死我活的对手了。
可是写辰月内讧的文章,我还真的很少读到。大约是因为这个组织的教义和力量还都不够明确,所以便不那么容易着墨么?
其实我至今仍不能完全认同和理解颜小依为甚要化装成夜莺来指导颜七夜杀人,虽然作者已经给出了一个解释……同样,我也觉得终极BOSS严若凯大人的形象和谋算都太不够拉风了。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从头到尾读完了这么一个小故事之后,忽然间有那么些感触,或者说是感动。
近来在读一部起点上连载的那种YY小说[嗯,我是什么都读一点的……],书里反复论述的一个观点说,小团体往往可以患难与共,却无法共享荣华富贵。其实你知道很多YY小说几十几百万的文字里,总有些东西还是要有点哲理的。所以我便觉得能从另一个视角来写内部并不和谐的辰月,这本身就让葵花朝的故事更多了些几乎真实的味道。
我想我们的九州是需要这样的小故事的,我们需要这样的小人物,他们身上依然有九州人物近乎共同的一个特点,是为了守护什么为努力的活着,可是努力在这样仓皇的洪流中挣扎着,哪怕耗尽自己全部的力量和信念乃至生命,却什么都换不来,想要守护的不在了,身无长物,只是漂泊的活着,只是活着。生若飘蓬,其实这样的话用以形容颜七夜,也许是比放在缇卫七长之一的苏晋安身上更适合的吧。
好吧,如果说上面的话依旧侨情,那么我想说,这篇文章之所以感动了我,只是因为一个词而已:心源流幻术师。我忘记最早读到这个词是在什么时候了,04年或者05年初?我还记得那是九州最蓬勃发展的时期,我还愿意为了读书而去认真的思考和了解一切有关九州的设定。我还隐约记得自己曾读过那样一个小故事,大约是遥控大人的作品吧:一个年轻的心源流幻术师在经历种种真实与幻象后,极力的否定现实,宁愿以为自己一直在虚幻中。我至今也还记得“五流十三派”这个有关秘术的设定……虽然已经不能叫全其中所有的流派了……抑或这个设定是否已经废掉我都不再了解。
其后的很多年,我却不大能再看到以秘术师为主角的文章,大角的《鸦巢决战》也许算一个,可是里面的描写与氛围,又实在不是我所认同的九州了。
……
一下子扯到题外话上去了,嗯,其实我只是想说,我能从文章中感受到作者的真诚,鱼离泉大人是在努力的融入九州,小人物、辰月内讧、心源流,当这样三个词语放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就可以看得出作者对于九州所下的功夫,所做的思考。如今能读到的纯粹的九州文字实在不多了,我至今怀念天然居、怀念龙渊阁、甚至开始怀念鹤雪团和厌火城。我会害怕某一日,当我们举着九州的旗号去开发神秘的云州、殇州甚至九州海外的万国的时候,当作者们肆意挥洒文笔写出很多精巧美好的文章的时候,我们沉醉于的却只是某篇奇幻小说,它虽然冠着九州的名字,却已经失去了真正的九州精髓><
笑,这也许是我太守旧太怀旧吧,大可在脑门上贴一张“九州遗老”的字条以示自己虽不资深但却迂腐的信念了。总之,作者的能力可以是不断提高的,但是一个真正的愿意写九州的态度却很难得。当有一个作者愿意认认真真的去研究九州的设定,让自己的故事真正为九州这个世界而服务,这总是一件很美好很光明的事情,我觉得九州是需要这样的态度的作者的啊。
当然- -坛子里高人太多,我于夜半昏昏沉沉的敲下这些凌乱的文字,全无条理可言,自己回头都读不太懂了……也就不指望它说的有什么道理或者给人什么思考,希望不会因为上面的某些话引起什么议论- -求同存异吧。


嗯,上面说得好像是个结尾,摇头摇头,其实这篇读书笔记还米有结束呢= =口胡为甚我总是这么字数爆炸啊= =
于是在一个不高明的过渡句后,这篇不高明的读书笔记终于进入了它的正题,《葵花秘闻录•陨星》

星辰在上
其实我很喜欢狗狗安排的那段有关古伦俄先后与雷枯火和古秋连的对话。
“朝中的势力要如何安抚?”
“都是些坐吃等死的老人,不用记挂。”
“天启的乱党又要如何?”
“老人身边的狗,虽然叫得凶,不过是些狗而已。”
“诸侯呢?”
“提线木偶一般的玩物,我辰月又几时怕过他们。”
当雷枯火这样回答了古伦俄的时候,也就说明了强大的辰月怀着坚定的意志从黑暗中走出来,入世乱世后,何以逐渐自我消沉了。很有些辩证法的味道嘛……
我一直认为这样一段话,放在本篇文章的伊始,并不见得对全文有太大的作用,可是这样的话又是不可或缺的,因为它补充了全书的纲领九州葵花志Ⅲ中的论点,能够让整个葵花志更加完善和合理一点。这大概就是编辑作为作者的好处了吧,在更多的沟通之后,我们可以看到小说与设定彼此照应,互为补充的关系了。
或者说整个《陨星》所写,就好比在葵花志的正史的长河里,截取一朵小小的浪花放大来看,好比坊间说书、好比异志奇文。
我还记得江南在某篇刊首里说过一段话,意思大约是历史比任何小说都来的震撼,因为它是用无数人生谱写出来的。那么虚幻的九州所以感动过太多的人,也正是因为很多作者把笔墨和神思放在一个小小的事件又或人物上,让这个世界就慢慢的真实起来,它不如历史沉重,还足够我们负担、追逐进而思考些什么。
《陨星》也是篇视角和切入点极好的文章,一件历史事件,上到太子、缇卫卫长、天启四公子,下到天罗刺客、贩夫走卒,都有或详或略的描写。我记得前几天某个群的群友感叹说狗狗这篇文字数不少啊,可是读完了全文我却觉得用这样的篇幅来讲这么一个故事,已经是很简洁了啊(╯▽╰)

