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英雄拔剑起,又是苍生十年劫 —— 一坑复一坑

pumkinKing
2009-09-20 看过
五、六年前在《飞·奇幻》上第一次看《天行健》的连载,直到今天,我才真正读到了它的结局。一百五十五万字,对燕大叔也好,对读者也好,都是一个漫长的征程。

《天行健》成功首先在它的文笔吧,明明很白话,明明和简略,却是恰到好处,一分不多,一分不少,火候老道,如同电影的画面将鲜艳的血的颜色和无奈悲凉的灰色呈现在读者的眼前。还记得那个时候,追着连载,一个月读上这么一章,却每次都能失眠一个中午。

〖沉重的城门被战斧劈开的时候,城里城外都发出了呼叫。不过,一个是欢呼,而另一个却是充满了绝望。〗

这是全文的第一句话,也曾出现在第一卷的最后一章中,这样的回环相扣给人以一种强烈的无法挣脱的宿命感。

小说虚构在一个现代文明已经覆灭,人类重新生息繁衍的背景下。开篇时主角楚休红还区区是庞大帝国,一个平民出身的不起眼的百夫长,随着武侯的十万南征军讨伐“叛逆共和军”。高鹫城破,帝国军屠城。也正是此时,不知出处的,类似生番的蛇人出现了,帝国南征军反而被围在残破不堪的高鹫城中。蛇人战力非凡,且悍勇无匹,南征军苦无后援粮草,终于城破,十万南征军覆灭,白骨累累。

在被围城时,高鹫城中甚至杀人而食,该是不该?人的底线在哪里?如果找不到,又与生番何异?小说是以第一人称写作的,主角楚休红,在纷乱的战火中一直思索着这样的问题。不仁者,天诛之。然而在历史的车轮下,楚休红只是一个小小的军人,无法力挽狂澜,亦不能左右时局,面对征战枯骨,该当如何呢?

唯有,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烈火之城中,最后破城一段,当是《天行健》最为绝望悲剧的场景之一,十万南征军所余不到两千,可想而止战况之惨烈。〖封侯将军事,战士半死生。头颅轻一掷,空有国殇名。〗楚休红曾自嘲,南征号称伏尸百万,可如果这百万中包括自己,怕是谁也不愿意了。但这十万士兵还是埋骨于此,终究无法回归故里,而仅仅成为国殇碑上的一个名字。

〖 身既死矣,归葬山阳。山何巍巍,天何苍苍。
     山有木兮国有殇。魂兮归来,以瞻家邦。
     身既殁矣,归葬山阿。人生苦短,岁月蹉跎。
     生有命兮死无何。魂兮归来,以瞻山河。
     身既没矣,归葬山麓。天何高高,风何肃肃。
     执干戈兮灵旗矗。魂兮归来,永守亲族。 〗 ——祭十万南征军

------------------------------------------------------------------

〖那时我便想,同样是人,为何一个在天,一个却在地?〗进到第二卷《天诛》,小说已不仅仅满足于描写与蛇人这个非我族类的征战,还牵扯进了共和军。

蛇人起初固然是生番,甚至他们的食物就是人类,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也渐渐地更像人类了,知道畏死知道同袍情谊,甚至有蛇人梦想着到人类中看看人类的生活。但是唯一的一点和解希望也终究破灭了。非我族类难道真的无法和解?

面对蛇人这样的大敌,帝国和共和军决定联手抗敌,虽然表面是同盟军,然而每个人都明白当蛇人覆灭之时也就是两方重启战端之时。

人类该当自嘲吧,战争虽是妖魔,然科技却往往在此时得到大力发展,难道为了更好的杀人?不知道呢。二战的时候也是吧,雷达潜艇飞机坦克……《天行健》中也有此类情节,算是特别的一个地方吧,在征战的过程中,人类发明了火药大炮飞行器鱼雷最后还有纸张。人类果然应该自嘲吧?

----------------------------------------------------------------------------------------

〖君不见白骨蔽野纷如雪,高树悲风声飒飒。一朝英雄拔剑起,又是苍生十年劫!〗这就是《天行健 创世纪》的尾声。楚休红死了。不是在战场上。而是作为新时代的一个祭品,作为历史洪流的无奈。

随着人类科技的罚站,战力大大提高。他们最终知道了蛇人的来源,竟然是一个造蛋的机器,使得蛇人能够源源不断的产生。其实啊,有些东西,解释了反而下乘了。就好比蛇人的来由,竟然让我觉得有一丝可笑。这个先不提,总之楚休红灭绝了蛇人,也做了充分准备使得共和军无法妄动。

这时他们迎来了一个契机。共和和帝国的谈判,这使得从内部改造帝国这个沉疴缠身的老人有了希望。

人生是有许许多多单选题构成的,而历史也由数不清的岔路分流组成。某个小小的变动,足以将历史推入不同的走向。世界历史上有些革命从内部改革成功了,而另外的唯有流血而已。

帝国内部的权臣争斗,放出了“民心”这只出柙猛兽。“尊王团”他们暗许这样的组织胡作非为,他们暗示共和全是逆臣贼子。〖民心啊,这世上最难用,也是最易用,最有威力,也最无力的东西!〗这里是《天行健》中第二个让人无比绝望的情节。“尊王团”捣毁了共和的立宪处!帝国从内部改造的希望破灭了,迎来的唯有流血战争一途。然而楚休红不能动手,不能拦住他们杀人,因为〖军队是为了保国安民,如果用来对付民众,那这军队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但是当你想保护的人民当你是叛徒之时,剩下的只是绝望吧?鲁迅先生说,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当是如此。〖可怜岁岁起刀兵,不知何时得太平,如此人间不欲生。鸢飞戾天力犹乏,鱼潜于渊无深峡,终是苍生多罪业,无端应此茫茫劫。〗

战争还是爆发了。楚休红一步一步做到了大帅,帝国军事的最高领袖,他内心明明是“懦”的,赞同“苍生平等”的,然而他生错了地方,受错了情,最终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最后和平了,也心死了,说不上好还是不好,只是一种巨大的无奈,无法挣脱的宿命感。

最后帝君被俘,楚休红为早日和平而以胜降败。然,号称以人为本的共和军是如何做的?为能午夜安睡,他们不惜编造谎言只为抹杀有威胁的楚休红率领的五德营。

为救楚休红,死了很多人。那些将头系在裤腰带上打仗的士兵为了什么,抛头颅洒热血?楚休红自己也不明白,他算名将吗?最后有这么多自愿追随他而来的人,也使得这最后一曲葬歌格外悲壮。这是最后一个绝望的场景吧,也该是最后一个了,因为天明时,楚休红就该问斩了。竟然是死在断头台上的。

可惜楚休红还是死了。国殇?恐怕连这个也没捞上。

共和的新世纪来了,可是和平就来了吗?尾声里,茶馆柱子上贴着的纸条“只谈风月,莫谈国事。”暗示着什么?自由了吗?和平了吗?


而尾声里那句〖一朝英雄拔剑起,又是苍生十年劫。〗不知道是不是意味着新的战端终究要开启,新的大坑就在不远处,等着我们奋不顾身?
9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天行健 第一部 奔掠如火的更多书评

推荐天行健 第一部 奔掠如火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