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更

linthorxiao
2009-09-22 看过
酝酿了很久,想写写阿更,本书的作者,我以前的同事,同事中难得的好朋友。
对于这本书,我没法用语言来描述,因为我知道,它凝聚了阿更太多的心血,还有泪水。而我还没有发明能够概括这样的艰辛的语言。
阿更,相识于四年前,当时我刚刚来到这家报社,失恋、彷徨。
得知同一个部门中有个写人物的高手,自然地就有了心理上的接近。此前,我在一家人物类报纸实习,那是我重要的起点。
只是,阿更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冷漠的,甚至,有一点点傲慢。后来我才知道,那时她正处在联系采访与写作的煎熬中。
事实是,一开始就显示出热情的人,不一定是友好的。而起初的冰冷,却往往是真诚的假象。
那次在雁栖湖,一屋子的人在唱歌,阿更说,谁想出去走走?“我!”说不好是排斥吵闹的天性使然,抑或是受接近她的好奇心左右。
于是有了我们第一次的长谈,在有点清冷的湖边。忘了说什么了,只记得那是个很长很长的交谈。
阿更,是文学的,热爱鲁迅;阿更,是理想的,在文字被批量制造出来贩卖的年代,她坚持一个一个字地戳出思想。
阿更,也是生活的。那年的10月,我刚刚搬家,她在二十分钟内炒出了一桌好菜,庆贺我乔迁。而在我搬了无数次家,总算稍稍安定下来后,阿更和我一起熬排骨玉米汤,剁玉米的方法,都还是她教给我的。
我的生活发生过很大的变故,大得在当时的我看来似乎永远也无法逾越,无法面对,只想逃得远远,越远越好,甚至,一辈子也不想回来。
云南,我接到阿更的短信,她千叮万嘱,千万要好好活着。那般关怀,至今难忘。
后来,遇到木木,每次和他吵架,一找阿更倾诉,她就会劝我要知足。她见过那根木头,并且坚持认为那是我最大的福气。
一年多前,给阿更介绍了出版社的朋友,之后就沉浸在自己的小日子中,甚少关心她。此间屡次因为情绪不佳找她疏解,才知她为了书的写作和出版,不知哭了多少次。那般艰辛,谁能解?
直到书快要出版了,我才知道,她换了出版社,兜兜转转,此间滋味,只有她才能体味了。
现在,《中国不缺建筑师》就在我的床头。我一口气买了八本,我要送给用心阅读阿更的人,让更多人读到阿更用心的文字。
很多文章,我那时候都在报纸上读过,同事中惯常用的一句话是,阿更写建筑师,已入仙境。不过,拿到书才发现,很多篇章,很多人物,阿更都用心地重新写过,她绝没有将为报纸写作而多少显得仓促的文字堆积到一本书中,尽管那时候的文字也是掏了她的心的。
阿更的书出来了,以前的编辑,同样是我很欣赏的女子管是她书的发行人。缘啊!管结婚了,据阿更博客说,新郎很实在。很靠谱。很温顺。很体贴。很幽默。很闷骚 。配上同样靠谱,同样幽默,同样闷骚的管,是多么可喜可贺的事啊!
上周六,木头总算抽出时间,和我去买了钻戒。第二天,睡眼朦胧中,接到阿更短信,祝福我找到心灵的归宿。
只是,我亲爱的,知道吗,这是我一直在心里想对你说的。
7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0条

查看全部10条回复·打开App

中国不缺建筑师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不缺建筑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