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宗教观

野旷
2009-09-23 看过
吴经熊是个令我佩服的人物。他用英文写成的《超越东西方》,其实更像是他的自传。结果书的后面建议上架为宗教科学。当然了,在我国的话,只要跟宗教有关的都是宗教科学类,这毫无疑问。
对于宗教,我总是不能信仰。大学的时候老是有外国留学生乐意担当传教士的角色,那个叫Kelly的女学生,从大一劝我,直至我大四她去南京,我都没有被她说服,中间还有一个被她说服信了基督的女孩子,一直劝我皈依,我也试图皈依,也买圣经读,也去圣约翰教堂做礼拜。可不知道为什么,我终究不能信服,看到教堂里虔诚的教徒,看到他们祈祷到深处的流泪,我有的只是佩服。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达不到他们的境界。是我罪孽太深,基督一时挽救不了我还是别的什么?
今天,阿丁在看《超越东西方》的时候问我,我们为什么不能那么容易产生信仰?
我说,我们被奴化了,被糟蹋了。
下午我还在想这个问题。为什么吴经熊可以产生基督信仰?因为宁波以前是半封建半殖民统治,宁波有好多外国人建的教堂,而且当时建立了许多教会学校,有好多外国人在那里当老师,宁波人受到西方文化的强烈冲击。吴经熊的父亲是当地有名的银行家,是当时的知识分子。当时,吴经熊及其哥哥念的都是教会学校,也就是说他们从小就接触的信仰这个东西,自然对他的成长产生极大的影响。而我们呢?到了中学政治、历史课堂里才知道宗教,但是教学也是以宗教是迷信的说法灌输给学生的。我们会有什么信仰?唯一信仰的是科学主义。我相信这个世界上,科学唯物主义。可是,我们难过了,感觉有罪过的时候,能够向科学唯物主义忏悔和祈祷吗?能够一起去寄希望于唯物主义吗?
我曾经去试图研究佛教,我不喜欢佛教的过于消沉,也不喜欢基督教的原罪说。
我没有信仰,如果非要有信仰的话,就是有点迷信。这是受我妈妈的影响,但是对于迷信,我既排斥又恐惧。
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6条

查看全部16条回复·打开App

超越东西方的更多书评

推荐超越东西方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