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吧

[已注销]
2009-09-21 看过
神奇的是 我是在drop了literature这门课之后才开始认认真真读叶芝的诗。
首先申明。我应该是挺个悲观的孩子。
不知道多少人透过叶芝的诗,在看他一生的爱情的时候,有没有想起自己曾经的那些奋不顾身呢?
大家都喜欢《当你老了》。水木年华的《一生有你》是不是也在向这首诗 向这种感情致敬呢?美人迟暮,英雄气短。韶华不再,而我的爱一如往日。
可是 什么是爱呢。你永远只是远远望着一个人,看他(她)为别人微笑哭泣。叶芝总是有无穷无尽的感慨 为什么Maud Gonne不爱他。他似乎也在质问自己 为什么可以爱一个人那么多年 为什么另一个人也可选择拒绝自己那么多年。我觉得说不定两个人最后都偏执了。一个偏执于说爱,一个偏执于拒绝爱。
当然在《His Memories》里,也提到他们俩之间某段极为亲密的记忆。好吧 不喜欢一个人 也可以做是吧。我是后人当然办法知道当初的情感纠葛。我个人不喜欢Maud Gonne 你不喜欢人家 你干嘛还不放手?年少时浓烈感情 才让叶芝到了年老的时候都还是难以忘怀。

想不明白的是 爱,不应该是给对方温暖的么。当然这种解释会让人感觉目的性太强 难道总要去证明爱的存在么?我总觉得 有一个东西的存在 总该显示出一些相应的影响啊。难道那感情真如风一样,你可以知道,却没办法体会吗?
问题是 我们凭什么觉得我们是在爱着一个人的呢?
你愿意付出 你也愿意牺牲 你愿意等待 你更无怨无悔。可是如果那个人一点都不需要 也不在意 这算是爱情么?
好吧。感情这东西 也许永远都不能用结果或者意义来评判。

小的时候很感动于温柔而隐忍的爱情。爱你,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我只是要你知道 我一直在这里 等着你回过头来,看见我。 可是读完叶芝的各个时期的诗,我更觉得这不像是爱情。容我扫兴,“说”爱一个人,可能是世上最难的事情,但其实也是世上最简单的事情罢。我觉得对于叶芝,这更像是一个理想,一个永远充满着遗憾的理想。遗憾之美,在于永远无法实现。叶芝从乍见她开始,就把自己放在了一个无比卑微的位置。但凡那曾经远远喜欢过别人的读者,想来都有相似的体会吧。即便是惊采绝艳的文豪,也会想“你轻些踩,别踩痛我的梦”,也会有自己爱的女人不要被其他男子喜欢但又希望心中的女神能被其他的男人所欣赏的矛盾心理。这样的辛酸,埋怨,包容,无奈,伤心。就这样一点点随着他的诗句 流淌出来。我总想起张爱玲的那句话,尘埃中开出的花。
低低地开着 再美丽 如果那个人不低下头来看 又如何呢?

不过你去追究这种感情究竟是爱情还只是得不到的惯性都没有意义了。上高中的时候老蒋就跟我们讲,为难的时候 忽略那些出发点吧。
其实社会这么繁荣 那些努力将这个社会变得更好的人们不见得有多崇高的出发点。至少 还有这些诗句这些想象留着。好比风干了许久的柚子皮 ,尽管只剩脉络,你似乎总还是可以闻到或者觉得自己闻到了,微微的清香。

说着。就到死胡同里去了。你又如何去探讨一朵独立开放永远无人欣赏的花呢。无论如何,它都有那个盛开过也许都已枯败了过程了。讨论她的意义都无法影响她的存在啊。
那我们总是在讨论的某种存在的意义 有意义么?

每次写写就把自己搞晕了。不过总还是觉得这本书不错。至少它让我想明白一点 无法给爱人温暖 对我而言 那就不是爱。所以 一个人的爱情,只适合来悼念。奇怪吧,这么一本爱情贯穿始终的书,却让我开始质疑爱情。
4 有用
2 没用
苇间风 苇间风 8.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苇间风的更多书评

推荐苇间风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