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意义即在生活本身

novemberrose
2009-09-21 看过
很久了,只是读文学类的书,很累的工作间隙,这更容易,也更轻松。

于是,增添的只是闲愁琐绪,更敏繁的内心。

断断续续,用了近两个月时间,读完了李泽厚的《历史本体论》,132页的薄本,8万多字。

久违的欣喜与诚服。这个曾在青春期严重影响我的老人,虽然买了他许多书,但除了在校园里曾认真地读过一部分,大都只是整齐地码在书架。

《历》是曾试着读却没有读下去的,这一次鼓起勇气拿起它,只是因为它薄。

是啊,每天已很累的大脑,不想再为Aristotle、Kant、Heidegger、Nietzsche、EinStein等等的伟大头脑所累。

 

所幸,尽管提及了他们的观点,并执意只用这些人的英文名字,李并没有纠缠于他们的阐述论证,而是托出自己观点:“我所谓的‘历史本体论’便只是强调以人与自然(外在自然与内在自然)的历史总体行程来作为一切现象包括‘我活着’这一体己现象的最后实在。”“所谓‘历史本体’或‘人类学历史本体’并不是某种抽象物体,不是理式、观念、绝对精神、意识形态等等,它只是每个活生生的人(个体)的日常生活本身。”

正如他的序里写的,这本书采取了与当今哲学晦涩艰深大相径庭的“大众哲学”的通俗路途。只是随手札记,没有多少论证,也没有多少引证,甚至有时是跳跃性的表达和书写。就性质说,它属于Kant所谓主观“意见”,而并非客观的“认识”,即不是追求被人普遍承认的科学真理,而只是陈述某种个人的看法。如果这些看法能对人有所启发,也就“是这种话语的理想效果”了。如果本书被人认为根本没有“学术”水平,不符学术规范,应该批判或铲除,那他也心甘情愿,觉得没有什么关系。

 

或许,这正是适合我这样非专业亦非学术的阅读罢。

 

一本书,划了太多的铅笔印。也许读书,就是要读够一够才能达到的,可以多调动一些脑细胞,可以恍然大悟,可以自惭形秽却心悦诚服。

 

李对我说,“人沉沦在日常生活中,奔走忙碌于衣食住行、名位利禄,早已把这一切丢失遗忘,已经失去那敏锐的感受能力,很难得去发现和领略这目的性的永恒本体了。”“传统哲学经常是从感性到理性,人类学历史本体论则从理性(人类、历史、必然)始,以感情(个体、偶然、心理)终。‘春且住,见说得天涯芳草无归路’。既然归已无路,那就停留、执着、眷恋在这情感中,并以此为‘终极关怀’吧。这就是归路,归依,归宿。”“既无天国上帝,又非道德伦理,更非‘主义’、‘理想’,那么就只有以这亲子情、男女爱、夫妇恩、师生谊、朋友义、故国思、家园恋、山水花鸟的寄托,普救众生之襟怀以及认识发现的愉快、创造发明的欢欣、战胜艰险的悦乐、天人交会的皈依感和神秘经验,来作为人生真谛、生活真理了。为什么不就在日常生活中去珍视、珍惜、珍重它们呢?为什么不去认真地感受、体验、领悟、探寻、发觉、‘敞开’它们呢?”“不正是在这里,你才真正活着么?人生无常,能常常住在心灵的,正是那可珍惜的真情‘片刻’,此中大有深意在。只有它能证明你曾经真正活过。于是在这日常、平凡的似乎是俗世尘缘中,就可以去欢庆自己偶然的生;在这强颜欢笑中,这忧伤焦虑中,就可以去努力把握、流连和留住这生命的存在。”“何必玩世逍遥?何必诅咒不已?执著它(体验)而又超脱它(领悟),不更好吗?这就是生命的故园情意,同时也就是儒家的‘立命’。‘命’并非别的,它关注的正式这个非人力所能主宰、控制的人生偶然。别让那并不存在的、以虚幻的‘必然’名义出现的‘天命’、‘性体’、‘规律’主宰自己。重要的是让情感的偶然有真正的寻找和家园归宿:‘山仍是山,水仍是水’,在这种种似如往昔的平凡、有限甚至转瞬即逝的真实情感中,进入天地境界,便可以安身立命,永垂不朽。”“‘慢慢走,欣赏啊。’活着不易,品味人生吧。‘当时只道是寻常’,其实一点也不寻常。即使‘向西风回首,百事堪哀’,它融化在情感中,也充实了此在。也许,只有这样,才能战胜死亡,克服‘忧’、‘烦’、‘畏’。只有这样,‘道在伦常日用中’才不是道德的律令、超越的上帝、疏离的精神、不动的理式,而是人际的温暖、欢乐的春天。它才可能既是精神又为物质,是存在又是意识,是真正的生活、生命和人生。品味、珍惜、回首这些偶然,凄怆地欢庆生的荒谬,珍重自己的情感生存,人就可以‘知命’;人就不是机器,不是动物;‘无’在这里便生成为‘有’。”

 

录入这么多,并不觉得烦累。

困惑迷茫时,曾花很多个小时看有关宗教的纪录片,也一度进入、理解、认同。但过了些时间,便走了出来。的确,让一个永远不见的人格神统治自己,或者只自顾自地随性随欲而活,都不是中国人的文化心理。林语堂说中国人“明知此生有涯,仍保留着充分的现实感,走完人生应走的道路,尘世是唯一的天堂。”生于斯长于斯的我,该有这样的文化基因才对。

但是,许久以来,自己驱赶自己,总以为“天堂”在别处,在远方。把每日活成了任务和负担。

工作,只知尽力,不知满足;感情,只知需索,不知体味;生活,只知计划,不知享受。连每日的打扫、锻炼,都变成了不完成便不安的“工作”。做着一切时,只忘了问,为了什么?

追逐飘渺的、自己也无法具体描绘的一个牵引,渐渐的,这个牵引变得越来越模糊,倒是牵着的这根绳子本身变得紧绷。拉着自己向上、向上,发丝全都拽起,一点点挪动,却并未如想象般升腾。没有到达圣境,却瘦干了生活的肉身。

 

“担水劈柴,莫非圣道。”“桥边红药,知为谁生?”“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不为谁生,也不为谁落。花自开,水自流。

谢谢李先生说出这句:“生活意义即在生活本身”。
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历史本体论的更多书评

推荐历史本体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