呐喊

我给狗煮过鸡蛋
2009-09-21 看过
       我在年少时曾读过许多书,后来大半忘却了。记忆之中的点点回闪,也似乎多是与鲁迅先生的作品有关。记得少年闰土、记得败落秀才、记得阿Q精神、亦记得吃人的妄想。鲁迅曾在《序》中写下这么一段: “假如一间铁屋子,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然而是从昏睡入死灭,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现在你大嚷起来,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你倒以为对得起他们么?”——“然而几个人既然起来,你不能说决没有毁坏这铁屋的希望。”于是,先生便开始提笔写作,为了不能忘怀的往日悲愤,用那呐喊来慰藉在寂寞里奔驰的猛士。
   《呐喊》一书是先生1918年至1922年所作的短篇小说的合集,此时期恰是辛亥革命到五四运动时。乱世的动荡,战争的冲击,国内国外各种斗争和冲突继以爆发。愚昧重压下的中国,需要经过“涅磐”然后才能新生与腾飞,正是由于致力于国民精神的思考和关注,鲁迅在仙台幻灯事件的刺激下毅然弃医从文,决定用文学的形式唤醒“不久都要闷死了”的“铁屋子”里的“许多熟睡的人们”,一道起来“毁坏这铁屋”,以拯救国民精神。
   在这本书中,不论孔乙己的生活,还是那可笑的“药”,或者是长大后的闰土,都充斥着旧中国人民的愚昧和麻木,亦揭示了旧社会吃人的现实和民不聊生的凄惨景象,也难怪鲁迅先生要向同胞们“呐喊”了。
   书中的阿Q可以说是病态的国民精神的集大成者,他的精神胜利法就是病态国民精神的核心。他始终没有意识到自己是一个真正的人,直到被押上刑场画押时,还处于麻木、漠然的状态。他的人生几乎没有主动性,始终处于被动之中,仿佛是不经意被抛入生活。和阿Q厮混在一起的王胡、小D等人也莫不如此。从他们与阿Q的纠葛中,不难看出他们的可怜,几乎与一般动物无异,也是本能地生活着的。
    比较起来,单四嫂子、闰土、七斤嫂这些人都是地道的农民,没有阿Q身上的那种几分市侩气和油滑相,但是她们都没有活出个人样来。对于单四嫂子来说,宝儿便是她活着的唯一理由。可是宝儿却死于迷信,于是精神便失去了依托而沉沦于昏暗的深渊。《风波》看似写张勋复辟的闹剧在普通乡村产生的余波,其实质则是突出了这些普通农民的悲哀的精神天地。从七斤嫂诚惶诚恐地对待七斤辫子的态度便可看出她一直是为皇上活着的,皇权意识竟然成为她精神的主宰。于是,充当奴才,做稳奴隶便成为她这样的农民的人生态度。而赵七爷的狐假虎威不就是建立在农民的这种文化心态之上的吗?闰土的苍老变化不仅是生理的,更重要是精神的。少年闰土是那么的活泼而朝气蓬勃,如一棵茁壮成长的苗儿。可是,在数十年后再次见到他时,他已完全变了模样,精神失去了光泽和亮丽,显得呆滞和木讷,成了一株枯蔫了的禾苗。他的精神世界没有什么生机,荒寂如沙漠。乡间的道德习俗与传统的思想意识已将他的个体精神吞食掉了,使他的灵魂沉落在黑暗的深渊之中。
    而相对于从平实的故事中反应社会现实问题来说,《狂人日记》则走了另一条不同的道路,我认为它真正地从正面表达出了鲁迅对这个社会的认识,通过一种看似怪诞的手法披露这吃人的社会丑恶嘴脸。并在最后提出“救救孩子”的呐喊,为何要呐喊?为何要革命?不呐喊要亡人,不革命要亡国。现在再读此书,尤为体会个中含义。
    先生的呐喊,需要人们去细细品位:在他的字里行间,隐隐能看到他对新生活对未来变革的一种追寻;从他的书籍里,诵读的人如醍醐灌顶幡然醒悟,追求国之独立的人能得到力量勇往直前。即便有流血有牺牲,但为了自由的斗争,为了人类解放事业的胜利,这撼动人心的呐喊犹如那暴雨袭来前的滚滚雷鸣,响彻了天际,人们睁开双眼,从沉睡中醒来。




——————————————————————
此文有些许节选
2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鲁迅经典全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鲁迅经典全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