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奈的轮回

后皇嘉树
2009-09-21 看过
毛泽东是爱读书的。他在中南海的那间卧室,令人震惊的不是奢华的装饰,而是那铺天盖地的书籍——连床都有一半的空间被书挤占,他只能在另一半就寝。

很多老同志在回忆录中说主席是心胸宽广、虚怀若谷的人,但老人家至少有过一次不宽容:有一次,一些书被人弄丢后,他大发雷霆,很久都难以释怀。1947年,胡宗南大军压境,毛泽东和他的军队不得不撤离延安。那些与毛泽东朝夕相处的家什大多流失,而大部分书却在两年之后,辗转千里,与他在新都城北京相逢。

无论是在疲于奔命之际,还是在安逸恬静之时,读书始终是毛泽东生活中的大事。这让很多人无法理解,为什么一个人能如此嗜书如命。难道书本真有如此大的魔力?有人说这是习惯使然。据说,青年毛泽东能在闹市读书而不为外界所动。很多老师都用这个事例勉励可爱的学生们热爱读书,但很多调皮的学生会好奇地问读书为什么一定要在闹市。

那场“险隘经验论”的争论,让毛泽东身陷窘境。此前,对这位操湖南口音的图书管理员,胡适、傅斯年等北大青年才俊都流露过不屑的神情。这些都深深地灼伤了毛泽东的自尊心。后来,他在延安安顿下来,开始了“发愤读书”。作为共产党的领袖,毛泽东涉猎过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和恩格斯的《反杜林论》,但他最喜欢读的、读得最多的是列宁的著作。列宁凌厉、明快的文风也影响到毛泽东的写作。斯大林当时在共产党世界如日中天,毛泽东不仅读斯大林的著作,还时常引用斯大林的论述批判从莫斯科回来的王明等人。这些留学苏联的人被指斥为“言必称希腊”。他们再也不敢给毛泽东扣“狭隘经验论”、“山沟里的马克思主义”等帽子。因为此时的毛泽东已能灵活地引用马恩列斯的经典语录演说、写作。(三十年后,林彪率先在军中号召学习毛主席语录,邀得了毛泽东的欢心。)斯大林对毛泽东能娴熟地引用自己的话表示满意,这帮能说一口流利俄语的人只能噤若寒蝉。读书对很多人而言,也许只是消遣,但对此时的毛泽东而言,却有不同寻常的意义。在延安的十多年里,住在窑洞里的毛泽东读过无数古籍,书中的“韬晦”对他而言是一笔宝贵的财富。但参议员傅斯年访问延安时,毛泽东意味深长地为故人题诗:“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

在1949年10月1日之前,也许有这样或那样的原因限制了毛泽东读书。那么,在此之后,他大可随心所欲地读书了。1958年,北京图书馆换发新的借书证,工作人员出于对领袖的爱戴,将毛泽东的借书证编为第一号。拥有第一号借书证的毛泽东可以说能读遍他想读的书,但他读了些什么呢?

我这里有一张毛泽东1959年10月23日开出的书目。他即将外出,照例要带很多书。书目里包括《资本论》这样马恩列斯的二十多本书,《荀子》等中国古籍三十余种,以及黑格尔的哲学书等。至少有一百多本书的书目里,最多的仍然是厚重的古籍,没有一本关涉到民主、自由、博爱。虽然十多年前重庆的《新华日报》对这些词津津乐道。

这种阅读,或许解释了他的时代依然只是二十四史的延续……
32 有用
8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3条

查看全部23条回复·打开App

毛泽东的读书生活的更多书评

推荐毛泽东的读书生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