小女孩•太监•老人,所有的牺牲者
我时常喜欢在小说里寻觅些无关紧要的小人物,边读边想象点什么。
铁中臣握着滴血的刀,轻说着“不要怕……叔叔是好人”[这语言,啧啧,纯是骗loli得怪蜀黍啊]而下一刻却又毫不犹豫的割下了小孩子的头。
祥云太监[祥云呐……好名字……]放走了主子,死守在院子里,其实这个下场不难猜测。
独自住在荒村祠堂里的老刺客,儿孙离散,用半生为天罗守住一个据点,还要要用一己的力量与缇卫周旋
……
一将功成万骨枯,这话早已不新鲜了,可是每每你读到一些真实的小人物,他们懵懂无知又或愤懑怨恨又或视死如归的成为文章里的点点铺垫,一点点的把人心拽得沉沉的,沉到我们在不知不觉中绷紧了全部的精神,蹙着眉咬着牙直到翻到结尾,最后默然。
前日飞鸟忽然在QQ上敲我,发了个大哭的表情。
我慌忙询问是出了什么事情,她回答说:
“苏秀行死了TT”
“俺很伤心TT”
“人家好喜欢他的说TAT”
其实那一刻我忽然想到的是莫研和小猴子。
“为君者,就要有抛弃臣子的准备。”
“是这样么?”
“是的。”
其实是很平淡的句子,可是却透着铮铮的寒意。
“让小猴子跟你们一起走,我还想看她嫁个好人家。”
这样的话才是真的让人泪目的啊,再优秀的天罗刺客也终究是人,也会有相亲相爱,会有喜怒哀愁,会坐在肮脏街口的小摊上共吃一碗面,会并肩作战,会对伙伴的未来有美好的期许……不管那是不是奢望。
可是我们的小猴子终于没能走到最后……
一路上已经牺牲了太多人了,不能回头,不能哭泣,不能后悔,不要功亏一篑,我想苏秀行在人生的最后关头,大约就是这样不停地告诉自己要坚持的吧……
凌迟远比斩首来的残酷,《陨星》就是这么用并不算华丽的言语和文字,一道一道的在读者心里划下些许微带痛感的痕迹,当你不自知不在意着继续追逐这个故事直到终末,才会明白作者是怎样狠心的编织了一个注定森然的轨迹。你合上书,低头看自己空空如也的心房,原来血都是点点滴落在故事进程中的,所以当那个结尾摊开的时候,你已无力再喊叫,空余怅然。我想其实我们难过的,不仅仅是苏秀行的牺牲,也是小猴子、是莫研、是铁中臣、是荒村里的老李、是太监祥云,是这一路追逐中逐渐掉队的、牺牲的所有人。
其实我还想好好说说隐忍而暗自有主见的杨拓石、想说有范儿能打看似粗犷实则细致的魏长亭,想说顾宛琪[我刻意用了这个名儿……]那个非同寻常的美男管家顾襄,想说在路上逐渐成长起来的太子白渝行……
《陨星》里还有很多可以谈的东西,我看得出作者在努力的让这个故事更加丰满,我甚至觉得是字数限制了这个故事,让它没能更好更详细的展开。不过就敲字敲得手都倦了,所以就到此为止吧。
嗯,我觉得这个读书笔记的口吻整个都“奇葩”[不懂请无视= =]了,所以总要吐槽两句以显本色:
吐槽一:罗四啊、白苟啊、你们全家都是刘都尉啊……真好,我们总是不缺乏白烂的……
吐槽二:我翻开《陨星》第一页时候,看见篇首的关键字上赫然印着“苏晋安”三个字,惊喜得磨拳擦掌,可事实证明我错了……乃棉欺骗了单纯少女的感情啊甩泪T T


最后,其实我想用来收尾的话已经放在《颜七夜》之后《陨星》之前作为过渡了……我觉得《碧之孤戾》是一本成功的纯九州读物,它的成功在于小说与设定间的紧密结合,《九州葵花志Ⅲ》、《龙莲》、《颜七夜》与《陨星》这些文字是一体的,是很多人同心协力共同构建了这个故事,可以想象,这需要编辑和作者很多的沟通和彼此退让,这样的合作模式很不容易,我是觉得维持完善这样的方式,真的可以让我们的九州走得更长更远,这是个好方向,我乐于持续关注。
最后的最后,我不知道给这个读书笔记起个什么样的名字比较好了……因为敲字时一直在循环播放一首刚出炉的九州歌,我不是它的参与者,却旁观了它历经三个月的酝酿终于发布的过程,所以仅以歌名为文名,贴下此歌的片段歌词作为真正的结尾。(歌词作者:ET瓶子)

蔷薇随流水湮灭
花瓣飘零如蝶
亡者叹回看过往
有谁能名垂万年
待一生奋勇身灭
鲜血染红胸前
流连在三生河边
看历史过云烟
3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1条

查看全部11条回复·打开App

九州志·葵花·碧之孤戾的更多书评

推荐九州志·葵花·碧之孤戾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