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瑟无端,谁复商量管弦

[已注销]
2009-09-23 看过
周末,捧一本唐诗,阳光自窗口进来,书影斑驳,时间停了下来,一直往回走,千百年前,谁教会我写瘦金体?

诗集里夹着一笺,是早年的涂鸦——犹记当时年少,青梅羞,斯文同窗共耳语,刹那芳华,玉郎成陌路。

一边念一边捧腹,这斯文同窗如今去了哪里?按照惯例,一定是挺着啤酒肚消失在茫茫人海里了。

诗里最爱李义山,词里最爱韦端己。

唐诗多写相见欢,宋词皆是伤离别,李义山是例外,这是个深情的男人,篇篇言情,字字血泪。

他的七律无题,是无法超越的艺术瑰宝,华丽的,凄迷的,伤感的,无休无止。前几日在博客里见到有人评义山诗,尤其推崇那句“断无消息石榴红”,喜得心花怒放。

无论是《无题》,抑或《锦瑟》,他喜欢短命的东西,芭蕉、杨柳、梅花、石榴、蜡烛、珍珠、夕阳、春波、流水,将这些转瞬即逝的物事信手拈来,组成惊心动魄的句子。

他的诗不仅仅是言情,此人一生郁郁不得志,仕途、爱情、名利纷纷擦肩而过,“古来才命两相妨”,每一首无题看似都在言情,实则掺插着作者的生平感触,对世态悲凉人情冷漠的无奈。

一树碧无情,是人无情?还是草木无情?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宓妃愁坐芝田馆,用尽陈王八斗才,是调侃,抑或感叹,在宿命面前,连才高八斗的子建都无可奈何,也许宿命只是用来制造伤痕的。

留的残荷听雨声,是凄凉的最高境界,亦是浪漫的最高境界,一个秋雨的夜,听那些枯败的荷叶上的雨声,比雨打芭蕉更叫人生愁。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只是这如花似锦的年华啊,谁为我驻守?多情的锦瑟犹自缠绵,庄生晓梦,梦里那只蝶能否飞过沧海?当年的那段情,注定成为追忆。

水仙欲上鲤鱼去,一夜芙蓉红泪多,昨夜轻风骤雨,水仙花落了,塘里的芙蓉上滴滴清露,如同我的泪,我在思念着谁?思念能否一如鲤鱼,跳过煎熬这一关。

红楼隔雨相望冷,珠箔飘灯独自归,隔楼相望,咫尺已是天涯,看得见的相思,触不到的温柔,后来,我还是一个人回了家。

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爱情是一场镜花水月的梦境,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的心,明知道相思最后终成灰,只是,谁能阻止爱,如同阻止春花不再绽放。

夕阳的余晖染红窗框的时候,合上诗集,读他的诗,要倾尽全部的心思,一句足以憔悴三年,然而仍舍不得搁置,在寂寞凄惨里,试着读懂这个深情的男人。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义山到底是太悲凉了些,黄昏有黄昏的美丽,没有黄昏,何来黎明?

 

 

附一段笑谈:

不久前老友将女儿送来,命我叫她背唐诗,顺手拿起王昌龄的《闺怨》,那孩子嫌字多,她们都只喜欢“鹅、鹅、鹅。”

老友问:“这是谁的诗?不教夫婿觅封侯,那要夫婿做甚?穷书生惯于写酸句子贻误终生。”

“你懂什么?王昌龄的七绝在行家眼里是神品,堪比李太白。”

“什么七绝八绝的,那么多字谁记得住?挑点简单的,有没有一绝?”

我冷笑,“有,阁下便是一绝。”

后来叫那孩子背《相思》,这是王维最拿手的五绝,她到底还是记不住,恰好当日的晚餐有南瓜汤,于是我略施小计,小丫头便在餐桌上当着所有人的面理直气壮地念:红豆生南瓜,春来开黄花,愿君多采摘,此物最香甜。

老友长恨耿耿。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李义诗集注李义山文集笺注的更多书评

推荐李义诗集注李义山文集笺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