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与文学之间——评《解放战争》上

ourmfzh
2009-09-21 看过
    纪实文学或曰报告文学有一种天生的尴尬,那就是到底是偏向纪实,还是偏向文学。如果专注于前者,那么此种文章多在于揭秘一种不易被一般公众所熟知的事物,更多地是在满足读者的猎奇心态;如果专注于后者,则纪实反倒成为了文学创作的累赘。
    这部《解放战争》,或者说是王树增的整个战争系列都面临着这样的窘境:更确切地说,他夹在了纪实和文学的中间。
    但凡对这本仅上部就有七百多页码的书籍感兴趣的读者,其对解放战争的了解程度往往并不逊于王树增。单纯的纪实也早有历史学家做出了符合学术标准的成果。而这样的宏大主题,显然不适合文学的写作。
    那么,王树增该怎么办呢?
    《孟良崮》一篇的写作,可是视为王树增对这个问题的一个解答。孟良崮战役由于其富有想象力的作战方案以及歼敌一个美械师(实际为一个军)的辉煌成果而被记录在中学的历史课本和军队的战史上。面对这样一个知名的事件,王树增的处理方法非常巧妙。他从一个运粮队队长的见闻开始写起,用一种文学的手法写这位队长一路上的所见所闻,道出了战事的吃紧,从而自然过渡到了纪实的层面:野司对于战役的构思,敌我的行动,在穿插了一系列战斗小故事后,作者的视角又回到了开头提到的运粮队,运粮队成功将粮食送到了饥肠辘辘的战士面前。而且还回应了开始部分的悬疑。最后一个大团圆结尾。整个过程一气呵成,从细节到宏观,视角转换得非常自然。
    这大概就是一种王树增风格,他也就是用这种风格来应对纪实文学的尴尬的。
    王树增应该是最适合在《百家讲坛》上讲了。满肚子细节加上基本的宏观史实阐述,绝对能让一干人等听得入迷,然而作为一本书来说,尤其是一本这么厚的书来说,这还远远不够。
    记得在《远东:朝鲜战争》里,王树增在写横城反击战的时候穿插了一个小细节,在这个细节之后,他又自然地插上了一段小议论。这段议论使得这篇文章由说明文升华到了议论文。或者说,感染力大大增强。在这个不再相信宏大叙事的年代,这种小细节加上一小段议论具有极大的煽情力度,而且也不会让感到矫揉造作。
    这也是一种王树增风格,但是在《解放战争》中却鲜有出现。
    作为一名体制内的学者,不管是自觉还是被要求,对于领导人的赞扬是必不可少的,王树增将这种赞扬从对几个领袖的赞扬扩大到了军团首长,他试图将这些首长刻画地有血有肉。与对领导的赞扬相对的,是对普通战士和老百姓的赞扬。王树增显然想要大力渲染后者,他试图将一些类似军民鱼水情的宏大概念细化到一些具体事件上,但是作为一本篇幅如此之长的书,反复重复同一概念,不断强化,会引起读者一定的反感。
    总的来说,这本书值得那些欲对解放战争这段历史进行非学术的仔细了解的人阅读,即使篇幅有些长,但是读起来并不会觉得吃力,毕竟,王树增的语言是很朴实的,他也是用这种朴实的语言讲述了一场壮烈的战争。
13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解放战争(上)(1945年8月—1948年9月)的更多书评

推荐解放战争(上)(1945年8月—1948年9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