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革命 与 俄国革命

abcdxjs
2009-09-22 看过
    中断了几个月,终于把剩下的读完了。

    这一本相比柏克的《法国革命论》或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或是更早之前的 米涅,更多是一本史料。当然,阿克顿就算是历史讲稿也不可能不穿插他的评论的,无论是对各种各样的人物的评价,像什么“所有高卢学者中最著名的”(阿奎那)之类的“最XX的XX”是典型的阿克顿风格。

    虽然本讲稿中,真正的阿克顿个人的评论非常少,但我们还是可以看出作为一个古典自由主义者在评论这场最著名革命时所坚持的立场:对权力的各种制衡:司法法院独立、联邦制,宗教、良心自由的重要性。。。这些在阿克顿的著作里他可是不厌其烦地重复着,可惜却都是启蒙运动到法国大革命所缺乏或要摧毁的,对平等的狂热使得他们摧毁贵族教士们的财产,对民主的狂热使得“全体人民”不受约束成为了暴君。。。

    对于十八世纪启蒙时代对理性的滥用(哈耶克在其著作中所指责的唯理主义“法国传统”)、对传统的蔑视,无论是对大革命持最先最激烈批评的伯克,或是对本国人民所作所为抱以很大同情的托克维尔,均有过精辟的论述。受他们影响甚深的阿克顿,当然也同样作过评价:“有助于现代自由生成的理性能力的有限性,产生于宗教上对神明事业的最高精神想像,法国大革命结束了理性有限性的生命。原因倒不是由于人们不能忍受贫穷、痛苦和悲惨的煎熬,而是因为人们被教育成了宁可选择毁灭和死亡,也不要错误。”(见《自由与权力》)

    托克维尔在《旧制度与大革命》中有过我认为是最为精辟的评论(这段话在注释里,可能少有人注意到):“有人说,18世纪哲学的特点是对人类理性的崇拜,是无限信赖理性的威力,凭此就可以随意改造法律、规章制度和风尚。应该确切地解释一下:真正说来,这些哲学家中有一些人并不崇拜人类理性,而是崇拜他们自己的理性。从未有人像他们那样对共同智慧缺乏信心。我可以举出许多人,他们几乎像蔑视仁慈的上帝一样蔑视民众。他们对上帝表现出一种竞争对手的傲慢,对民众则表现出一种暴发户的骄傲。真正恭敬地服从多数人的意志同服从神的意志一样,对他们来说都是格格不入的。几乎所有革命家后来都显示出这一双重性格。这与英国人和美国人对其公民多数人的感情所表现的那种尊重相去万里。在他们国家,理性对自身充满自豪和信心,但从不蛮横无礼;因此理性导致了自由,而我们的理性,只不过发明了一些新的奴役形式。”(托克维尔在其著述中使用“新的奴役方式”来指称社会主义,哈耶克的成名作《通往奴役之路》书名正来自于此)

    越读法国革命史就越不可避免地觉得法国革命和俄国革命确实是有太多的地方相似,从思想准备到革命过程以及悲剧性的结果都非常地相似。上面所提到的几点其实在共产革命里面是更加突出的:启蒙作家推崇的要用以全盘改造社会制度的“理性”,到了20世纪更是升级成了“科学社会主义”;反宗教的运动在社会主义里就更不用说了;不受约束的“公意”和罗伯斯庇尔的“自由的专政”当然更发展为“人民民主专政”,同样都冠以代表人民的名义;对平等、平分财产的狂热更是达到了极致(杀某一阶级,无论是贵族教士还是资本家地主富农都没多大区别);甚至两者都是以革命理念的“普世”自居,要推行全世界范围的革命;而结果均以造就了“地球上前所未有的、最专断最恐怖的政府”(伯克语,见《自由与传统:伯克政论集》 )而告终。

    由两个革命之间的惊人相似,而且事实上,大革命之前的社会主义空想思潮在法国就已经非常普遍了(见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第三篇 第三章),更别说还有马克思所赞扬的巴贝夫平等密谋了。因此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它们是同一股潮流发展的产物(思想上即哈耶克所痛斥的唯理主义)。考虑到法国以外的人民特别是像中国这样的第三世界,更多地是知道卢梭的社会契约、民主理论,更多的是只知道法国大革命的口号自由平等博爱,,而知道这场革命是以恐怖结局的就不多,对于其错误的指导思想和暴力行为有所反思的就更少了,因此也就难怪20世纪会出现它的升级版本。

    不幸晚清至民国中国受的更多正是这种哈耶克所痛斥的“法国传统”,至少也是变了模样的伪自由主义,就算是当年至今天最受推崇的胡适,去台湾之前最多也只能算是社会民主党人。言论自由新闻自由民主选举这些他们能不断地强调重复,但理想却是要追求“均富”,要“节制资本”(孙文语,他的民生主义其实差不多就是社会主义来的),要“国家”来搞建设,却不懂得古典自由主义所强调的自由的真正基石——财产权,私有制和经济自由。。。。这个又说到经济自由上去了,已经有点离题了,今晚就暂时打到这里了。
6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法国大革命讲稿的更多书评

推荐法国大革命讲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